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35章 转化阴阳
    黝黑的阴泉水并没有厉天途想象中那么冰寒彻骨,毕竟之前体内的争斗中九幽之气势弱,至阳之气游遍全身。

    直到深入阴泉之中,得到绵延不断补充的九幽之气才再一次与至阳之气战了个旗鼓相当。

    争斗越来越激烈,即使有天道真气辅助,经历冰火两重天的厉天途依然有种要再一次失去知觉的预感。尽管浑身在不断打颤,但厉天途仍然咬紧牙关坚持着。他知道,阴泉连通地底九幽之地,可获得源源不断的补充,而自己身上的烈阳之气有限,如果一旦晕过去,烈阳之气耗尽之时就是自己殒命之日,所以此刻决不能昏迷。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厉天途意识将要失去知觉之时,丹田内的天道之力似以混沌之态将烈阳之气和九幽之气围在中间,渐渐地,形成了以烈阳之气为阳,九幽之气为阴的太极之势,此情此景与月余前玄机山庄后山温泉之中竟极为相似。

    厉天途用仅有的一点意识内视下丹田,只见烈阳之气和九幽之气构成的太极图不停旋转,转眼间吸尽了遍布厉天途全身的其余烈阳之气和九幽之气,这时他那原本麻木动弹不得的躯体也恢复了一丝知觉。

    就在此时了,厉天途深深吸了一口气,拼尽最后一点气力自阴泉中一跃而出。

    与此同时,厉天途丹田内的太极图旋转越来越快,在周围天道之力的吞没下,居然也越来越小。最后,太极图化成一个光点消失在丹田深处。

    仰躺在地上紧闭双目的厉天途感觉丹田内久未增加的天道真气忽然膨胀了不少。阴阳之气相合化为天道之力,怪不得这天道之力一直未增,原来是受自己身体所限。厉天途瞬间明白了许多先前困扰在自己心中的难题。

    自己的武学之路,不,也许该叫天道之路,原本就与别人不同。天道之路必须武学和心境同修,内力才能与日俱增。修为一旦到达瓶颈,除非成就天道之心,否则以后自己的功力再难存进。

    感觉着体内充盈的天道真气,厉天途不切实际在想,如果经脉不断,就凭此刻的天道真气不知道能不能在江湖中惩恶扬善,横扫六合。胸中有些激情澎湃的厉天途不自觉地坐起来睁开了双眼,真人投注:这才注意到大悲和尚刚才反复叮嘱让自己参悟的两尊天然石像。

    这两尊石像身高百丈有余,气势宏大。左边的石像充满神圣之意,仿佛一尊圣洁的天使之像;右侧的石像充满邪恶之势,俨然一座恶魔之像。让人奇怪的是两尊石像头顶尖尖直插洞顶,越往上越向内倾斜,抬眼望去,两尊石像的顶尖处竟在洞顶呈圆弧状融合为一。

    厉天途心中暗道:这一对善恶石像究竟为何意?

    盘膝坐于阴泉之畔,善恶石像之下,厉天途把心态放平,左眼天使右眼恶魔,意识在善恶之间交织,仿佛要经历千秋万世一般。

    大悲和尚给了厉天途三天时间,而他却接连静坐了七天七夜,期间未食五谷,这与道家辟谷之境何其相似。

    身死神行,这八个字就是厉天途静坐七天七夜的唯一收获。

    其实,在神魂归体之后,连他自己都觉得吃惊。七日七夜不食不睡,放在以前厉天途最多坚持三天。

    这七天七夜,厉天途感觉自己在善恶石像的引导下摒弃肉身,神游太虚。

    无尽虚空,孤冷阴暗,在时空凝滞之下,厉天途的神魂经历了万千折磨;直到情景突变,青山流水,鸟语花香,厉天途意识深入其中留恋忘返。最后,两个截然不同的情景重叠在了一起,厉天途顿觉意识一阵眩晕,便醒了过来。

    走出大雄宝殿,刺眼的阳光让七天未见天日的厉天途突然有些不适应。不死心的厉天途去大悲和尚的禅房转了一圈,才发现人去楼空。又找遍整个寺庙,终于在西南角的荷花池边找到那个十二三岁法名无相的小和尚。

    无聊的无相身旁搁了一大堆石子,正一个接一个往水池里丢,看着水面泛起的涟漪发呆。

    专心玩耍的小和尚的警觉性依然很高,未等厉天途走近便把手中的小动作停了,眼神看向了厉天途这边。

    与厉天途相处一月有余已经相当熟稔的无相目露崇拜地看着他,喜出望外道:“厉师兄你终于出来了,厉害啊!达摩洞里那尊魔神双像即使是玄机前辈也只是呆了三天就出来了,其他师兄弟出色者也只是一两个时辰,时间一长很容易走火入魔的。师兄七天七夜不曾出来,师父知道了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厉天途瞪大了眼睛,吃惊道:“什么,玄机前辈也进过达摩洞?”

    “对啊,玄机前辈坚持了三天,师父是两天,而你是七天呀,比他们都厉害。”小和尚越看越崇拜厉天途。

    “那你进去过吗?”厉天途反问。

    “师父说我还小,定力不够,不让我进。要不师兄你带我去见识一下?”无相小和尚跃跃欲试。

    厉天途爱怜地拍了拍小和尚的脑袋,老气横秋道:“算了,里面很吓人的。你还是长大一点再进去吧。”

    “那好吧。”被厉天途像大人对待小孩一样摸了脑袋,又进不得达摩洞,无相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大悲方丈还在寺中吗?”厉天途不确定大悲和尚是否已经出行。

    “师尊早走了。留下话来,让你两年之内抽时间回来见师尊一面。”无相忽然想起了大悲和尚临走时的嘱托。

    “恩,一言为定。我要出山了。小师弟,好好参禅礼佛,等我下次回来一定带你进达摩洞一观。”厉天途对这个可爱的小和尚也是欢喜的很。

    “那我们说定了。”无相小和尚伸出了右掌,“师兄要说到做到,不能反悔哦。”

    厉天途紧紧握住了无相的稚嫩的小手,表示决不食言。

    看着厉天途消失在峡谷尽头,站在寺院门口的无相久久无法收回目光,心中默念道,师兄,我等你回来。

    龙泉禅寺择徒极为苛刻,到了第四代只有无相一人,好不容易来个与无相年龄相仿的厉天途,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两人已经亲如兄弟,他当然舍不得厉天途这么快就离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