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24章 玄机山庄
    厉天途站在亭台边,一直在了望四周,内心震撼莫名。整个玄机山庄的布局已经让他瞠目结舌,真人投注:而这小院似乎更胜一筹,江湖传闻玄机门天字组早已上交当朝工部管辖,但很显然,天字组还有部分元老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一直留在玄机门中。不愧为辅助天朝开国的名门大派,其底蕴之深厚让人叹为观止。

    “公子,这庭院如何?”虽然明知道厉天途只是一介书生,但雪仙子的心里却有种直觉,这个看似普通的年轻书生似乎能看懂这庭院布局。

    厉天途知道雪仙子看到他的表情后起了疑心,不慌不忙解释道:“仙子,此地除了极美之外,庭院布局似乎跟书上的太极八卦有关。”他只是点到为止,言多必失,刚刚所言也符合自己编造的书生身份。

    “公子是来自京师吗?”雪仙子漫不经心地问道。

    糟了,厉天途忽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京师一向是天下群雄关注的核心,身为江湖第一大派的玄机门自然不可能放弃如此重要的地方,难道雪仙子已经知道了自己乃是朝中之人?他虽然只是在京师中渐露头角,时间也短,但风头却一时无二。玄机门与朝堂关系素来紧张,决不可此时再出差池。

    “仙子,小生本名厉秣,出自寻常平民百姓之家,只是少时曾熟读经书,科举不中才沦落至此。”厉天途小心翼翼回答道。

    雪仙子盯着厉天途看了又看,觉得自己确实多想了。

    “刚才的事情,你最好忘了。如果你忘不掉,我可以帮你的,不过我功力未成,一旦失手你可能连性命都没了。”雪仙子脸色微红,狠狠地说道。

    原本以为自己安全了,厉天途放下的心又不由提了起来。他自然听过修为到了极致是可以随手抹去一个人真实记忆的。

    原来把自己放在身边也是有目的的,女人是种很记仇的动物,自己以后还是小心为妙。

    “仙子,小生刚才什么都没看到,事实就是这样。我修剪花草去了。”厉天途也不待雪仙子答应,趁机赶紧溜了。

    雪仙子看着厉天途狼狈逃窜,朱唇不由暗撇了一下,心中暗叹,还是做个平凡的人好。哪像自己现在,身在红尘中,万事不由己。别人都羡慕自己的身份地位,可是这玄机门第一人自己真的想要吗?这个没有任何武功修为的男子,虽然被自己私下报复做了下人,但却生活简单,过的比自己自由自在多了。

    “小姐,那个丑八怪走啦。”雪仙子还没安静片刻,灵儿就一蹦一跳到了跟前。

    “灵儿不明白,山庄那么多人,小姐你为何找个外人来给你修剪花草,而且还那么丑。”灵儿嘟着小嘴嚷道。

    雪仙子笑了笑,整个园子一旦有了灵儿存在,确实能热闹不少,打趣道:“厉公子他不懂武功,以后不就可以任你欺负了。你这丫头,也该把心思往练武上放一放了,你看整个山庄你能打得过谁?”

    玲儿皱了皱好看的小鼻子,似乎有些不服气,嚷道:“欧爷爷就打不过我。”

    “那是欧前辈不跟你计较。要是真动起手来,小姐我也要让欧前辈三分。”雪仙子没好气地说道。

    “那好吧。就让他留下来,我也算有个人能欺负了。”灵儿妥协了,最终为自己找了个让那家伙留下来的理由。

    “灵儿,你去帮他找个离这近的地方住下。”话音未落,雪仙子已经坐在亭子里的石凳之上,一双玉手抚上了石桌上的古琴,那是雪仙子的成名武器“天桐鸣凤”,与静静躺在古琴一侧的“烟波碧玉箫”并列在当今江湖十大名器之中。

    灵儿知道自家小姐要抚琴了,安静地退了下来。

    厉天途并没有走远,玄机山庄在江湖中声名赫赫,山庄机关密布,他怕自己好不容易捡回的小命再丢到这里。所以灵儿很快就找到了他。

    灵儿歪着脑袋看了看厉天途,这次看的很仔细,喃喃道:“原来你并不是很丑啊,只是脸上伤疤太多的缘故。你真的不懂武功吗?”

    厉天途有些无语,满不在乎道:“我是不懂武功,但打你一定绰绰有余。”这丫头居然当面说自己丑,厉天途忍不住强硬了下。

    谁知话刚说完,灵儿毫无征兆忽地抬起一脚,厉天途只觉得面前脚影重重,疾若惊鸿,自己竟来不及反应,紧接着就被灵儿一脚踢在屁股上,“噗通”一声,跌到了草丛里,旧伤未愈,新伤又加。

    虎落平阳被犬欺。堂堂的京师禁卫军统领,今日被一个小丫头欺负,厉天途气的七孔生烟,只觉胸中有口老血呼之欲出,却又吐不出来。看着灵儿得意洋洋,可爱娇俏的模样,厉天途愤愤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幸亏用脚踢自己的是个如此可爱的小丫头,如果是一个男人,厉天途势必要与对方不死不休。

    “小丫头,算你狠。”厉天途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是打算就此低头了。同时也感觉真的是小觑玄机山庄的人了,原以为自己虽然内力全失,但身手依旧灵活,对付一个未及弱冠的小丫头自然手到擒来,没想到结局竟然正好相反,玄机山庄中随随便便出来一个丫头居然都身怀绝技。

    占了便宜的灵儿此时心情大好,小姐说的对,自己以后不会再无聊了,有个人偶尔欺负欺负也是不错的。当下拍了拍嫩生生的小手,故作大方道:“走吧,本姑娘带你去找住的地方。”

    厉天途被玲儿带到了离听雨楼不远的一个独立小木屋内,这个木屋原本是以前的柴房,弃之不用后一直无人打理。厉天途对这个地方很满意,小屋位于玄机山庄东南角,背靠悬崖绝壁,平时鲜有人至,十分安静。

    把屋子收拾了一番后,厉天途盘坐在床边,试着提聚内力,过了一个时辰,累的满头大汗,但他的丹田内依然混沌一片,没有一丝动静。自己早该死心的,安安静静在这玄机山庄做个普普通通的下人也好,毕竟大难不死已是上天眷顾,又何必如此不甘心!

    厉天途收功之时已是夜深人静,早已过了饭点。这几日甚是疲累,也没睡过好觉,无一丝饥饿感觉的厉天途想通之后,顿时觉得睡意盎然,背抵透窗而入的月光,侧卧在床上慢慢进入了梦乡。

    清晨的玄机山庄异常空灵安静,旭日慢慢从东方升起,给山庄镀上了一层金黄色。

    厉天途刚从睡梦中醒来,此时正站在木屋临崖的窗口遥望远山风景。心静下来之后,睡梦也很香甜,自升任京师禁卫军统领后,厉天途已经很久没有睡过这样的好觉了。

    远处旭日映照,烟雾缭绕,恍若人间仙境,厉天途的心情蓦然惬意起来,他恍然醒悟,这正是自己一直向往的生活。

    一念及此,他忽然回头看了下不远处矗立山崖之巅的听雨楼,脑海中浮现出那个风华绝代的身影,如果这山中生活少了这个绝世妖娆,定要失色不少。只是他有些搞不清楚,江山是因美人而秀,还是美人因为江山而娇,亦或者两者兼有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