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31章 一战成名
    洛阳城位于京师以东,是天朝人口仅次于京师的第二大城市,辖居民十万户,洛水河自城中央由西向东穿插而过,城池周围官道四通八达,城内商贾云集,极尽繁华之势。

    南城门外,守城的兵丁看似极其负责,对进城客商逐一排查盘问。但细心人即可发现,这守城兵丁可谓势利至极,对衣着华贵之人或是不管不问,或是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对穿着寒酸的平民百姓却严加盘问,多有刁难。

    一辆以四匹汗血宝马为脚力,装饰极为豪华的马车正缓缓驶入城中,守城兵丁眼睁睁看着马车驶入内城,居然没有半分阻拦查问之意。这也难怪,整个王朝能用汗血宝马拉车的,自然非富即贵,那可都是权势滔天之辈。

    马车沿着内城的青石大道,驶入一个偏僻的巷尾不见踪影。

    一个四合小院内,大门敞开着,雷鸣带着玄机门洛阳分会仅余的二十几人安静地站在小院之内。

    等待之余,雷鸣不由拿眼角瞄了瞄小院西南角或坐或立的那几名黑衣人。是的,那几名黑衣人不归自己管辖,而是神秘的玄机门人字组密探,精英中的精英。他们来到洛阳已经三天了,身为洛阳分会长的自己也只是刚开始的时候跟为首一人说过几句话,而后这些人就一直静坐在西南角的小屋之内,除了洗漱吃饭,这三天没有离开房间半步。除了今天掌门要来之外。

    雷鸣心中暗暗嘀咕,不亏是总部的人,自己下属和这些人相比的确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马蹄踏在青石板上的嘚嘚声由远而近,雷鸣见状急忙带众人朝门外迎去。

    雷鸣前脚刚跨过门槛,奔行的马车已经噶然而停,一个气质翩然若仙的女子从马车之上走了下来。

    “雷鸣见过雪掌令。”雷鸣低下头,微微欠了欠身子。从玄机山庄议事厅这个气势非凡的女人力排众议要为下属复仇之时起,雷鸣已经彻底为这个女人的气度所折服。

    雪仙子看了雷鸣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直接朝院内走去,雷鸣慌让开,紧跟其后。

    入了院子,看着小院内的人字组密探依然表情冷淡,没有丝毫动作,雷鸣不由皱了皱眉,这些人太狂傲了。

    但雪仙子接下来的话更是让雷鸣大吃一惊。

    “今日有劳诸位了。”雪仙子没有多言,因为她知道,这些精英密探数量不足百人,但个个本领高强,又为玄机山庄牺牲了个人一切,值得历代掌门以礼相待。

    十人中为首者丁无意排众而出,木然道:“请雪掌令放心,属下们誓死完成任务。”丁无意的话语不多,但语气异常坚定。

    雪仙子其实很不愿意听到这样的话,每个显赫门派背后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人字组这些精英密探极难培养,而且在培养的过程中要承受很多非人的折磨,在他们眼里没有感情,只有服从命令,这样的做法在雪仙子看来已经惨绝人寰,在她的心里对这些下属确实极为心疼,但她心里又很清楚自家门派确实少不了这些存在。

    “所有人先去休息,晚上卯时行动。”雪仙子转身看了看雷鸣,然后带着灵儿进了正厅。

    身为玄机门洛阳分会会长的雷鸣自然非酒囊饭袋之辈,他从雪仙子对这些神秘黑衣人的态度嗅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当下遥遥对着丁无意咧嘴笑了笑,做了个请的姿势以示尊敬,待这帮黑衣人依次走入房间之后,才带着手下们进了北边的偏房。

    夜晚来的极快。

    细雨楼洛阳分舵内,“蚀骨销魂”杜绝此时正坐在庭院后花园的石凳之上。

    一个多月了,在试探性地挑掉玄机门三处分会之后,玄机山庄那边居然没有丝毫动静,隐退几十年的玄机门难道真的胆怯了?杜绝想到这里,不由摇了摇头。

    当今朝堂自从三十年前联合枉死城重创当年如日中天的玄机门之后,彼此已经结成死仇。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作为当年有幸参加过大战的杜绝,玄机门的厉害他是深有体会的。先不说当年名震天下的江湖第一人玄机子,单只掌令使雪千寻已经足以称得上风华绝代,百年难遇。不过近几年玄机门式微,雪千寻又和玄机子一样不见踪影,想来继位的雪仙子虽然出自神秘天山,拥有绝世容颜,但毕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丫头,应该没多大本事。而且江湖传闻雪仙子乃是雪千寻之后,想来能坐上掌令使之位也是沾了雪千寻之余威。而此时的细雨楼正如日中天,楼主丁大将军权倾朝野,功盖武林,有一统江湖之心。现在对玄机门动手,正是时候。

    杜绝正陷入深思,前院突然传来了呼喝之声。

    “糟糕,不会真出什么事吧。”

