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18章 酒逢知己
    经过数天休养身体终于有了些好转的厉天途刚踏出房门,便被皇帝召进了南书房。

    天玄都龙颜大怒,追问道:“是谁?到底是谁动的手?这次无论是谁,朕决不轻饶。”前几天厉天途身体状况极差,天玄都是强压着心中的怒气没有问出来。

    同样是天子脚下,刺杀目标又同样是天子近侍禁军统领,类似前禁卫军严无悔遇刺的事情又发生了一遍,这将皇权置于何地?身为皇帝的天玄都又如何不怒?

    厉天途能感觉出天玄都这次是动了真怒,他在脑海了粗略过了一遍剑九龄的生平事迹,却发现书香门第世家出身的宰相除了稍微有些清高自负之外,在庙堂江湖口碑还是不错的。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剑九龄对此事是完全不知情的,问题似乎应该出在那个愣头愣脑的剑晨飞身上。厉天途冷冷一笑,事情似乎已然明朗无余,这是自诩足智多谋的南宫怀拿憨厚的剑晨飞当枪使啊。偏偏他对剑晨飞印象还算不错,更何况谋刺禁宫重臣明面上可是死罪,查实了即便宰相之子也不例外,他又如何能看着剑九龄老来失子,失去这个唯一的儿子。

    厉天途摇头故作不知,轻声道:“皇上,臣不知。”

    花了很久才平复掉心中怒气的天玄都紧紧盯着厉天途双目,自嘲道:“现在连你都想欺瞒朕吗?昨日我看你伤口烧灼如黑炭,是不是九龄的天阳剑?”

    厉天途心中暗暗叫苦,他知道自己竟忽略掉了某些关键东西。但他并不准备改变初衷,脑中电光一闪平静道:“四个黑衣人中,用剑的似乎修的是纯阳真气,对方如此做只怕正是陷害丞相府。”

    天玄都伏案沉思,心中对厉天途的分析深以为然,刚刚提起丞相的天阳剑也只不过是在诈厉天途而已,既然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心烦意乱的皇帝索性摆了摆手,示意厉天途可以离开了。

    厉天途出了南书房,才发现天已近黄昏,晚饭时刻将近。下意识不想呆在点晴阁面对那个颜美人的厉天途转头出了皇宫,独自一人来到了王府胡同小道边的老王头烧卤铺。

    老王头的牛肉铺是京师小巷夜市名吃,其招牌菜卤牛肉和酱鸭子是老王头的秘制绝活。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江湖豪客,甚至有些达官贵人,都喜欢在这里一饱口福。

    在老王头的半露天夜市小铺里,可以让你花最少的钱却能享受到京师最具特色、最具美味的小吃。

    老王头的店铺很小,小的里面只能堪堪放下四张桌子,其余的六张桌只能摆在胡同小道两侧。不错,总共十张桌子,老王头每晚仅接待十桌客人。

    就这样一个看似脏乱毫不起眼的小地,却被老王头收拾的点尘不染,让人吃起东西来无比舒心。

    厉天途坐在巷口的木凳上,看着面前桌上已经所剩不多的卤牛肉和酱鸭子,还有两盘下酒的卤花生和茴香豆,他突然之间有点佩服自己了。

    明知现在自己四面楚歌朝不保夕,自己的食欲居然没有受到一丝影响。当然,厉天途并不知道京师四大公子要密谋置他于死地。他此时心里想的最多的还是,从皇上亲封他为禁军副统领那一刻起,想杀他的人已经很多很多。

    圣意难测,皇上突然对他寄予厚望他猜不到出于什么原因。其实他对这个官职兴趣不大,但别人不这样看。南宫怀因为颜美人的缘故恨他入骨已成事实,京师其他各大势力对他也心怀妒忌。如果南宫怀再从中挑拨下,他似乎成了公敌了。更何况以南宫怀的交际能力,即使没有利害关系为他想杀自己的人也不在少数吧。

    大部分成名之人,在成名之前都是踩着别人的尸骨上去的。追名逐利,从古到今便是如此,难道人这一生,除了名利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厉天途自嘲,想想有些可笑,以前一无所有,吃了上顿没下顿,却也逍遥自在。而现在虽然锦衣玉食,荣华富贵,却凭空生了这么多烦恼。

    厉天途突然对过去的日子有些怀念了。但真若让他回到过去,他又有些不愿,好矛盾的人生。

    突然有些头疼,厉天途知道自己想的太多,心中有了杂念。其实他自己也清楚,这所有的一切烦恼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男人头疼,似乎永远不是因为处境困难,而是为了心爱的女人。

    自从那次街头遇刺后,为了压制体内"烈阳"的至阳之气,厉天途到现在依然不敢提聚半分内力。尽管如此,气海穴的至阳之气依然在蠢蠢欲动,汇聚全身十成的天道真气都有压制不住的迹象。他知道,天道之力一旦压制不住这股外来之力,被压缩了几天的至阳之气就像被挤压过度的皮球一样在自己的身体内爆裂。现在的他等于没有一点内力,随便一个三流武士就能值他于死地,又何劳京师四大公子派人出手?

