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30章 美人奴
    玄机山庄正门外,真人投注:厉天途望着萧长歌慢慢消失在视野内,脑海中却依然回响着萧长歌与自己离别时的话语。萧长歌原本打算要把厉天途未死的消息带给颜梦雨的,但却被厉天途拒绝了。

    深秋的君山上一片灰黄色,山风吹的衣衫呼呼作响。

    厉天途感受着隆冬即将到来的寒意,内心却有种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感觉。也许他早已知晓,玄机山庄终究只是自己的暂时落脚之地,他需要及时转换角色,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经历这江湖中的人情世事和诸多磨难来完善自己的天道之心。

    厉天途在山庄的工作依然是修花剪枝,但他又主动承担起了山庄的扫地劈柴等杂务。这种在练武之人看起来极其卑贱的事情,厉天途做起来却很用心用力。至于听雨楼,厉天途每天上午都要过去收拾打扫一遍,却很少再见到雪仙子了。

    雪仙子这几日并不在玄机山庄,她正坐在一辆由四匹汗血宝马齐头并驾拉着的豪华马车上,目的地正是洛阳。

    马车周围并没有随行护卫,只有一个赶车的老头。老人头发斑白,两眼微眯,已经到了风烛残年之时,但细心的人会发现老人虽然看起来精神萎靡,但抚着缰绳的双手异常有力,马车在他的驾驭下四平八稳,快速向洛阳而去。

    “小姐,赶路太无聊了。”几天的舟车劳顿,灵儿感觉甚是无趣。

    雪仙子斜了小丫头灵儿一眼,没好气道:“也不知道出发时是谁死皮懒脸要跟着出来的,你若后悔,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雪仙子似乎摸清了灵儿的脾气,知道说什么样的话最直接有效。

    灵儿吐了吐粉红的丁香小舌,不满道:“那怎么行,我走了谁来照顾小姐。”

    灵儿虽然平时嬉皮笑脸,但关键时刻还是很称职的。

    雪仙子笑了笑,淡淡道:“知道就好。”有这个小丫头在路途中陪伴,雪仙子感觉单调的行程也不那么无趣了。

    “小姐,你打得过那个‘蚀骨销魂’杜绝吗?我听欧爷爷说那个细雨楼的杜绝很厉害的。“灵儿并没有见过自家小姐出手,虽然知道雪仙子艳冠江湖,但那是仅限于姿色,至于身手方面她并不觉的自家小姐有多厉害。

    “打得打不过,试一试不就知道了。”雪仙子淡然道。

    “问了等于白问,我出去找欧爷爷了。”灵儿说完掀开车帘坐在了车厢外的车辙上。

    “灵丫头出来了?”赶车老人睁开微眯的双眼,恍然间居然有道精光一闪而逝。

    “欧爷爷,洛阳好玩吗?到时候你带我好好转转嘛。”灵儿忍不住撒娇道。

    “鬼丫头,这次是去打架,可不是游玩,到时候你可不要乱跑。”赶车的欧老头轻喝道。

    “好了,知道了。”灵儿不安分地将两条盘着的双腿放下半空中,然后就是不停摇晃着,神色左顾右盼,不再去自讨无趣。

    “还有一天就要到洛阳了。”欧老头微笑着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赶车老头抬手抖了一下僵绳,马车的速度瞬间又加快了不少。

    京师湖心小筑后面烟雨楼大厅内,颜梦雨看着紧随鱼婆婆而来一身宫女打扮已届中年的美人奴,身为女人的她心中不禁也有种惊艳的感觉。

    如果单论容貌,颜梦雨不觉得自己比美人奴差,但是如果再加上成熟妩媚之姿,自己绝对是远远不如的。

    美人奴是那种天生媚骨的人,无论男人女人只要与她见面,都忍不住要沉醉在她惊魂夺魄的艳丽之中。

    “阿奴见过公主。”美人奴轻轻一礼,浑身上下充斥着多年母仪天下所形成的雍容华贵之势。

    颜梦雨不自觉站了起来,亲切道:“奴姐姐现在贵为皇后,梦雨实不敢当,请姐姐坐下说话。”

