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27章 玄机秘史(二)
    先前仅对雪千寻独闯皇宫一事了解个大概的厉天途如今听半个当事人细细道出如此江湖秘辛,顿觉大大过瘾,一时兴起之下不由起身朝雪仙子这边靠了一靠,端起石桌上的香茗一饮而尽,然后顺势坐在了雪仙子对面,这个位置离仙子极近,可以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美人芬芳体香,厉天途使劲吸了一下鼻子,顿觉心旷神怡,如饮干邑美酒。

    如此行为却也稍显过猛浪,引得雪仙子怒目瞪了厉天途一眼,低喝道:“你倒会蹬鼻子上脸。”

    厉天途看出雪仙子没有真生气的样子,随便为自己找了个理由,淡然道:“仙子,你看起风了。山风不小,太远小生可听不清楚。”

    虽然明知道厉天途是在欲盖弥彰,实则唐突了自己,雪仙子并没有在意,只是叹气道:“我玄机门要真有制霸天下之意,当初又哪轮得到他们天家得了江山,没想到到头来我玄机门却是如此下场。我替先辈们不值。”

    自始至终,雪仙子都神情自然,然后刚才的最后一句话却透出了雪仙子心中突然生出的一丝忿忿之意。

    就是这股小情绪却让厉天途感受到原来仙子也食人间香火,正想调侃一句但却突然想起自己依然算作朝堂之人,不看当今皇帝面子也得看恩人严无悔面子,所以情不自禁为朝堂说了句公道话,“话虽如此,但自古以来,君主多疑。我玄机门当时确实有颠覆朝堂之力,更何况第一任掌门玄机子也许未有掌控天下之意,但谁又能保证以后的各任掌门不起异心?”

    尽管认同厉天途这番话,但雪仙子还是白了对面男子一眼,愤然道:“你倒好,居然为外人说话。”

    厉天途轻笑了下,认真道:“我这是帮理不帮亲才对。”

    说着他站了起来,看着台下潺潺流动的泉水,肃然道:“皇家对玄机门动手,也是必然,不全是因为帝王多疑,还有就是当初的玄机门触了皇家的底线。自古朝堂江湖密不可分,历次改朝换代都逃脱不不开背后江湖势力的影子。皇家最忌惮的就是手握兵权的人同时又涉足武林执掌江湖势力,所以此时的丁大将军最受皇家忌惮。那时的玄机门论江湖势力,绝对是武林之最;论统御兵马,地字组当时可是号称有十万徒众,其中又颇多江湖高手,更有惹得朝堂统军将领都极为眼红的三千玄铁黑骑,如此惊天实力必引皇家之大忌。如果当时不是玄机老人之后又出个绝代高手雪千寻,玄机门必难逃灭门之祸。”

    雪仙子没想到眼前的文弱书生居然有如此见地,心中细细回味似乎有些道理。但她又不甘示弱,“就算没有雪千寻又如何,你真以为我玄机门门主玄机老人老死山林了吗?当时门主大人才七十余岁,而且他老人家神机妙算,功参造化,若玄机门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岂会坐视不理?”

    厉天途看得出,真人投注:雪仙子似乎对雪千寻心中有怨,这一对父女不知因何之故起了矛盾,但他自然不会傻的这会去问,只是皱眉道:“也许这一切纷争自始至终都在玄机子的计算之中,不然当年皇宫也不会突然冒出个大悲和尚。玄机子追求的是大道,然而在那个时候玄机门被朝堂覆灭确实对天下大势有利,怕就怕他原本就是要以玄机门的覆灭来证自己的大道。可惜被雪千寻破坏了。”此话一出口,厉天途不由一惊,也被自己脑中肆意涌现的大胆想法吓到了。

    按理说,厉天途在贬低自己的掌门人,雪仙子应该抵触才对。但她仔细回忆了一下,几十年前的大战几乎到了玄机门生死存亡之际,玄机子都未出现,偏偏在雪千寻独闯皇宫,当朝皇帝生死存亡之际,玄机子的老友大悲和尚出现了,难道掌门人真的是已经放弃玄机门,心向皇家了吗?

    不得不说厉天途的猜测确实有一定道理。此时的雪仙子可谓心乱如麻。

    但面对外人厉天途,她却不得不反击道:“如果让他老人家知道你这样想,他一定饶不了你。”

    厉天途知道自己今日鬼使神差之下有些狂妄,说的有点过了。如果是寻常之人他又岂敢说出心中所想,只是今日面对美色,他似乎忘乎所以了,居然对当今的江湖第一人评头论足,不由觉得自己有些不自量力,讪讪道:“好吧,刚才是我瞎想了,玄机子是江湖两代宗师,又是江湖天榜仅有的六大高手之一,我一文弱书生又哪有资格去评议。”

    看到厉天途主动认错,雪仙子没有深究,但也失了继续深谈的兴趣,淡淡道:“你的伤势不重,在山后温泉连泡三日即可恢复。至于你脸上的伤,我这里有天字组前辈秘制的玉肌丸,涂在脸上可祛除疤痕。”

    最后,雪仙子又扔给厉天途一个玉牌,解释道,“这是我的令牌,可依此进入后山山谷。”

    意外之中听说可以恢复相貌,厉天途自然欣喜异常,收下雪仙子的令牌和丹药后道谢而去。

    厉天途离开了,雪仙子却感慨万千,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这个男子如此之好,诚然,这个男子的风度和见解令人折服,但真的是因为这样吗?只可惜他不懂武功,不然将来必定是个叱咤风云之辈。

    厉天途并没有回住处,而是向后山山谷温泉走去。

    浸泡在温泉之中,厉天途的脑海中又出现了昨天那旖旎一幕。这个女人,虽然武力权势滔天,但自己心里面却忍不住想去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他很奇怪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莫说现在自己内力全失,即使内力还在,十个自己也打不过一个雪仙子。

    也许感情单一的厉天途至今还不太明白,有这样的想法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个受了刺骨情伤的男人,疗伤的最好手段就是去爱上一个更优秀的女人。

    颜梦雨虽然是他接触的第一个女人,但对他的伤害也最深。自己的妻子爱着别的男人,这是最深重的情伤。受了情伤的厉天途短时间内又遇到了雪仙子这样优秀的女子,他自然会动心。

    不过,厉天途是有自知之明的,有些心动不需明说,只要深深埋藏在心底,已经足以回味一生了。

    今天能跟雪仙子近距离聊那么多,有很大原因是因为自己一个寻常文弱书生却不惧江湖高手的百炼寒气侵袭引起了美人好奇,再加上雪仙子今天心情不错。错过今日,自己一个下人,已经再难有机会亲近美人了。

    温泉水温适中,厉天途舒服得忍不住要叫出声,朦胧之中,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京师的那个女人,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已经和南宫怀双宿双栖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