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9章 君臣密语
    皇宫,真人投注:南御书房内。

    这是厉天途第一次如此之近见到皇帝天玄都,也是天玄都第一次仔细观察这个严无悔推荐的小小侍卫。

    天玄都只觉心里猛地一颤,当初京郊林苑场地远远一瞥,只是因严无悔的缘故对这个年轻人多了些关注。

    然而等两人真正面面相视之时,他竟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觉,而且他可以肯定这感觉绝对与严无悔无关。

    从来不相信一见如故之说的天玄都在见了厉天途之后,内心不由对自己以前的观点产生了置疑。

    天玄都不动声色缓缓道:"坐把,这里没有别人,我们不需要拘君臣之礼,无悔生前和我便是这样。”

    厉天途看的出,天玄都对这种所谓的君臣之礼也很厌倦,既然如此,为何不废除?当然,厉天途只是站在一个臣子的角度在内心里想想罢了。所谓积重难返,要废除陋习不是皇上一个人说了算,更何况华夏自古便是礼仪之邦,这种君臣之礼也是有利有弊。是罢是留自该交由当今皇族和那些儒林士子去评论,自己有些想远了。

    皇上的随和大大出乎厉天途的意料,也在这一瞬间感染了他,他本就是个随和的人,同一类人在一起总是显得那么和谐自然。

    厉天途不再拘束,自然地坐在了皇帝对面。

    "你一定对我亲自参加你的比武充满疑惑把?"天玄都的眼睛说不上凌厉,却深邃有神,仿佛能看穿人的内心。

    不待厉天途有所反应,天玄都又紧接着道:“无悔给过我一封信,那封信上提到过你,虽然他没作任何要求,但我知道无悔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提起你。果然如此,年轻人,你居然有胆色挑战成名多年的将军府龟虽寿,现在朕已经明白无悔的意思了。你是个可造之材,无悔是在有意培养你。"

    厉天途的心里暗暗叫苦,事情居然发展到这种地步,现在他越来越不明白了,他的武功并没有人们想象那么强。林苑场地一战,龟虽寿是有意相让的,虽然表面做得滴水不漏,但身在战局中的自己却一清二楚。本来他是不明白龟虽寿为何要这样做,现在他有点明白了。

    将军府的人就是要营造这样一种假象,让所有的人都认为厉天途是个不弱于龟虽寿的高手,这样皇上就有理由重用名不副实的他,甚至还会让他接手禁卫军统领之职。可以说,厉天途今日的处境完全是京师各方势力博弈的结果,是时事使然,形势所逼,或者说是皇家和将军府双方都需要有这么一个让彼此感觉都可以接受之人上位京师禁军统领之职。

    厉天途想通一切,突然有股向皇上坦白一切的冲动。

    看到厉天途欲言又止的神情,皇帝天玄都笑了笑,轻声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朕相信你一定能做好。当然,你新晋一等带刀侍卫不久,资历不够,跨度太大的话,下面那些老臣一定要反对。朕先任命你为禁卫军中郎将,暂代统领事。"

    将一个普通的带刀侍卫晋升为仅次于禁卫军正副统领的中郎将,若在以前,即便厉天途有前禁军统领严无悔推荐也绝无可能。这次天玄都脱口而出,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讶然,最终只能把对厉天途的莫名感觉归于一见如故。

    厉天途有苦自知,却不可言明,只得俯身谢恩。

    无可奈何只得强行受下皇帝恩典的厉天途起身后尽责问道:"皇上,我想知道今后我应该怎么做。"

