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22章 天山雪仙子
    玄机门在三十年前曾是天下第一名门,真人投注:这个天下当然也包括朝堂和江湖。而如今天朝立国不足百年,异姓王出身的天家能在前朝末期群雄并起下脱颖而出,进而掌控天下,仅靠一族之力当然不行,绝对离不开玄机门的鼎力辅助。玄机门门主玄机子出身鬼谷一派,是当时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玄机门下设三个组织,天字组、地字组、人字组。三个组织各司其职,天字组精研天文星象、机关阵法、火药器械;地字组拥有最强大的兵法战术和数万精锐徒众;人字组负责财物情报,拥有遍布天下的商铺和密探。如果单论当时的实力而言,玄机门确实有能力颠覆立国之初尚未站稳脚跟的天朝的。这当然不是当权者想要看到的,但玄机门实力强大,又坐拥开国之功,更有名闻天下的一代宗师玄机子坐镇,当权者天家最初自然也无可奈何。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第二代,继任太宗皇帝天世林在开国征战之时便屡战屡胜,战功标榜,手下能人异士无数,是个雄才大略之辈。而恰恰在这个时候一代宗师玄机子离开玄机门游历江湖,近十年不知所踪。

    在这多方因素主导下,“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一幕在上代皇帝天世林的精心密谋下产生了。

    天世林虽然有心要把玄机门连根拔起,但当时的玄机门实力超群,能人辈出,又据守君山天险,在山门之下一场大战后双方斗的两败俱伤。

    初战过后,趁天朝调兵遣将之际,当时的玄机门掌令使雪千寻只身独闯皇宫大内连毙当时的皇宫三大高手,吓得天世林躲到龙椅之下。值此千钧一发之时,玄机子的老友,龙泉禅寺的大悲和尚忽然现身皇宫太极殿,拿出玄机子的手书为天世林说情,雪千寻这才罢休。

    在大悲和尚的调解下,天世林收回铲除玄机门的成命,当着文武百官下诏向玄机门致歉;而以雪千寻为首的玄机门则交出天字组,解散地字组,仅保留人字组归隐君山玄机山庄不问朝堂江湖之事。

    江湖人大都不解,雪千寻明明占了上风,结局为何还是皇家得利,难道仅仅是因为当今天子的一纸致歉文书吗?

    其实局外人又人哪里知道,玄机门掌门玄机子出自鬼谷一派,而鬼谷派的宗旨正是:逢乱世而出,辅助明主平天下而福百姓;天下之道,以人为本,以百姓安居乐业为己任。

    玄机子当初隐退山林之际,曾留下手书两封,一封留给当时的玄机门长老会,一封交给老友大悲和尚。手谕内容便是:“天字组交付当朝,福祉与民;解散地字组,或归于江湖;留人字组一脉香火,以观天下。”只可惜当权者疑心重重,才成不可调解之势。也许这个一生武功智计无双算无遗策的鬼谷掌门人早已料到要拆解玄机门决没那么顺利,时间一长必遭皇室之嫉,无奈未雨绸缪才埋下大悲和尚这个伏笔。然而人无完人,玄机子还是算错了一点,地字组虽然脱离玄机门,但却并未真正解散。

    如今的玄机门只是当初的人字组,但依然是中原四大门派之一。玄机门现任掌令使雪仙子虽出身西域天山,但却惊才艳艳,是武林人士公认的江湖第一美女,再加上其父“武林传奇”雪千寻之故,三年前被总坛玄机山庄的众位长老推举为山庄掌门人。

    当厉天途拿着几枚野果重新回到温泉的时候,不由惊的目瞪口呆,这几乎只能在梦中出现的美妙一幕竟然在这温泉之内真实上演了。这美妙的一幕自然是美人出浴图。其实厉天途只来得及在一刹那看到了美人如云的秀发和鬼斧神工般的后背以及后背之下的雪白浑圆之后,这如梦如幻的美妙景象就消失不见了,整个过程绝对不超过一秒,以致于短时间内厉天途一度认为事实的真相是自己跌下悬崖之后精神恍惚出现了幻觉。

    温泉中湿身的雪仙子做梦都想不到这里会突然出现一个男人,这片狭长封闭的山谷只有一个入口,位于玄机山庄后花园,一直有人把守。而玄机山庄外围又戒备森严,后花园更是禁地,不可能会出现外人。但是现在最不可能的事情却偏偏发生了。

    温泉池中无风起浪,一面三丈多高的水幕出现在厉天途眼前,把他的目光晃的一花,而后一个身披白纱的仙子凭空而现落在了自己身前。

    厉天途只看了一眼,便觉得魂游天外,世间竟然有如此完美的女子。本来他觉得颜梦雨已经近乎完美,但直到看到此女子,他才明白,尽管容貌上颜梦雨和面前的女子都让人挑不出什么,但在气质上,颜梦雨给人的感觉是真实,是那种看了忍不住让人想要亲近的人间绝色;而此女子给人的感觉是梦幻,是那种远离尘世、随时都有可能羽化飞升的仙子,圣洁地想让看到她的人不由自主要与她适当保持距离,以免亵渎仙子。

    这似乎有点超出人的范畴了吧,厉天途心道。

    美目含怒盯着厉天途,雪仙子心里羞愤至极,同时也疑惑万分,面前这个一脸伤痕的男子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丝毫武功内力在身。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没有道理不提前发现的,他又是怎么混进山庄又到温泉这里的。

    “看够了吗?”雪仙子冷声道。

    美人脸色气得发白,胸口一张一弛,抚着碧玉箫的右手微微颤动,指缝之间真气一张一弛,有种把这个好色之徒立毙掌下的冲动。雪仙子嘴角微动,不停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家,这个时候是不易动杀心的,九天玄女神功正到关键时刻,而且自己从未伤人性命,更何况面前只是一个不通武功的普通人。一旦在此刻开了杀戒,不但处于紧要关头的九天玄女神功前功尽弃,自己心魔那关也过不了。

    但是,她不甘心,清白女儿身从未入过异性之眼,这个男人又凭什么看了自己以后还若无其事?越想越气,越气越没办法,也越发对眼前的男人愤恨至极,怨气难平啊。

    感觉到美女指缝间的真气流转,厉天途并不觉得意外,不小心亵渎了如此绝美的仙子,厉天途都有点无法原谅自己,但他不得不故作镇定,轻声道:“还行。只可惜时间有点短了。”

    千丈鹰嘴崖侥幸不死,眼前深不可测的仙子如果执意要杀自己,纵是万般求饶也是无用,还不如大大方方死在美人手里。

    厉天途一眼便看出眼前的仙子正处于爆发的边缘,此情此景,再高深修养的人也难控制吧。厉天途苦涩道:“如果我说我只是偶遇,你一定不会相信吧。”

    “偶遇?”雪仙子感觉好不容易将要平息掉的胸中怒火再次要燃烧起来。

    她咬牙切齿道:“好吧,就算你是偶遇,你是怎么来到这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