    美人奴闻言并未直接坐下,而是谦卑道:“阿奴能有今日皇后之尊,全靠我楼兰一族鼎力支持,阿奴不敢居功。”

    颜梦雨不由暗自点头,这美人奴确实不亏为楼兰上代最为出色之人,紧接着道:“梦雨来京师十年,早就听说奴姐姐才华出众,想见姐姐一面,可惜姐姐身份机密关乎我楼兰安危,梦雨虽然进宫也算方便,但也不敢轻易去打扰姐姐,所以一直未能如愿。好在今天终于了却小妹一桩心愿。”

    颜梦雨又如何不知,今后楼兰一族的盛衰十之八九要压在美人奴这颗暗子之上了。

    “公主,阿奴自当为我楼兰一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美人奴字字铿锵有力,更显露出了她此刻的决心。

    “小姐,阿奴,你们要长话短说了。“鱼婆婆提醒道。江湖中人盯着湖心小筑的并不在少数,虽然此次美人奴装扮为宫女,又经她简单易容过,但鱼婆婆依然担忧不已。

    “好,长话短说。奴姐姐,你应该知道,我楼兰在即将灭亡之际在这长安布下了不少后着以备后患。其中只有你和另外两人成长最好。姐姐现在虽然身居皇后,但地位未稳,对我楼兰一脉庇护始终有限。为保我楼兰一脉永世繁华,今后我楼兰会倾一族之力助姐姐摄政,以期在近十年之内成就一代女皇。不知姐姐意下如何?”颜梦雨代表楼兰仅余的几个高层说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决定。

    美人奴脸色猛然一惊,但很快恢复了正常,颤声道:“公主,我可以吗?”

    久居高位的她越来越享受权利带来的优越感,心底下竟再也不愿回到任人宰割的过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女皇,这在以前连想都未敢想的念头,今日经小公主一提,她的心瞬间颤动了。此时此刻,美人奴不得不承认,在她的心中原本就装着一个魔鬼。

    “小姐,不可。你是我楼兰之主,要做女皇也是你来才是。阿奴辅助你就行了。”鱼婆婆提出了相反的意见。

    美人奴听了鱼婆婆的话,峨眉微微皱了一下,但并没有出声。

    近几年,皇帝身体有恙,再加上背后凤三先生和鱼婆婆的暗中支持,美人奴以皇后之身处理的政事不在少数。她渐渐贪恋上了那种颐指气使,发号施令的感觉。但目前来看,满朝文武反对她以皇后之身摄政的不在少数,已经占了上风,甚至去年初春时候还有几名肱骨老臣于早朝之上联名上书弹劾她后宫干政,逼着皇上废除她皇后之尊。当时如果不是凤三先生和鱼婆婆暗中打点,同时又有几个朝中亲近自己的堂官说情,恐怕自己早已凶多吉少。

    经过这件事,美人奴很清楚,即使贵为皇后,也要日夜担惊受怕随时有失宠可能,所以楼兰一族现在就是她的依靠,她要竭尽全力保护好自己现在的位。

    在听到颜梦雨这句话之前,她自己从未想过要坐上龙椅成为九五之尊。由皇后到皇帝,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自古以来历朝历代从未有女人登基,而且楼兰一脉也未必会有助自己上位的决心和实力。但现在她不得不佩服这个末代小主,竟然有如此魄力。感觉到自己现在风雨飘摇的身份地位,要想真正我命由我不由天,也只有走此一路了。美人奴想到这里内心越来越炙热,颜梦雨刚才的那番话就像一株火星一般,将自己那原本压在心底的权欲之心彻底点燃。

    “婆婆,女皇之位暂且不说。以后我楼兰一脉将全力辅助奴姐姐摄政。”颜梦雨坚定地说道。

    “对啊,姑姑。阿奴现在势力单薄,朝不保夕,连皇后之位都不稳固。”美人奴不无担心地向颜梦雨和鱼婆婆诉苦。

    “那好,今天就到此为止。我先送你回去,免得时间久了引人耳目。”鱼婆婆神色匆忙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