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29章 玄机盛会
    厉天途回到玄机山庄的时候,真人投注:发现山庄比平时热闹了许多。饥肠辘辘的他去了厨房,一边狼吞虎咽吃饭,一边问了做饭的周大娘。从她那里才知道,这几天是玄机门各地商会会长一年一次齐聚总部的日子。

    玄机门人字组商会遍布天下,一共有十八处。这十八处商会自然有远有近,所以每年一次的玄机盛会往往要持续半月有余,是玄机山庄每年最热闹的日子。

    其实,这半月期间,也只有七天是正会时间,前六天雪仙子要在山庄中央的凌云阁楼书房接待这十八名分会长,听他们汇报分会一年经营状况;最后一天是在凌云阁楼的议事厅,会同山庄四大长老和各地分会长对玄机门整个经营情况进行商讨汇总,并研究今后各地商会的重点发展方向。

    了解情况后,厉天途恍然,现在的玄机门俨然成了一个大商会,缺少了昔日那壮志凌云的江湖豪门气息,却多了几分儒商风范。不过这也难怪,自从和朝堂一战后,玄机门已不再参与朝堂和江湖之争,处于半隐退状态。可以说目前专注经商的玄机门,是当权者最想看到的情形。

    接下来的几天,厉天途依然如武功全失一般,上午修花剪枝,下午泡洗温泉,偶尔找机会逗逗灵儿,虽然挨了不少轻若搔痒的打,可小日子却也过的轻松自在。这几日都未见雪仙子,厉天途虽有遗憾,却也自知身份,没有去刻意接近。

    厉天途原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过下去,但却没有想到平淡的日子终是发生了意外。

    盛会进行至第三天,厉天途经过木屋前的石亭时,偶然碰到了一个年轻俊朗的陌生男子。厉天途看了男子一眼,并没有太过在意,这几天来到玄机山庄的各地分会长不少,也带来了不少亲信侍从。这种情况这几天都会遇到。

    但让厉天途没有想到的是,在与对方擦肩而过之后,却被陌生男子突然脱口而出的话惊得身形一顿。

    “厉统领?”男子的声音有些低沉,其中又蕴含着一些不确定的意味。

    “兄台认错人了吧。”厉天途反应很快,尽管表面上并没有承认,但他心里明白,这男子很高明,并没有明显叫自己,只是试探,自己这一停已经露了马脚。

    “呵呵,我原本还不确定,但现在已经十拿九稳了。鄙人玄机门京师商会会长萧长歌,见过沐统领。”萧长歌笑眯眯地说道。

    厉天途压下心中惊骇,转身看向了萧长歌,神情肃然。

    在京师也算是声名赫赫的萧长歌,自己虽未见过面,但早有耳闻,却没想到居然是玄机门的人。此刻,他已确定对方一定在某种场合见过自己,不得不承认道:“萧兄确实厉害,厉某佩服。”

    萧长歌似乎看出了厉天途心情不悦,连忙走上前低声道:“厉兄别误会,萧某并无他意。只是在京师听说厉兄出事,而今又在此见到厉兄,感觉十分意外,一时忍不住才发声叫住厉兄。”

    直觉萧长歌并无恶意,厉天途的神情放松了许多,叹气道:“此事一言难尽,厉某功力全失,被玄机山庄之人所救,现在只是山庄一个普通的修花匠而已,能从此安度余生则已,还望萧兄成全。”

    萧长歌颇觉意外,更多的是感慨,昔日在京师叱咤风云,得京师第一美女颜梦雨为妻的禁军大统领,居然流落成这般模样。但同时又佩服不已,在此种落魄之下厉天途依然心静如水,确实也当得起英雄二字,让人心生敬佩,以致于在一刹那,他兴起了与厉天途结交的年头。

    萧长歌言随心动道:“长歌生平最佩服厉兄这样能上能下心胸开阔之人,厉兄如有不弃,长歌愿意交你这个兄弟。”

    说完,萧长歌伸出了右手掌。

    厉天途迟疑了,此时的他不比往昔了,但是抬头看着萧长歌真诚的眼神,他不由自主也伸出了右手,不卑不亢道:“好兄弟不分贫贱,谢萧兄这份情谊。”

    萧长歌闻言大笑道:“长歌看中的就是厉兄这份人品。江湖人都说我萧长歌狡诈如狐,但我对自己兄弟有的只是满腔的情谊。”

    厉天途会心一笑,两个人的右掌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石亭之中,厉天途跟周大娘讨了些酒菜,两个人对坐畅饮了起来。

