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15章 意外之伤
    颜梦雨看到厉天途是在京华大街止于贫民窟的尽头,那时的厉天途正被四名蒙面黑衣人围攻,浑身鲜血淋漓。

    厉天途的劣势正是要顾及道路旁的百姓安危,而对方可以全无顾忌。

    也许对手正是针对这点才于此时此地动手的。

    厉天途越打越心惊。这四个黑衣人的武功不但高绝,而且诡异异常。如果是三天前,也许他早坚持不住倒下了。幸亏这几天经历大喜大悲,自己的天道真气无形之中提升了不少。

    也许厉天途还不知道,他的天道之力不同于其他武学修炼方法,天道真气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主导天道之力提升的本源天道之心需要的就是经历的曲折和心性的磨炼,而不是夜以继日枯燥无味的打坐修炼。

    大道旁的摊子被打落了一地,周围的路人和小贩早远远躲开了。幸亏如此,否则厉天途早撑不住了。

    四个黑衣人占了突袭先机,又是在人群密集处专门针对厉天途突然动手,厉天途身上的两处刀伤,一处掌伤,就是在那时为救人留下的。

    双方的交手依然激烈,好在厉天途受的都是轻伤,对面四人也有三人受了不同程度的内伤。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厉天途找寻机会突围而出该不成问题,可惜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人意料。

    不知从哪个角落跑出来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似乎是要去捡散落在大道中央的苹果。小女孩奔去的地方离厉天途不足三尺。

    厉天途心下大骇,若是任由小女孩奔行下去,真人投注:不消片刻必定被周围四散的刀风剑风撕裂,他想也没想闪电般向小女孩掠去。

    只是厉天途刚刚抱住小女孩腰部,背后便传来丝丝风声,一股掌风瞬间到了他背后,与此同时另外两个拿刀的黑衣人也自左右紧随而来,手中后背刀一个横扫,一个自上到下立砍,势要将厉天途和怀中小女孩力斩于刀下。最后那柄最具威胁的剑也毒蛇般破空而来,四人转瞬又成围杀之势。

    若没有小女孩,厉天途全身而退应该不难,但现在多了包袱的他似乎已经进了无形死局之中。

    很明显,四人当中,拿剑之人对自己威胁最大。厉天途先前也一直在刻意躲避这把剑的锐利锋芒。

    但现在需要救人,厉天途只有改变策略。当务之急他不仅要救自己,还要保护自己怀中的小女孩。如果自己被剑芒掌风击碎,怀中之人也势必覆巢之下难有完卵。

    神剑终于后发先至,厉天途咬了咬牙,并用力收缩上身肩部肌肉,当剑身临体之际以坚硬的肩甲硬受了这率先而到的一剑,右腿猛踹握剑之人,空出的左手一记反转擒下剑柄,反手向身后一划,鲜血染红的剑身如彩虹般划出了一条完美的弧形。

    用刀的两人被剑芒带出两道血线,跌落三丈之外。

    掌力雄厚之人一看形势不对,匆忙之下收掌而退,目露忌惮地看着厉天途手中的长剑,一时竟不知进退。

    相隔不远的四人不由相互对望了一眼,俱都掩饰不住眼中的恐惧,仓皇而退。

    此时的厉天途已被鲜血染红了整个肩头,怀中抱着需要保护的小女孩,天神一般屹立着。

    颜梦雨看的呆了。之前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武学招式可以用得这么潇洒自然,这是个天生使剑的高手。厉天途从救小女孩到击退四个黑衣人,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她完全能看出厉天途的身手其实并未高强到哪,甚至也只是能勉强与四个黑衣人相抗一时三刻而已。可这个男人啊,偏偏在危急时刻凭借过人勇气以及敏锐的洞察力将不利局势彻底扭转。

    的确,厉天途最后时刻接连击退四名武功高强的黑衣人,完全超出了平时应有的水平。这在不明就里的外人看来,也许是厉天途在濒死之时的激发潜力之下的超常发挥。

    但究其本源,确是那一刻生死轮转之下天道之心由内而外成就厉天途那一瞬间的天人合一。

    脸色苍白血流不止的厉天途见敌人退了,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小女孩,衣衫虽然粗陋,小脸虽然斑驳,但却掩不住其神色之中透出的可爱率真。

    鲜血顺流而下,滴了小女孩一身,小脸上溅的也是。而她居然没有一丝的害怕。她正望着厉天途,眼里露出痴迷的神色。

    厉天途以为她被吓呆了,轻声安慰道:“小丫头,没事了。“

    小女孩对着他嫣然一笑,一语惊人道:“灵儿不怕!哥哥,你就是传说的大侠客把?“

    小女孩的表现也震惊了颜梦雨和周围的一众平民。

    从厉天途身上,颜梦雨理解了什么是侠客,微小之处也不弱侠义之名。

    周围的一干平民百姓也都一起鼓起了双掌,虽然没有人说话,但那眼神中透出的赞意充斥了这一方天空。

    厉天途毫不在意这些,只是轻轻放下小女孩,擦了擦她脸上的血迹,轻声说道:“哥哥不是侠客,快找妈妈去吧。”

    厉天途话音未落,一个头戴蓝巾,一身粗布麻衣的年轻少妇才慌忙拨开人群,走到厉天途身前紧紧抱起了小女孩,带着小女孩就要向厉天途作揖,在被其坚决拦下之后方才离去。

    跟随少妇离开的小女孩三步一回头,似乎要把厉天途高大的形象紧紧刻在脑海中。

    厉天途摇晃着站了起来,转身之际方才看到不知何时已经矗立大街中央的颜梦雨。不知为何,看到她厉天途总有种心痛的感觉。

    佳人虽在前,厉天途的感觉却是咫尺天涯。

    两人身份带来的差距之感,却是无论如何努力都极难化去的。世风如此,厉天途扭转无力。

    颜梦雨快步走到厉天途跟前,掏出怀中的锦帕正要给厉天途包扎伤口,然而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厉天途却退了两步,只是淡淡道:“不用了,死不了人,回去把。“

    厉天途未等颜梦雨反应过来便率先踏步而回。

    颜梦雨能这样,厉天途其实心里是倍感欣慰的,这个女人倒是比昨天的态度强了很多。但厉天途不敢接近她,越接近越不易控制自己的感情,索性冰封起来,潜心武道。

    颜梦雨呆了呆,神色复杂地看着厉天途慢慢离开,只得跟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就这样消失在街角尽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