    现在他唯一放心不下的还是那个女人;现在他唯一遗憾的是没能为严无悔报仇;现在他唯一能令自己满意的地方是世事纷繁,他却能守住心中那片宁静,不骄不躁,有所为有所不为。毕竟活过,爱过,内心无愧,这就够了。

    厉天途今晚来的不算早,这个木桌是老王头在小铺外搭的第六张小桌。熟客们都知道,老王头一旦开始搭第六张临时木桌,这就代表老王头准备闭门谢客了。到这时候,不要说达官贵人,就算公卿王侯来了也没有用。

    已经坐下的老常客们都在幸灾乐祸,等会不知道哪个倒霉蛋又要白来一趟了。

    厉天途品着老王头自酿的烈酒烧刀子,大口吃着手中的卤牛肉,把一切烦恼之事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厉天途突然觉得身上有了一股江湖气息。

    只是,桌子上突然多了一把长剑,对面的板凳上也凭空多了一个人。

    厉天途抬了抬头,发现这是个二十多岁的俊逸青年,厉天途不得不承认他是自己见过最英俊的男人之一。当然,除此之外还有那么一丝气度不凡。但如果仅此而已,厉天途不打算让他坐下来和自己分享美酒美食。因为自己只喜欢好看的女人,对于比自己还看好的男人,他甚至略微有些讨厌。细细想来自己还真是有些不够大度。

    厉天途正准备开口,对面的青年已经抢了先,“自我介绍下,我是云梦飞。看兄台气势一定是大度之人,不介意小弟坐下同饮一杯吧。”云梦飞满脸堆笑,先给厉天途带了一顶高帽,以防对方直接拒绝自己。

    云梦飞的话客气中带着亲切,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厉天途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不让对方坐下,只得皱眉道,“你都已经坐下了,我再让你起来,岂不成了小气之人?”

    说话之间,厉天途又自斟自饮了一碗烈酒。

    老王头的规矩厉天途是知道的,座满不待客。但如果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座位让出半分,也不算坏了规矩。反正今天要的酒菜不少,有个人陪着自己喝上几碗也算不错。

    一个十两的大元宝被云梦飞丢在了桌子上,他拿过酒坛给自己倒了一杯,随口问道:“兄台贵姓?”

    “厉天途。”厉天途淡淡答道。

    “不是吧,你居然是颜梦雨的男人?”云梦飞初来京师,听的最多的就是京师第一美女颜梦雨下嫁新晋禁卫军统领厉天途,而这个厉天途之前居然名不经传,让京师和江湖中倾慕颜梦雨的青年俊杰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之后快。当然,云梦飞也是有点倾慕颜梦雨的,但他自认为只是有那么一点而已。

    厉天途心里忽然有种难言的痛楚,外人都羡慕他抱得美人归,但事实真是这样吗?平静地看了云梦飞一眼,“很惊奇吗?我如果说我现在已经后悔娶她了,你信吗?”

    “信,我相信。”不知为何,云梦飞感觉这个光环耀眼的男人眼眸中居然透着无尽的悲伤,看来他虽然和颜梦雨成婚,但两人之间似乎并不和谐,真人投注:也正应了江湖中的某些传闻,颜梦雨和南宫怀关系匪浅啊。

    只不过,不知道颜美人知不知道自己的男人中了“天阳之气”。看着身受重伤的厉天途还能如无其事在老王头着豪饮烈酒,云梦飞心中万般折服,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色道:“看在你请我喝酒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天阳之气’只有昆仑之巅的神圣雪莲王能解。昆仑雪莲现在都很少见,万金难求。神圣雪莲王只在传说中存在过,至今无人能得。”

    “还是要谢谢你,不过这’天阳之气’不解也罢。”现在让厉天途放不下的反而不是自己,而是严无悔的知遇之恩和与颜梦雨的男女之情。

    云梦飞叹了口气,这又是个为情所困的男人。自己不也一样吗?不过自己比他好多了,最起码自己还能活着,而这个男人如果不出意外却要死了。云梦飞沉默了片刻,“你是个不错的男人。如果这次你能不死,兄弟你可以考虑休了颜梦雨,我把我妹妹介绍给你。”云梦飞一直说话都是嘻嘻哈哈的,但这次却异常郑重。

    厉天途淡淡一笑,道:“你都那么漂亮,你妹妹应该也很不错吧!”他知道自己必死,所以也没太过在意云梦飞的话。

    似乎感觉到厉天途的心境有些悲凉,云梦飞对厉天途的那句漂亮也没在意,只是举起了手中的酒碗。

    两个大碗瞬间碰在一起,两人都一饮而尽,彼此虽是初识,但却像相交多年的知己,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酒逢知己千杯少,厉兄,我是江南云梦飞。希望日后有缘再见。”云梦飞率先起身而去。

    厉天途看着云梦飞消失在夜色中,心里微微一叹,江南姓云,又这么气度非凡,该走走该留留,真性情!拿得起放得下,确实是个人物,他该不会和天丞教的云天丞有关系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