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14章 洞房花烛
    漆黑之夜,月高风急。

    皇宫的点晴阁内,微醉的厉天途却感到脸上热的发烫,他望了望梨花圆木桌上的红烛和静坐在红纱帐边的颜梦雨,内心之复杂无以言表。得颜美人为妻,这在以前,对自己而言,似乎是件遥不可及的事情。只是如今虽木已成舟,但他心知肚明,对面的颜梦雨也不过是出于君命难违才下嫁自己为妻,美人的心却未必在自己身上。

    想到这里,厉天途的心苦涩难耐。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许从下定决心挑战龟虽寿开始,他的命运已经不由自己掌控,他已经被推到了京师纷争的风口浪尖上,一个不留神,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罢了,无论如何,真也好,假也罢,颜梦雨已经是自己的妻子了,不管她对自己如何,自己都应该负担起为人夫的责任。

    想通之后,厉天途缓缓走到颜梦雨跟前,顺手揭开了新娘头上深红色的龙凤喜帕,颜梦雨芙蓉般的脸庞便呈现在厉天途的眼前。

    颜美人的脸上无喜无忧,平静的有点异常。

    厉天途早知道会是这样,颜梦雨摆明了不想嫁他,可自己刚才就是一直不死心。有些事情明知道希望渺茫,可人总还是要抱着希望去做,因为有希望的感觉真的很好,尽管最后可能会弄的遍体鳞伤。

    厉天途自嘲地笑了笑,淡定道:"今天是不想让我睡床上了,对吧?"

    颜梦雨紧绷着俏脸冷声道:“我不喜欢你。你应该知道,我们之间只是圣意难违而已。皇上要我嫁的只是禁军统领而已,与你并无关系。”

    被美人无情话语扫的颜面皆无的厉天途苦笑道:“话虽如此,但梦雨你说的如此直接也太伤人了吧。”

    厉天途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坦然一点。颜梦雨那种冷漠的态度,让厉天途有点心寒,即使强得了她,那又如何,得不到她的心,又有什么用?

    厉天途努力把目光从人比花娇的颜梦雨身上移开,故作淡定道:“我不会强迫你。你睡床,我去睡对面的书榻。”说完毫不犹豫转身而去。

    颜梦雨心中有些佩服厉天途了。作为新郎,自己对他这种态度,他居然在这个时候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个男人不简单啊!

    可颜梦雨依然不敢真正睡去,她怕他半夜突然起来对自己用强,她不认为厉天途那种坦然的态度是自然而然的,她也清楚自己的魅力有多大,所以她不得不防。

    只是,一夜都相安无事。

    当金黄的阳光透过半开的木窗洒在厉天途的脸上时,他感应般地睁开了双眼。

    隔着书案瞟了一眼床上,帐幕低垂.一截粉藕裸露在红纱帐外。厉天途看着看着居然呆了,那次在楼外楼见她,她不也正用这截粉藕掀起了车帘,引的无数路人驻足吗?

    打开房门,呼吸着清晨特有的新鲜空气,厉天途把昨夜的不快包袱般甩开。

    厉天途喜欢晨日,大自然的一切他都喜欢。他喜欢在这个时候练功,他练功的方法与别人不同,他喜欢一边练功一边用心去感受自然万物,他追求那种与大自然溶为一体的感觉。虽然他现在还不曾达到。

    不错,厉天途并非是在纯粹练武,他走的是与别人截然不同的武道之路,他修的正是虚无缥缈的天道。

    在浮云观中,老道玄机子只教了他简单的打坐练气法门,厉天途的练功方式完全是靠自己的感觉,靠自己一步步实践中摸索出来的,对与错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除了修炼下去别无它法。

    一般来说,江湖中人练武都是按照家传或师传绝学练内功学招式,以图将武道修至巅峰,在世间开宗立派扬名立万,再去窥探天道奥妙,以求超脱困境或是突破自我,这条路经历代前辈大能摸索无数,相对容易很多。

    但厉天途练武的方式截然不同,他是从一本书开始的,是的,这本书就是一直伴随他成长被他了然于胸的《道德经》。

    厉天途虽然自小熟读《道德经》,但他能领悟的道理还是九牛一毛,只是随着看书次数的增多,当他通读至三千遍以后,每读完一次感觉自己脑子里总会多了一点东西,真人投注:具体是什么自己说不出道不明,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内力的基本功他略识一二,他在很普通的吐故纳新中加入了脑子里的那点东西,他一直相信自己的感觉没错。

    果然是不错的,自从那次之后,他的丹田之内就多了那么一点内力。日日夜夜,夜夜日日,几年下来丹田内力的积蓄也算有了小成。

    天道自然!自己由此而修炼出的内力应该叫天道之力吧!先修心,后修武。厉天途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现在的世人应该是先武后心,然后以心入化境。

    显然,厉天途走了一条与世人不同的武道之路。

    颜梦雨醒来时骄阳已过中天。

    昨夜她想的太多,几乎一夜无眠,子时才迷迷糊糊睡下。

    她不想嫁给厉天途这样平凡的人,一个小小的四品禁卫军副统领,还入不了她的法眼。

    更为重要的是,厉天途不懂得吟风弄月,不精通琴棋书画,也没有浪漫情调,整天只知道打打杀杀。她讨厌那些打打杀杀,她并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女人,南宫怀不擅武功,这也是打动她的理由之一。

    临窗的黄铜镜前,颜梦雨慵懒梳妆,目光盯着铜镜里映出的那个面容精致的女子,不觉有些失神。

    容颜气质未改,可镜中的女子已经嫁做人妇了。

    昨夜厉天途还算君子,大清晨起来也未见到他人在何处,颜梦雨心中百感交集,身处深宫中,她接下来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

    湖心小筑的事务她已经完全交给了姆妈鱼婆婆,卸下重担的颜梦雨明明无事可做,却没有一点身心放松的感觉。

    草草用了些宫女送来的早点,颜梦雨独自一人撵着偏僻的宫西大道,出了宫门,在京师西面靠近贫民窟的热闹早市上闲情漫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