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19章 石破天惊
    已是深夜,真人投注:然而颜梦雨却没有睡下。她正坐在主卧正厅的沉香雕花木椅上,此时的她思绪万千,以前她确实对南宫怀动了情,但现在却又成了厉天途的妻子,如果厉天途仅仅对她来说是陌生人的话,她不理不睬就好。但相处到现在她不得不承认,厉天途越来越让她觉得欣赏了。难道自己是个三心二意的女人吗?

    “公主是为情所困吗?”人未到声先到,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中年英俊男子推门而入。

    “舅舅,您怎么来皇宫了?”嫁人后第一次见到亲人,颜梦雨有些欣喜。

    “嫁人都两天了,舅舅来看看你受人欺负没?”中年男子笑答。

    “凤三先生果然名不虚传,进皇宫大内如入无人之境嘛。”只有面对“凤舞九天”凤三先生,颜梦雨才让人感觉有种小女孩的情怀。

    “不要取笑舅舅了。厉天途这小子虽然普通,但舅舅觉得比那个南宫怀要好的多,舅舅是过来人,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光看表象的好。如果厉天途是个纨绔子弟,别说是皇帝赐婚,就算天王老子来了,舅舅也不会同意,大不了带你远走高飞就是。我楼兰一脉也不是好惹的。”

    凤三先生话虽如此,但他心里很清楚,之所以同意这门婚事主要是因为厉天途身后站着当今圣上。虽然如今朝野势力混杂,江湖绝代高手辈出,皇帝的统御力还不够,但天子之威也是不容轻易亵渎的。

    “舅舅,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您老那么远跑来不只是为了说这些吧。”颜梦雨极有主见,当然不会因为舅舅的看法而轻易下决定。

    凤三先生大袖一挥,将半开的门窗紧紧闭上,轻叹道:“公主,我们扎根中原十年了。想当年我楼兰地处大漠深处,沙暴侵扰和河水断流非我们人力所能改变,迫不得已之下才举族外迁。当初你父王母后千思万虑,明面上给了你光复楼兰的使命,实则为的是安定族人之心,让他们能安安稳稳跟你离开大漠入驻中原。其实,孔雀河的断流也非一朝一夕之事,我楼兰一族也早有察觉,在你还未出生之时,你父王母后便已未雨绸缪派我来中原着手布置一切,我的“凤舞九天”名号也是在那个时候闯出的。他们最终的目的还是期望让楼兰一族能在中原王朝有所发展,甚至能加封朝堂,保我楼兰一脉在中原永世昌盛。在你贴身的香囊内封有他们当年的手谕。”

    凤三先生觉得是时候告诉颜梦雨真相了。

    颜梦雨大吃了一惊,并没有急于查看自己从小便带在身上的贴身香囊,凤三先生说的加封朝堂似乎意有所指。自己现在是当今皇太后的干女儿,身份不可谓不尊崇,自己的湖心小筑在京师乃至江湖都声名赫赫,楼兰一脉在京师中也算有了一席之地。

    “舅舅的加封朝堂梦雨不太明白。”颜梦雨心里尽管已经有所猜测,但却未敢说出口。

    凤三先生用手指沾了沾杯中水,在沉香木桌上写了四个字,“君临天下”。下字刚出,字迹就被凤三先生不着痕迹轻轻拂去。

    尽管颜梦雨心里早有准备,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都疯了吗?楼兰一脉现在不足千人之数,她不明白舅舅的信心究竟缘自何处。而且当今太后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她从未想过有一天情况会变成这样。自己的舅舅吃了天胆,居然敢独身跑到皇宫来跟自己商谈推翻当权王朝之事。尽管凤三先生乃当今地榜十大高手之一,十丈之内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舅舅耳目,但这里毕竟是皇宫,颜梦雨瞬间有种火中取栗之感。

    “楼兰地宫财宝无数,单单十年前我们带来的金银细软已经富可敌国,这些财物都用于打点文武百官和公卿王侯。还有你未出生之前我在朝堂江湖也布下了不少暗棋,这些年来发展都极为不错,可谓羽翼渐丰。等回湖心小筑密室我会把相关卷宗调给你看,到那时你便能清晰了解我楼兰暗中布局三十年的成就,有金银财宝铺路,朝堂江湖我们都有影响力,这一点较之当年的玄机门也不逞多让。而如今,大将军和圣上决裂在即,九王爷深居简出,看似淡泊名利,实则不甘寂寞。等他们斗个两败俱伤之时,我们的机会就来了。我们现在只需要等,更何况现在你的夫婿就是禁军统领,执掌两万禁卫军,到时候我们胜算自会更大。为了我楼兰一脉,我们有必要冒险一搏,成则君临天下,败则尸骨无存。”凤三先生越说越激动,好像大事已成一般。

    时至今日,颜梦雨方才明白,为何皇帝赐婚之时自己回湖心小筑召集族人商议,舅舅和最疼爱自己的姆妈鱼婆婆竟未提异议,没想到却原来如此。

    突然感觉多了些心灰意冷的颜梦雨轻抚额头,皱眉道:“舅舅,让我想好好静静,您说的事我知道了。”

    “恩。你也该好好想想了。”凤三先生眼见颜梦雨愁绪满面,心中有所恍然,如此短时间内给这个自己唯一的侄女说了这么多,真的有些难为她了。

    凤三先生走后,颜梦雨站在大厅门口傍门望天。

    夜色很美,可她的心却很累。十年楼兰梦,其实她也懂舅舅的意思,只有君临天下楼兰一族才能重现辉煌,否则在中原异地,楼兰一族作为化外之人,只能隐姓埋名终止消亡。

    颜梦雨也是心有不甘的,想当年楼兰灭亡的原因并非自己一族治理无方或人才凋零,恰恰相反,楼兰一族一直能人辈出,而天灾才是楼兰没落之根。也许自己的老祖宗早就看上了中原这富饶之地,只是没有机会罢了。

    三十年前,孔雀河的断流终于让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楼兰皇族下定了决心,暗中布下了惊天之举。当前的楼兰一族暗中隐藏多少实力,颜梦雨并不清楚,但作为当世仅存的楼兰皇族,有些秘辛她还是知道的,仅仅这么一点说出去都足以惊天动地。

    朝堂中,当今皇后美人奴、尚书左丞顾安堂和京兆府牧杜顺良正是楼兰嫡系所出。

    江湖中,地处凉州极西荒漠地的武林四大秘地之一的飞鹰堡,是颜梦雨姑妈一手所创。

    颜梦雨轻抬五指伸张莹光流彩的右手,那其中竟有真气暗中流转,醉生梦死的生活终将结束了,自己真的要开始争权夺利了吗。

    近十年来凤三先生和鱼婆婆在京师中的周密布局和如履薄冰,颜梦雨看的清清楚楚。虽然她借口自己少不更事极力回避,一直过着自己喜欢的琴棋书画,以文会友的自在日子。但她心里很清楚,这样的日子终究不会太长,作为楼兰皇室嫡公主,必然要作出自我改变,而那一天终将到来。

    而颜梦雨准备好了吗?也许只有天知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