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28章 丹田异动
    京师的颜梦雨自然不会跟南宫怀在一起。

    自从厉天途为救她被百里长虹逼下鹰嘴崖,她又就此立下誓言之后,颜梦雨已经接手凤三先生手中的部分资源,投身于楼兰复兴的大业中。

    此时的颜梦雨正在湖心小筑的书房翻看卷宗,厚厚的卷宗如一人多高矗立在书桌上。这些卷宗都是绝密级的,上面记录着古楼兰一族几十年来在京师布下的全部后着和暗棋。虽然楼兰灭亡不足十年,但早在上代楼兰王登基不久,已经着手在京师布局,以应天之不测风云。不得不说,末代楼兰王虽然时运不济,但却是高瞻远瞩之辈。

    揉了揉太阳穴,颜梦雨感觉有些疲累,几十年来楼兰在天朝京畿重地布下近百颗种子,可如今看来,能成长起来具有可利用价值的却屈指可数。颜梦雨嘴角含笑看着从近百卷宗中挑出的三五份,还是颇为满意的,即便屈指可数又当如何,这五份卷宗中有一份的价值可当一切。

    这一份卷名封页上缀有美人奴三个朱红大字。美人奴正是当今皇后,已年过四旬,并与皇上育有一子。卷宗资料上显示美人奴曾是先皇侍妾,先皇驾崩后,本欲赐死,被凤三先生动用手中资源保下,安置在京郊感恩寺近两年。风头过后,又被凤三先生使人暗中保举入宫,被皇帝看中,短短几年升至皇后。

    颜梦雨暗叹,一个寻常女子在舅舅的精心运作下居然接连侍奉两代皇帝,个中原因不管是金钱助力机遇使然也好,美人奴貌美如花能力出众也罢,这对楼兰一族来说绝对是个可用之机。

    “鱼婆婆。”颜梦雨轻唤了一声。

    “公主,有事吗?”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推门而入。

    “婆婆,不要再叫我公主了。这个美人奴,你知道吗?”颜梦雨看着这个从小把自己带大的姆妈,心里顿时一暖。

    “公...,小姐,这个美人奴是老身的亲侄女,她的联络和训练也是老身单独负责。”鱼婆婆立于颜梦雨身后,回答道。

    颜梦雨顿时吃了一惊,忍不住道:“婆婆,您为我楼兰一脉做的牺牲太多了。”她说完不由站了起来,情绪泫然。

    鱼婆婆有些惶恐,悻然道:“小姐,您是我楼兰的主。身为楼兰人自该为楼兰一脉生死存亡尽心尽力。”

    “婆婆,我要见见奴姐姐。”颜梦雨道。

    “好,小姐,我这就安排。”鱼婆婆知道,凤三先生的劝说起效了,颜梦雨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插手楼兰族务了。其实鱼婆婆又哪里知道,厉天途的死才是颜梦雨做此决定的真正主因。

    颜梦雨此时心情复杂,她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会不会给整个楼兰一族带来灾难。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决定,她就要做下去。成,楼兰再现昌盛繁荣;败,无非是自己和京师楼兰一族身死道消。至于远在西域飞鹰堡的姑姑,她不欲其卷入这场没有把握的争斗之中,也算是为楼兰古国留下最后一粒种子。

    在君山温泉中恣意享受的厉天途此时也思绪万千,白天与雪仙子的一番交谈,让原本沉寂的心又起了波澜,厉天途从小就有个江湖侠客梦,如今自己才二十岁,真的要就此隐居田园,做个普通之人吗?如此被动的田园生活绝不是自己想要的,更不该是带着这残破之身销声匿迹。

    可现在经脉俱损的他,又能如何?废人一个而已。

    一念至此,他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愤懑,强运丹田之气对着天空长啸了一声。这声长啸带着厉天途心中无尽的悲愤之情,在山谷中不停回荡,回声久久不落。

    就在此时,异变发生,厉天途突然感觉久寂的丹田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异动,他急忙内视下丹田,只见原本混沌一片的下丹田不停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旋转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只见一股乳白色的真气呈月牙状呈现出来,与那灰色的混沌之气交相旋转缠绕,形成了一个与太极图相似的图案。图案生成之后,其自身慢慢运转流动,渐渐归于平静。与此同时,厉天途突然感觉自己久失的天道之力又重回内丹田,他的心中虽然兴奋,但却始终不明白此种情况是该归于地底温泉之功还是自己那声直抒胸怀的长啸发挥了作用。

    乳白色的真气是先前厉天途从天阳剑上吸收而来的至阳之气,灰色的是他自身的天道之力。原来这两大真气一直都没有消失,争斗的结果应该是天道真气占了上风,几乎同化了至阳之气。就在至阳之气将要消失之时,却不知何故与天道真气形成了此刻短暂的平衡。

    只是厉天途高兴的还是有些早了,体内的天道真气虽然还在,但他的经脉已经毁灭殆尽,空有一身天道之力依然毫无用处。还有这至阳之气虽然看似平静,但却不受自己掌控,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发作。看来真要走一趟天山,找一找那神圣雪莲王是否真的存在了。

    此刻天气尚早,厉天途在温泉内左思右想,心乱如麻,最后忍不住苦笑不已,目前的情形似乎跟以前没有多大区别,这天道之力一得一失之下,真人投注:虽然给自己重新点燃了一丝希望,情况看似比以前好了很多,但离恢复全部功力似乎还是那么遥遥无期,还扰乱了自己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境。

    厉天途深吸了口气,将头部深深埋入温泉水之中,良久之后,心境慢慢趋于空灵之态。正如自己之前所悟,天道之力应该与天道之心相辅相成才是。尽管他觉得自己这两日经历大喜大悲心境提升颇大,但凡事都身俱正反两面,这其中经历的坎坷和内心的矛盾也让厉天途深陷心魔侵扰,欲罢不能。

    无深厚内力为辅,在水中呆久了有些气短的厉天途将头探出了水面,心中暗叹道,现在看来要修成天道之心,他要走的路还依然很远。既然因为经脉原因天道真气受封,自己索性就舍了这身内力,以普通之身去修行,去经历人生磨难,磨砺完善自己的天道之心。

    事实证明,厉天途的决定是对的,如果过分依赖自身武功修为,心境很难提升。以寻常之心去感受世间万物,以平和之心去了解人生百态,以正义之心去求证人间大道,这才是自然真谛,这样才近乎天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