    “厉兄,今日长歌已经见过雪掌令,剩下这三天空闲时间,我们狂饮三天如何。”萧长歌兴致勃勃道。

    “当然没问题,兄弟在这山庄也是闲人一个,一定奉陪到底。”厉天途拍着胸脯说道。

    两人推杯换盏,边喝边谈,没过多久,萧长歌已经倒下。

    厉天途看着地上散了一地的空酒坛,想起了另一个兄弟云梦飞。自己初出江湖就交了两个气味相投的兄弟,没想到每一次初交都离不开美酒。

    名剑兄弟,醇酒美人。一个浪迹天涯的江湖侠客如果有了这四样东西,也不枉逍遥一世,以身证道。

    时光如梭,转眼间盛会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天。

    这一日的玄机山庄更是热闹非凡,雪仙子一身盛装端坐在议事厅主位,左右两边依次是四大长老,十八个分会会长。

    “今日,众位齐聚一堂,各位会长多年来把我玄机门各地分会打理的井井有条。本座在此谢过诸位。”雪仙子率先开口,轻轻一顿之后环顾四周,接着又道:“目前江湖人才辈出,群雄并起。近几个月来,我玄机门各地分会已经有三处被将军府的细雨楼所创,不知诸位有何看法?”

    众人相互对视一番,并没有人出来接话,场面一时寂静异常。

    雪仙子看着台下沉默的下属,突然之间有了心力交瘁的感觉。几大长老雄心已失,各地分会各自为政,总部的控制力正在逐年减弱,也许用不了多久,不用皇室动手,玄机门已经荡然无存了。

    昔日名震江湖的第一名门,已经落到如此境地,竟然要靠自己一个弱女子支撑,雪仙子有时候真的想找个肩膀靠一靠。

    “风长老,你怎么看?”雪仙子不得不点了名。

    正当盛年的风陵作为玄机门的大长老,心里早已料到雪仙子要点自己的名,轻咳了一声,缓缓道:“我玄机门如今势弱,将军府的细雨楼正如日中天,还是暂避锋芒的好。”

    “我同意大长老的看法。”四长老附和道。

    雪仙子看向了二长老雷舍,他一直和大长老私下较劲,总该会有不同的意见吧。

    二长老轻咳了一声,正色道:“雪掌令,我玄机门虽然隐退,但毕竟在明面上依然是江湖第一名门,与细雨楼恩怨几十年,如果我们不战而退,江湖声望必将毁于一旦。”

    二长老的意见立刻得到了三长老的支持。

    四大长老各自表了意见后,台下各位会长也开始议论纷纷,各抒己见。

    洛阳分会是这次受细雨楼重创的三个分会中损失最大的一个,分会长雷鸣忍不住起身而立,红着眼睛向雪仙子说道:“我分会弟子死伤几十人,分会产业和财产被细雨楼洗劫一空,请雪掌令带兄弟们报仇。”雷鸣是雷舍的亲侄子,这也是雷舍主战的原因之一。

    其他两个受重创的分会长也情绪激动,雷鸣在掌令使门前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雷会长先请坐下,本座自有打算。”雪仙子目光在会场巡视了一圈,似乎想听一听未受袭扰的其他分会会长意见。

    瞬间领会出掌门意图的京师分会会长萧长歌起身沉声道:“属下以为这只是细雨楼对我玄机门的试探,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萧会长,你什么意思?细雨楼都欺负到头顶上了,难道兄弟们的仇就这样不报了?”雷鸣对萧长歌怒目而视。

    “雷兄,长歌并未说不为兄弟们报仇,只是目前我们要保持冷静,做好周密安排。我京师分会就在当今皇家眼皮底下,大将军的大本营。皇宫和细雨楼密探无数,我京师分会也许早暴露在朝廷的视线之下了。你以为我不担心吗?”萧长歌回应道。

    雪仙子看了看台下大部分保持沉默的分会长,心里也明白,随着近年来部分老人隐退,玄机门到了第二代人才凋零,目前各地分会会长也只有冷静睿智的萧长歌和还有身具几分热血的雷鸣能堪重任。其他尽是一些庸庸碌碌、夜郎自大之辈。

    “行了,都冷静一下。细雨楼和我玄机门本就是世仇,拿我分会下手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别人都欺负到头上来了,如果我们依然保持沉默,那还不如现在就地解散好了细雨楼的实际掌控人“蚀骨销魂”杜绝就在洛阳,我们这次就先拿细雨楼洛阳分舵下手。”雪仙子底气十足,话语之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大长老风陵嘴巴动了动,但在雪仙子凌厉的目光下终是没有出声。

    众人也在台下议论纷纷。按理说即使还击也应该找一个势力弱小的地方下手,但雪掌令偏偏找个有细雨楼二号人物坐镇的地方,担心之余,众人也不觉暗暗佩服雪掌令的霸气。

    “既然众位都没有意见,此事就交由我玄机门密探组负责。雷鸣分会长,到时候你配合我密探组行动。”雪仙子下了最终决定。

    “雪掌令,只要能为兄弟们报仇,我雷鸣死也甘心。”雷鸣狂热地看着雪仙子,在这一刻他被雪仙子的气度彻底折服了。

    “玄机盛会到此结束,各位会长辛苦了。”雪仙子说完长身而起,自偏门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