    眼神渐渐有了赞许色彩的天玄都不慌不忙,悠然道:“先皇时期我天朝平回讫,和吐蕃,天下大定。除了安西北庭两大都护府和凉州益州两大都督府之外,天下兵权尽在朕手中。可惜外患虽除,内忧甚大。三十年前玄机门又出了一个惊才艳艳的雪千寻,连败禁宫大内三大高手,把皇宫搅的天翻地覆,自此以后先皇方才意识到江湖势力不可轻视,并开始有意识拉拢位列佛道六门的楼观派和法门寺,并培养出宦臣魏道子等绝顶高手,如此武风盛行之下,皇宫的力量未见提升多少,殿下群臣倒是趁机拉拢了不少江湖势力。这其中更是冒出了能力压雪千寻一头的地榜第一高手,羽林大将军丁一方。真不知道是朝堂之幸还是江湖之幸。这样的朝堂江湖交错之下,才形成了如今京师三足鼎立的错综局面。这三方水火不容,其中以将军府势力最大。大将军本人我就不多说了,将军府的二号人物杜绝是个超一流高手,总揽将军府京师以外的江湖势力,听说大将军已把细雨楼全权交给他打理;还有将军府总管龟虽寿,也是江湖有数的高手,更可怕的是他还擅长用毒。朝堂江湖提起‘流逝’,无不心惊胆战。"天狐"令狐无辜,就如大将军的影子一般,武功来历不详,是将军府最神秘的人。"皇上滔滔不绝如数家珍,竟将将军府实力摸了个大概,最后还不忘加上一句,"当然,这只是将军府的明面势力,隐在暗中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还有太子?"厉天途提醒道。

    皇上淡然一笑道:"不错,其实确切地说,应该是太子与南宫世家一系,哎,太子毕竟是我的儿子。但他太令我失望了。"皇上谈起太子天以轩似乎有些感慨。

    "不可忽略的是,宰相府与南宫世家是姻亲,也算是间接和太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九龄,江湖人称'剑宗',京师剑道第一高手。在整个江湖的用剑高手之中也仅仅排在武林四大秘地之一蓬莱阁的掌门人“剑仙”任逍遥之下,宰相文武双全,又懂得政客的纵横笼络之术,府下有门生故旧无数,又网罗了不少江湖高手。梦雨的师父"凤舞九天"凤三先生和他交情非浅。九龄膝下有两女一子,大女儿剑辰星下嫁与南宫世家长子南宫威,与南宫世家结了姻亲;二女儿剑辰雨师从道门三圣之一的楼观派掌教张明扬张真人,技成后一直游历江湖未归;小儿子剑辰飞性格憨厚,生来不爱读书,平时一直跟在太子后面胡闹。"

    天玄都微顿了片刻,似乎有些口渴,拿起书桌上盛满茶水的白玉茶碗一饮而尽,接着又道:"另一势力就是朕的九弟,皇族中唯一受先帝册封为亲王的永王爷天玄意,我这个弟弟啊,我是一直没看透他,平时为人处事极为低调,爱结交一些江湖豪客。其中,与蜀中的枉死城交往甚密。"

    "皇上,微臣想知道您对将军府的态度。”对京师格局了解了七七八八的厉天途心里已有计较,但他必须向皇上确认一下,毕竟朝堂之争极为复杂,有些事情未必如表面那么简单。

    天玄都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答非所问道:“你可知晓三十年前那位让我天朝蒙羞数十年的玄机门掌令使雪千寻?”

    厉天途点头,这件事曾经轰动朝堂江湖,在民间也曾广为流传,他自然听过。

    天玄都神色复杂道:“丁一方的恐怖不弱于雪千寻,甚至犹有过之,这样风华绝代的人物原本千年都不会出一个,如今却在短短数十年出了两个,个个让人头疼。”

    厉天途认同道:“这是武道盛极的必然结果。”

    天玄都无奈道:“天下武道昌盛,原本是好事。但江湖之人大都桀骜不驯,难服朝堂规矩管束。此消彼长之下,皇权必然受其影响。”

    厉天途理解皇帝天玄都的无奈,强如丁一方、雪千寻之流,已不受世俗皇权制约,可纵横千军万马之间如履平地,可一刀开山一剑断流,虽称不上无所不能但也足以傲笑天下,这自然不是身为一国之君的当朝天子想要看到的。

    “严统领是将军府的龟虽寿下的毒手。”厉天途终于还是忍不住把真相说了出来。

    “什么?”天玄都失声道,即使原本早有猜测,但从厉天途口中得到证实,他还是失态了。

    厉天途将自己所见所遇严无悔被龟虽寿袭杀一事一一道出。

    天玄都沉声道:“无论如何,无悔之死是将军府下的手,应该没有疑问了。只是,身为皇帝的我却也无法现在为他报仇,但龟岁寿的命朕早晚要取了。”皇帝紧握右拳狠狠砸在书案之上,将白瓷碗内的茶水震的四散飞起。

    对面的厉天途心中不由暗叹,皇帝之位人人想做,可这个位置远没有表面那样风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