    杜绝暗提真气,正要到前院而去。

    一个白色身影突然从天而降,眨眼之间便落到了杜绝面前。

    杜绝在第一时间站直了身子,一脸吃惊地看向来人。

    “玄机门雪仙子,特来拜访杜前辈。”雪仙子手握烟波碧玉箫,长身而立,如九天仙女下凡。

    杜绝忍不住暗吸了一口冷气,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江湖第一美女,活了大半辈子的他不得不十二分赞同江湖中人的看法,这女子确实当得起这“第一”二字,真可谓名副其实。

    只是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只不过下一步就要看看她的本领如何了。

    杜绝直接了当道:“明人不说暗话,贵派三个分会确实是我细雨楼下的手,当初丁大人成立细雨楼本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玄机门,手底下见真章吧。”

    “那就请杜前辈听我一曲。”雪仙子双手握着烟波碧玉箫,放在了朱唇边。很快,一首婉转悠扬的曲子响了起来,音符撒遍后花园的每个角落。

    杜绝心知雪仙子吹奏的曲子一定有古怪,但要他一代高手在一个小丫头面前提前出手,这个面子他丢不起。正是因为这个念头,一代高手“蚀骨销魂”杜绝差点折在雪仙子一个晚生后辈之手。

    雪仙子的曲子先抑后扬,过了没多久整个后花园便充满了肃杀之音。

    有些托大的杜绝暗暗叫苦,自己若再不动手今天就要留在这里了。

    当下也顾不得颜面了,杜绝右手一记蚀骨掌向雪仙子拍去,同时左手食指中指并拢,又在蚀骨掌之后追加了一记销魂指。

    杜绝的掌风不快,但范围之大几乎让雪仙子无处可躲,过了片刻销魂指居然后发先至,转瞬间指风便到了雪仙子身前不远处。

    但接下来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无坚不摧的销魂指在雪仙子身前三寸之处被一道无形的音幕遮挡,锐利的指风被阻挡了片刻便消失于无形之中,而紧随其后的蚀骨掌更是连雪仙子身前三寸之处也到不得,让雪仙子应付的更加自如。

    杜绝吃了一惊,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承认他小看了底蕴深厚的玄机门。雪仙子的年龄虽小,但音律造诣之高乃是他生平仅见,而且音符攻击多在无形之中,他抵挡起来很费内力,如果长期相持下去落败的必定是自己,这一点杜绝很清楚,同时暗暗后悔自己大意了,刚才应该抢先动手的。

    “看来老夫小看了你这丫头,再吃我一掌。”杜绝决定拿出压箱底的功夫,来个速战速决,猛然提聚仅剩的七成内力,准备与雪仙子一击决生死。

    雪仙子也知道杜绝此时落于下风,分明摆开了拼命的架势,只得手握“烟波碧玉”迅速聚音成线,玉手轻轻一挥,准备和杜绝的“蚀骨”掌来个硬碰硬。

    她也抱着速战速决的心思,毕竟这里是洛阳,与细雨楼的总部所在地京师相距不远,拖久了只怕夜长梦多再生变故。

    杜绝见状大喜,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丫头一味躲避,不接自己招式,终究是年轻,江湖经验不足,他忍不住要笑出声了。

    但结果很让人意外,两人一触即分,杜绝只觉一股冰线顺着自己的手掌脉络云游全身,被游过的经脉寒冰刺骨,有种要被瞬间冻结的感觉。他拼命调集内力抵抗,却收效极微,直到失去抵抗那一瞬间他清楚自己已经被这股诡异真气冰封了全身经脉。

    紧接着,他突然感觉喉头一甜,有种想吐的冲动,但却偏偏因经脉被封淤血难出。

    雪仙子手持玉萧站在半跪于地的杜绝身前,并未急着动手。而是冷然道:“本座敬你是前辈,留你一命。回去告诉丁大将军,我玄机门虽然式微,但也不是好欺负的。”话音一落,雪仙子便已经飘然而去。

    “今日我玄机门不伤一人性命,除了杜绝之外,其他分舵之人全部废去武功。他日细雨楼若想复仇,我雪仙子在玄机山庄恭候。”一个悠扬的声音传遍细雨楼洛阳分舵周围,似乎是在告诉众人,玄机门自始至终都是那个盛极一时的江湖第一名门大派。

    杜绝心中苦涩,这些年来身居高位,养尊处优,江湖中除了地榜十大高手之外,其他人根本不放在自己眼中,甚至他还在想若是有合适时机,地榜后面那几位也该有自己一席之地了,然而今天这个愿望却被玄机门的雪仙子彻底击碎。虽说自己动手之前有些托大了,但杜绝心知肚明,雪仙子已经不弱于他,甚至还更强。谁又能想到,在三十年前的雪千寻之后,玄机山庄又出了这么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看来隐寂多年的玄机门要重新复出江湖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