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23章 福大命大
    厉天途看到雪仙子恨恨的样子,瞬间感觉这个仙子要跌落凡尘了。

    “我是从北边的鹰嘴崖上坠落下来的,所幸得上天垂怜死里逃生,不知走了多久才到这里来。这脸上之伤就是那时所留,我身上也是有伤的,只是刚才洗了温泉,把之前坠崖时的衣服换过了,要不你看。。。”美色当前,心中惴惴不安的厉天途脑子短路,竟下意识去掀自己的衣摆。

    也许在他而言,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但此情此景厉天途做出如此动作,落在雪仙子眼里却无异于火上浇油,让她对厉天途的恼恨又多加了几分。

    雪仙子是知道鹰嘴崖的,位于君山以北百里开外,壁立千丈,奇伟高绝。眼前这个丝毫不懂武功的年轻男子能坠落鹰嘴崖而不死,她是没理由相信的,不由揶揄道:“鹰嘴崖下,从无生还之人,包括上代‘武圣’段天风。你一个丝毫不懂武功之人,又是凭什么安然无恙,只是受了些轻伤?你倒不如说你是直接从天上掉下来的更让人信服。”

    雪仙子当下心里已经认定弄得一身是伤的厉天途应该是被仇人追杀误入玄机山庄,又偷偷溜入后山的登徒子。虽身处江湖巅峰之位,但因为种种原因,此时此刻的雪仙子竟不知道该如何惩罚眼前这个男子,自出道以来万人瞩目地位尊崇的她还从未尝过如此心乱如麻的感觉。按常理来说,即使杀了这个好色之徒也不为过,但眼前之人却偏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此时的雪仙子已渐渐趋于冷静,将厉天途力毙于掌下已经不太现实。

    平日里似乎无所不能的雪仙子从未遇到过如此难抉择的事情。沉思了片刻,仙子恨恨道:“我是玄机门雪仙子,事已至此,作为对你的惩罚,你就永远留在我玄机山庄好了。”

    话音一落,厉天途顿时吓了一跳。之所以反应如此激烈原因有二。一是这个女人居然是名满江湖的天山雪仙子;二是自己刚刚死里逃生,这个女人不会因为自己无意中看了她洗澡就真的要把自己的性命留下吧。

    说实话,现在的厉天途并不想死,但目前来看不死很难,逃是没法逃的,雪仙子虽然年纪不大,但其身怀天山绝学九天玄女神功,又是江湖第一门玄机门的掌门人,修为已经无限接近于地榜十大高手,跟百里长虹是一个级别之人。更何况天下第一美女圣洁玉体被自己亵渎了,消息如果传出去,就算雪仙子不杀自己,整个江湖中的男人都饶不了自己。厉天途有些无奈,老实说雪仙子做的并不过分,刚才没有直接出手杀了自己已经算雪仙子脾气好,所谓物极必反,遇到如此香艳的事情也未必是福。

    厉天途平静地看着雪仙子,无奈道:“厉某濒死,也别无所求,只求火化此身,归于苍茫大地。”寥寥数日,厉天途经受几度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两生两死,这幸亏经历者是勤修天道之力的他,若是换做他人,早已或疯或癫。

    雪仙子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丝莫名其妙的轻快。这个男人居然以为自己要杀他,而且还那么不慌不忙从容赴死,更让人可笑的是连怎么个死法都为自己安排好了。一个不谙武功的普通人能有如此气度,为人应该不坏吧,无形之中心中恨意也减轻了几分,看来自己的决定似乎不错。

    雪仙子没好气道:”留你在山庄是怕你出去乱嚼舌根。你占了我的便宜,就罚你一辈子在山庄端茶扫地、修剪草木,做玄机山庄永远的仆人。”她说话的时候神色无喜无怒,这似乎是目前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

    厉天途一怔,半天才醒悟过来自己可以不死,心里顿时乐开花了,这才是名副其实的仙子之气嘛。转念一想现在更是能留在玄机山庄,就算只是端茶扫地、修剪草木的下人,这也是多少江湖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青山绿水为依,白衣仙子作伴,粗茶淡饭,修花弄草,这才是真正的潇洒田园生活。这名动江湖的雪仙子果然没有让人失望。

    直视雪仙子绝美冰冷的容颜,厉天途心里暗道,如果让面前这美女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她会不会一气之下让自己立刻消失。

    看到厉天途沉默不语,雪仙子皱眉道:“你不愿意?”

    “愿意愿意。”厉天途连忙点头,莫说他心中千肯万肯,即便真是不愿,也不会傻的在此刻忤逆雪仙子之意。

    再次死里逃生,厉天途嘿嘿一笑道:“小生原本孤身一人,科举不中,又大难不死,能有一茶一饭足矣。”

    厉天途此时心情愉悦,为防止美人起疑心,真人投注:胡乱为自己编造了一个书生身份。

    雪仙子冷冷瞥了厉天途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就此离去,只是风中却传来她淡淡的声音:“顺着山势往下十里就是山谷出口,也是我玄机山庄后花园,那里自有人接引你。”

    看到冷美人消失无踪,厉天途紧绷的心弦终于有所放松,随之而来的便是整个身体如散了架一般,跌坐在温泉旁,长长舒了口气。

    玄机山庄是玄机门的中枢所在,占地数十亩,依山傍水而建,大气磅礴。庄内整体布局出自天字组老人“圣手客”乔四爷之手,抬眼所见处处亭台楼阁,参天古树,其间又有小桥流水,奇花异草点缀,可谓高雅而又不觉奢华。

    厉天途如坠仙境,在早早等在后园中的雪仙子贴身丫头灵儿的指引下,一前一后向雪仙子的起居地听雪楼走去。

    雪仙子的听雪楼在玄机山庄最东面的悬崖边上,是个两层高的小楼。楼前空地一半为潺潺的清澈水流,一半为满缀草木的泥地,两座青花琉璃瓦亭台分居水陆两侧,整个布局呈太极之势。水上亭台回廊相接,悬崖尽头以白玉为栏;陆上花草为容,鹅卵石径穿插其中。此庭院动静相宜,阴阳相依,堪称自然和人工的完美融合。

    “小姐,人我给你带来了。”灵儿刚走上长廊,就迫不及待娇声喊了出来。

    雪仙子此时正站在水中亭台上回忆刚才的事情,闻言醒过神来。淡淡道:“灵儿,你先下去吧。”

    灵儿看了一眼这个满面伤疤的青年,实在搞不懂自家小姐的心思。自从三年前小姐入主玄机门建造这听雨楼后,这座庭院就是男人的禁地,靠近大门一侧被小姐布下困阵,从来没有任何男人踏足过,即便是三院长老要见小姐,也是在山庄中央的天机阁相会。这个丑家伙又是何德何能?

    丢给自家小姐一个委屈的眼神,灵儿万分不情愿地朝远处小楼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