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11章 皇宫遇刺
    厉天途半躺在床上似睡非睡,突然自屋顶上传来一阵丝丝风声。

    这是轻功绝顶的高手踏瓦而行带出的风声。想通之后,他立刻自床上跳了起来,刚走到院内,便看到头顶上一缕淡淡的黑影正急速奔向天玄都所在的御书房。

    厉天途当下没有半分犹豫,跟着黑影追了过去。

    到了御书房门口,看到四名御前一等带刀侍卫安然无恙守在门庭下。厉天途暗自舒了口气,还好,此时并没有任何异常。

    然而,此时情况突变,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从太极殿顶部传来。

    糟糕!

    厉天途当机立断破门而入,四名御前侍卫也猛地一惊,紧随其后。

    一蒙面黑衣人自屋顶而下,手中一把短刃朝正在批阅奏折的天玄都突刺而来。

    天玄都面对突如其来的偷袭显得非常镇定,甚至连半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

    刺客明显是个高手,无形杀气透体而出直冲天玄都,使其根本提不起逃跑的念头。

    踏门而入的厉天途尚在三丈开外,黑衣刺客的致命一击却迅若奔雷,此时正面出手已经鞭长莫及。千钧一发之下,厉天途急中生智,将手中把玩的流云玉佩附上天道之力弹射而出,其实他也是在尽人事而已,黑衣人的短刀暗带刀芒,可谓无坚不摧,一块小小的玉佩能挡的住吗?

    与短刀正面相击的流云玉佩发出"叮当"一声落于地上,依然完好无损。

    黑衣人的刀锋被玉佩带偏,经此一顿,厉天途和四名御前侍卫已经赶了上来,刺客暗叹了一声,知道最佳时机已逝,身子风一般由屋顶疾飞而出。

    让人意外的是,此时的天玄都并没有过多去关注追击刺客之事,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地上的流云玉佩,神色万般古怪,似乎眼前的玉佩比擒下刺客更为重要。

    "皇上,微臣来迟,请皇上赎罪。"直到厉天途出声,天玄都才回过神来。

    "这玉佩可是你身上之物?"天玄都并未接厉天途之言,此时的他神色有些异常,声音略带颤抖。

    厉天途理解为其死里逃生,受了惊吓倒也没有在意,只是奇怪地看了天玄都手上的玉佩一眼,回道:“臣没想到它会如此坚硬,关键时刻救了皇上,这是微臣自小便带在身上的贴身之物。"

    天玄都此时方才知晓为什么第一次见到厉天途会有那么奇怪的感觉。这竟然是她的无双流云佩,当然坚硬无比,可切金断玉。自己当年也不相信天然形成的一块玉石竟能真的削铁如泥,更是拿自己的佩剑相试,直到曾经亲眼见到那名奇女子用此玉佩划断自己这把出自名师之手,在京师也算排的上名号的宝剑,他才真正打心底折服。

    那个风一般的奇女子正是他这辈子最心爱的女人。如今也嫁为人妇了吗?这就是她的儿子吗?

    天玄都的心中疑惑重重,时隔二十年,突然见到与她相关的人和物,皇帝失态之下忍不住握住了厉天途的手。

    “皇上,你......“厉天途有点受宠若惊了。

    能在危难中救下皇上,本是做臣子的本分。天玄都的这一反常举动,真人投注:却让厉天途有点不知所措了。

    天玄都这时才感觉自己有些失态,正不知该如何解释之时,追击刺客无果的四名当值御前侍卫适时回转,齐齐跪在了太极殿门口。

    就在刚刚,皇上命悬一线,他们却救驾无功,天子一旦怪罪下来就是株连九族的重罪,他们诚惶诚恐。

    “退下把,没事了。“天玄都这才理清自己的思绪。看着这个很有可能是自己最心爱女人儿子的臣子,本来烦闷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四名御前侍卫不由松了口气,弓着身子退出了御书房。

    天玄都重回书案之后,坐了下来,摇头不止道:“没有想到,京师之中还有想要朕性命之人。今日幸亏有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厉天途倍感疑惑,忍不住问道:“皇上,偌大的皇宫难道没有一个拿得上台面的高手吗?刚才的刺客武功虽高,但也高的有限。”

    天玄都苦笑道:“自无悔遇害后,禁宫防卫上颇多疏漏。而皇宫第一高手魏公公离开京师回乡省亲才不过一天时间,就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是我太大意了。不过,幸亏朕现在有你相助,实乃朕之幸。”

    突然多了这么一个修为莫测的贴身高手,而且还是那个他深爱女人的儿子,天玄都有种喜从天降之感。

    京师作为天朝权力中心,各方势力错综复杂,明争暗斗。厉天途虽然从天玄都口中有所了解,但这仅仅只是表面而已,至于更深层次的东西他一时半会自然无法看清,所以关于行刺之事,他并没有发表见解,只是静默不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