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33章 深山论道
    “悲天悲地悲天下可悲之事”。

    “渡善渡恶渡人间可渡之人”。

    厉天途默念这两行大字,心中对这个不曾见面的佛门前辈起了由衷的敬佩之情。

    厉天途同时又心底澎湃,心中泛起岂可过宝寺而不入的念头,当他正要拍门之时,大门竟然自动开了一角,一个寸草不生的和尚头从大门另一侧露了出来。

    “施主,请进!”开门的小和尚只有十二三岁,但说起话来却给人一种老气横秋的感觉。

    厉天途心下了然,应该是大悲和尚觉察到了自己这不速之客,毫不犹豫跟着小和尚向寺内走去,想着接下来有幸要见到当世佛门禅宗第一人,厉天途的心忽然有了些许忐忑。

    穿过二座大殿,厉天途被小和尚带到了寺院尽头靠着山壁而立的大雄宝殿南边一侧禅房门口。

    “施主,方丈就在这里,无相告退。”小和尚双手合十鞠了一躬,缓缓退了回去。

    厉天途目送无相小和尚离开,直接推开半掩的房门而入。只见禅房正中的一方卧榻蒲团上坐着一白眉老僧,老僧面部如千年老树的枯皮一般褶皱丛生,一身破旧的灰布袈裟仿佛百年未褪,眼前的这一幕与厉天途心中所想得道高僧的宝相庄严竟然天差地别。

    白眉老僧似乎看透了厉天途心中所法,微微一笑道:“一身皮囊而已,小施主又何须介怀?”

    厉天途老脸一红,顿觉尴尬,有心要说这不是自己心中所想,但又觉得在佛法精湛的大悲和尚面前还是不要自欺欺人好,于是硬着头皮说道:“大师,小子受教了!”

    “施主可是从玄机山庄而来?”大悲和尚笑意盎然,伸出干枯的右手,指向侧前方的一个蒲团,做了个请的姿势。

    “大师神机妙算,厉天途正是从玄机山庄而来。”盘膝坐于蒲团之上的厉天途有些讶然,这个老和尚难不成有神机妙算不成。

    禅房门外,刚刚为厉天途引路的无相小和尚去而复返,拎着一个冒着热气的长嘴黄铜茶壶走了进来,为厉天途和大悲和尚沏了一杯香茗,然后默默退了出去。

    “施主不是玄机门之人,却从玄机山庄而来,莫非雪家小丫头最近转性了?竟容许外人在玄机山庄做客了?”大悲和尚接连反问了两句,似是在自己思考,又似在问厉天途。

    这两次问话终于让厉天途的心稍稍平衡了一些,原来这老和尚也不是无所不知嘛。任你功参造化佛法无边,也猜不到是因为我看了那雪仙子的裸身而被她限制自由,被迫进入玄机山庄为奴为仆的吧,只不过那冷美人突然善心大发,放任自己离开才机缘巧合到了这里的。厉天途想着想着,曾经那旖旎的一幕再次在视海中飘过,心里竟莫名起了些许自豪。只是嘴上却连真带假说道:“晚辈只是机缘巧合误闯玄机山庄,可谓九死一生啊。”

    大悲和尚看了厉天途一眼,面容无喜无悲,看不出究竟是彻底信了厉天途还是压根不信,只是平淡道:“施主天生慧根,是我佛门有缘人,玄机山庄自然留不住你。”至此,大悲和尚微微一顿,原本无神的双目精光闪动,话机猛然一转道:“但施主最近命犯桃花,如果处理不当极易影响施主的心性修为。”

    大悲和尚饮了一口杯中茶,意味深长地看了厉天途一眼。

    厉天途有种被大悲和尚一眼看穿的感觉,脸上顿时有些发烧。当大悲和尚说到自己命犯桃花之时,厉天途首先想到的是远在京师的颜梦雨,接下来是温泉相遇的雪仙子。之所以能够待在玄机山庄,说是命犯桃花而入确实不为过。这老和尚果然厉害!自己目前心中正有疑惑,也许这大悲和尚就是自己解惑的契机。

