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26章 玄机秘史(一)
    雪仙子轻瞄了厉天途一眼,对厉天途所言真假不置可否,只是缓缓道:“你的运气倒是不错,不过这话还是不要轻易对人说起的好。”

    眼前美人的反应与厉天途之前预期所想并无差别,但他心中还是忍不住暗赞了一声,这才是真正的名门大派绝世高手风范,见宝物而眼不红心不动。

    此时的厉天途极为享受与雪仙子的对话,款款而谈:“刚才仙子静坐练功,难道不怕我突然打扰吗?”

    按常理而言,江湖高手练功都是在无人打扰的密室或是罕无人至的深山,在一个仅认识了不足一天的陌生人面前练功,这雪仙子还真是艺高人胆大。

    雪仙子并没有直接回答厉天途的话,真人投注:只是淡淡反问道:“你会吗?”。

    短短几句交谈,却让厉天途词拙得难以应对,有些招架不住之感,下意识摸了摸鼻子掩饰自己心中的尴尬,欲盖弥彰道:“仙子看人确实很准。”

    也许正如雪仙子所想,厉天途的确不会,无论是否身怀武功,或是换一个同等类似的境地,他都不会乘人之危,这是他为人立世的原则,不可打破。

    雪仙子淡淡一笑,低声道:“站了这么久,不累吗?”

    看出美人的谈兴颇浓,厉天途闻言倚身坐于亭子一角,与雪仙子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

    “厉秣虽是一介书生,对江湖之事甚是向往,不知仙子能否讲解一二?”看着雪仙子今天心情似乎不错,一直感觉自己未真正踏入江湖便已然隐退的厉天途对一些江湖之事还是兴趣盎然的。

    其实有一点厉天途忽略了,从他出任京师禁卫军副统领踏入皇权和各方势力纷争之时,他已然入局成为一个江湖人。

    但初入江湖的他还是天真了,心中一直以为真正的江湖生活该是自由自在地马踏天涯,对酒当歌,行侠仗义,除暴安良才对。

    “你想知道哪方面的?”雪仙子觉得跟厉天途聊天很是轻松写意,所以对厉天途的请求并未拒绝。

    “比如我们玄机山庄的历史?”厉天途试探着问了一问。

    雪仙子轻啜了一口石桌上灵儿早已沏好的香茗,微笑道:“你倒是不拿自己当外人。”

    美人说完放下手中的茶杯,美目看向了远处,似乎是在整理思绪,稍顿了片刻道:“江湖上众所周知,我玄机门临危受命成立于太祖皇帝建朝之前,正是为了辅助太祖皇帝一统天下而建。本门第一任门主玄机老人出自鬼谷一派,正是为这乱世一统而出。功成之后,玄机老人隐退江湖云游天下,出走之前曾告诫门中几位长老尽早解散玄机门。奈何当时玄机门风头正盛,只有掌令使雪千寻一人同意就此兵解,其他几位长老要么贪恋手中权势,要么心中有所顾忌,再加上朝野上下玄机门人众多,几大长老木空一切,认为朝堂和江湖再无与玄机门可匹敌之势力,把玄机老人的告诫放在了耳后。太祖时期,皇帝念在玄机老人情面和玄机门辅助开国之功,对玄机门封赏有加,更在君山玄机山庄总部赐下“天下第一门”的封号。然而到了第二代皇帝天世林继位后,可能是顾忌玄机门实力太大,大到足以威胁手中皇权。新皇继位不久之后,便暗命现在的地榜第一高手丁一方出面成立细雨楼,又联合当时的武林四大秘地之一的“枉死城”,更以装扮成江湖人的两万羽林军为辅,对地处君山的玄机门总部发起了围剿。幸亏当时我人字组的密探遍布朝堂江湖,提前通传了消息。几大长老在欧长老的带头下整合玄机门一门之力,对抗以丁大将军和“枉死城”城主阎震为首的朝堂和江湖势力,双方在君山脚下激战两天两夜,最终两败俱伤。”

    说到这里,雪仙子稍稍停顿了一下,抬起右手拢了拢被山风吹散的刘海,又随手拿起紫砂茶壶,沏了两杯香茗。并把其中一杯朝厉天途这边推了下,示意厉天途自便。

    厉天途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动,这个仙子一般的女人身为一门之主,在自己这个下人面前居然如此虚怀若谷。怪不得能入主玄机门,并被江湖人冠以江湖第一美女之号,引得无数江湖豪客为之痴狂。

    与此同时,他深有感触道:“幸亏那天世林还算聪明,让羽林军装扮成江湖人士,这样总算留下了余地,如果行动不成尚有挽回的可能,还不至于落下“兔死狗烹”之名,寒了天下臣民之心。”

    雪仙子眼中异彩连连,似乎未想到厉天途竟能从自己寥寥数语中得出如此独到的见解,不由轻点了下螓首以表赞同,又接着道:“天世林和我玄机门不少元老交情匪浅,却偏偏在这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时候对我玄机门下手,又恰逢我玄机门掌令使雪千寻有事外出,因此占了不少先机,否则我玄机门也不至于元气大伤。雪掌令回来之后,勃然大怒,单人只剑独闯皇宫,连败皇宫三大高手,把天世林都逼在了金銮殿的龙椅之下。”

    心细如发的厉天途突然发觉,雪仙子说起雪掌令的时候,神情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尽管眼前的美人在刻意掩饰,还是被他从中发现了点什么,忍不住玩味地轻微一笑。

    雪千寻,雪仙子,两人都姓雪,该是江湖中人风传的亲生父女无疑了,厉天途顿时心中了然,暗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子,雪家上下两代竟都是风华绝代惊才艳艳之辈。

    厉天途的表情变化自然一览无余收入雪仙子的眼中,但她却没有追问,只是不以为意道:“关键时候,龙泉寺的大悲和尚出现了,手中拿着玄机老人的手谕。雪掌令看过玄机子手谕之后,长叹一声,就此罢手。在中间人大悲和尚的见证下,与天世林长谈了两个时辰之久,而后一言不发离开京师。回到玄机山庄之后便做出了“交出天字组,解散地字组,雪藏人字组”的决定。事情闹到如此不可收拾之地,其他门内长老自然也不敢出言反对了。从此三十余年,我人字组便隐居在这君山,山庄上下数百人不再过问朝堂江湖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