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21章 内力全失
    被压制了整整两日的至阳之气呈爆发之势在厉天途的身体内肆虐着,真人投注:摧毁了厉天途全身大部分经脉,已经势弱的天道之力被死死压制成一小团退守在厉天途的下丹田内。

    在云雾中坠落的越来越快的厉天途在两大真气强大的气场下渐渐失去知觉。

    如果这时有人在半空中朝厉天途看去,就会发现他周身一黄一白两团气体相互纠缠,流光溢彩,光芒四射,正如天神下凡,仙佛降世。

    厉天途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来的时候自己正在崖底低矮的荆棘丛中挂着,筋骨痛麻无力,体表肌肤龟裂,浑身鲜血淋淋。暗暗探查了全身,厉天途发现除了下丹田之内一片混沌毫无感觉之外,全身从头到脚,经脉俱毁。此时,厉天途能真正感受到自己修习了十年的天道之力已经不在。也许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天道之力和至阳之气两败俱伤,同泯天地了。

    其实事实与厉天途所料相差并不太远。在坠入崖底之时,如果不是天道之力和至阳之气彼此冲撞剧烈,在厉天途周身形成一个巨大的气场,即使有荆棘林阻拦,他也难逃坠落万丈悬崖之后的粉身碎骨。

    失去内力的厉天途并没有太过悲伤,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毕竟,脱离了京师纷争和情海颠簸,又经历了一次生死,他的心也平静了下来。现在有的只是未死的喜悦,人能活着确实不易,正如重生了一般。

    厉天途轻抚了下同样鲜血淋淋的脸庞,血肉之中半插着数十根细小的荆棘刺。容貌已然全毁,但奇怪的是他的心依然还是那么平静,以后就安安静静做一个笑傲田园之人好了。

    世事有时候真的很奇妙。

    颜梦雨在崖顶暗暗发誓从此斩断情丝做一个追名逐利之人,而厉天途恰恰在同一个崖底下定决心要做一个归隐田园不问世事之人。

    一对夫妻,两个爱恨交缠之人,从此却走上了截然相反的人生之路。不得不道上一句,造化弄人!

    厉天途强忍着浑身的疼痛站了起来,瞭望了下四周,发现这悬崖之下景色甚美,竟然自成一片天地,远没有江湖传闻中那么凶险。

    当下虽已深秋,但这里似乎不受影响,周围一大半植物依然郁郁葱葱,丝毫没有让人感觉到秋天的萧瑟。

    远处听闻有水花拍打岩石的声音,应该是顺流而下的瀑布。厉天途不由暗叹自己运气不错,只要有水源,自己再喘息片刻,小命应该是保下了。

    厉天途落身之处的荆棘丛不大不小,却紧密如织。硬摇着钢牙才堪堪站稳的他也顾不上满身的木刺,硬趟着荆棘林朝悬崖相反方向的开阔地艰难行去。

    只是走出荆棘林没多远,在峰回路转之际,厉天途却看到了骇人一幕,惊的他差点将手中刚在树丛中摸索到充当拐杖的一截树枝扔掉。

    一个高大的黑色骷髅身披青色长衫盘坐在一侧崖壁的青石之上,右手擎着一柄长剑,剑身自上而下没入坚硬的山岩约三寸,整个场面异常诡异。

    心中虽然害怕,但厉天途又极度好奇,他慢慢向黑色骷髅走去。走近才发现,黑色骷髅身前的青石之上龙飞凤舞地刻着数十行清晰可见的隶体小字。

    “吾乃‘武圣’段天风,为救红颜,遭奸人之计,深中剧毒,又被所谓武林正道数十人围攻。危机之时,余强提内力逃至此处,然未料鹰嘴崖乃绝地,悲愤绝望之下凝毕生剑气予仇人一击,仇人虽立毙于先天剑气之下,然余受剑气反噬之力坠落悬崖。吾落地而未死,全依神剑之力,剑名“蝶恋花”,乃心爱之人配赠,为吾之最爱,望葬余贴身之处归于黄土。吾之长衫乃天山冰蚕丝合万年常青藤织成,水火不侵,其价不低神剑赠与有缘人。切记吾之嘱托!切记!切记!”

    厉天途发现,字迹越到最后越显模糊无力,看来段天风刻字之时已在弥留之际。

    段天风与厉天途虽隔两代,但听闻其人古道热肠,为人侠义,只是在武道巅峰之境却爱上了天魔教圣女蓝彩衣。这段生死爱恋自然不为正道魔道所容,段天风当机立断选择退出武林,带着蓝彩衣归隐山林,却还是挡不住在昔日仇人暗中煽动下铺天而来的正道讨逆大军。为救被仇人掳去的红颜知己,段天风中毒在先,死战群雄在后,终落得如此下场。

    厉天途心里甚是敬佩。对着前辈遗体拜了三拜,之后把段天风历经百年不化的骨架和神剑“蝶恋花”埋于青石旁的黄土之中。看着手中丝滑柔顺不沾尘埃的青色冰蚕衣,厉天途的心中不仅有些感慨,自己身上已经衣不蔽体,先前还担心接下来这几天要裸体而居了,没想到上天居然在这个时候送来了自己最需要的东西。

    水声虽近,然山谷之路崎岖难行,又每多分叉之处,厉天途向下走了大半日也不见水流。他突然明白或许是因遭遇“武圣”段天风之故,自己一不留神之下走错了方向,只是疲惫的他却再无力回转,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好在厉天途的运气不错,又行了将近一个时辰,一汪清澈的山泉映入眼中。这竟是一处汩汩向外喷射的地底温泉。泉眼地势很高,自泉眼喷出的温泉水汇成了一方巨大的天然水潭。

    厉天途走近水潭,看着温泉水倒影出那张伤痕纵横交错皮肉外翻的脸庞,尽管之前有心理准备,他还是吃了一惊。自嘲地笑了笑,厉天途把脸庞侵入了温泉中。就在浸水的那一瞬间,厉天途舒服地忍不住要叫出声,心知这地底温泉一定有疗伤效果。

    寒风抚体,厉天途方觉衣不蔽体。在万分不舍抬头离开温泉水之后,他迅速脱掉身上的血衣,整个人扑入水潭之中。

    泡过温泉,换上天蚕青藤衣后,厉天途感觉身上的伤口也不再那么痛,整个身体轻松了不少。不过温泉虽好,却不能饮用,当务之急还是寻找水和食物。一念至此,厉天途决定到附近去看看。虽然自己功力全失,但身手依然比平常人要敏捷许多,摘个野果或逮只野兔充饥依然不在话下。如果周围有固定的水源和食物,厉天途不介意在此多留几日,借地底温泉之力彻底恢复一下自己的伤势。至于这里有没有通外外界的出口,厉天途并不是很在意。反正自己正要过平淡的田园生活,在哪都是一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