    “大师,最近我心中确有疑惑,应该何解?”毕竟,像大悲和尚这样的隐世高手一生难遇,厉天途此时除了敬佩之外又多了几分虔诚之心。

    “施主修炼心法独特,内力似有若无,浅而不深,却又给人一种博大精深之势,实乃和尚生平仅见。看不透!看不透!”大悲和尚无奈地摇了摇头。

    难怪大悲和尚如是说,厉天途目前经脉俱毁,但奇特的是丹田内力仍在,古往今来毁经脉而不损丹田者,唯有厉天途一人耳。虽谈不上后无来者,但前无古人是肯定的。

    厉天途丹田能完好如初,多得益于天道真气与至阳之气争斗后天然而成的太极圆润之意境。究其原因,不在厉天途,只在天意而已。

    像厉天途如此奇特的情况,即使深不可测的大悲和尚,也实难看出其中的奥妙。

    接着,大悲和尚的神情又有些许狂热,赞叹道:“但施主心性之高,慧根之深,实乃佛门有缘之人,如果施主能斩断情丝,他日佛法之深,怕是连和尚也难望项背。”

    堪堪将茶杯放到嘴边的厉天途顿时被吓了一跳,全仗手稳才使茶不落地。

    老实说,大悲和尚的狂热和对自己悟性的评价是让厉天途始料不及的。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二十年来受尽磨难平凡如他也会有如此逆天的慧根,就如同一个穷困潦倒的乞丐有朝一日忽然发现自己其实是龙子皇孙一样,缥缈而不真实。

    此外,颜梦雨和雪仙子两个绝色美女也一起出现在了自己脑海之中,先不说自己对颜梦雨尚有余情,与雪仙子又有旖旎之景,单只冲自己修习《道德经》,算是地道的道家子弟吧,怎么可能出家为僧。

    厉天途一脸为难道:“大师,我已情根深种,此生恐无出身为佛门弟子之机。”

    大悲和尚叹了口气,道:“也罢也罢,是和尚入相了。施主虽有慧根,但却情丝缠身,确实难入我佛门。没想到我大悲修行一世,竟然还未过这传承一关,以致禅心受损,罪过罪过!”大悲和尚双手合十,如忏悔的罪人。

    厉天途见此起身而立,心中颇多歉意,朝着端坐的大悲和尚微微躬身道:“大师,是厉天途之过,小子境界不够,请大师赎罪。大师此举也是为了佛门传承之事,大师是为事为人,而非为己。随性而为即可,大师又何罪之有?”

    沉思片刻,大悲和尚神色恢复如初,淡淡道:“施主无罪,和尚也无罪,好个随性而为,和尚受教了。”

    看到大悲和尚瞬间从有到无,解开心魔,厉天途心中突然有了那么一丝顿悟,躬声道:“厉天途也多谢大师赐教。”

    大悲和尚自然也看出厉天途似有所获,微笑道:“今日你我寥寥数语,却互有助益,施主果然是有大智慧之人。和尚也不再纠结施主你是否是我佛门中人,从此我们平辈相交,共同参禅礼佛即可。”

    在厉天途看来,自己与平易近人的大悲和尚初次相识,两人相谈甚欢,要平辈相交,也算正常。

    但此事如果传出去,让江湖中人知道厉天途能以平辈与大悲和尚论交,又不知道要惊煞多少世人。要知道,现在江湖中能与大悲和尚平辈相交的仅有玄机门门主玄机子,其余丁大将军雪千寻等人都无此资格,只能算作后生晚辈而已。

    当然,厉天途并没有在意这点,饮了一口香茗润润喉,他向大悲和尚告退,表示想在寺中多住几日,消化一下与大悲和尚一席话所得收获。

    大悲和尚自然高兴之至,含笑应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