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36章 重出江湖
    厉天途出了山谷,再次来到了上次的三岔口。

    右拐上山的话就是离别一月有余的玄机山庄,直行下山,就要结束这两个多月的山中生活,重新开始纷繁复杂的江湖生涯。

    也就在一霎那,厉天途心中竟有了重回玄机山庄的冲动,却又被他生生压下。

    回首严无悔的教诲之恩,皇上的恩宠有加,颜梦雨的爱恨情仇,还有那需经江湖百劫锤炼的天道之心,厉天途强行给自己压下了这么多不得不下山的理由。

    也许,等处理完这些江湖俗事,他还能再回到这里。不做雪仙子的眼中之钉,不做大悲和尚口中那个佛门有缘人,就依着眼前的青山绿水,搭一间草屋,种两亩薄田,做个真正的田园潇洒、笑傲山林之人。

    此时正是春暖花开之际,青石小道两边绿绿的野草,蓝黄相间的野花迎着三月的春风来回飘摇摆动。

    厉天途使劲嗅了嗅山中清新无比的空气,直觉芬芳的自然气息扑鼻而入,心中不由感慨道,漫漫江湖之路要从这个万物复苏的春天开始了。

    君山山脉与西昆仑余脉相接,是蜀中连接东西的中转之地。西去不远,就是天朝与邻国吐蕃的交界之处,再往西南,有闻名江湖的武林四大秘地之一的枉死城,还有位列江湖四大世家之一的西门世家。因此,君山脚下的夜来小镇虽然面积不大,但地处吐蕃、天朝以及众多江湖势力的交错之处,单论繁华程度绝对不输于中原一些人口密集的中型城市,在此停留打尖的商客和江湖人士络绎不绝。

    走在小镇繁华的街道上,厉天途的心再次受到了触动。小镇的繁华与大山的孤寂竟只隔这一线之间。再如达摩洞的魔神像,虽然两者看似水火不容,但相交于洞顶一线之间不也互通有无吗?其实很简单的道理,但沉浸在荣华富贵和尔虞我诈的江湖朝堂之人却无暇领会这天地间最简单的至理。

    一个叫“夜来香“的酒楼吸引了厉天途的注意,他正要踏门而入,却突然想起自己现在竟身无分文。

    站在酒店门口,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厉天途哭笑不得,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早知道当初离开玄机山庄之际应该拿过灵儿为自己准备的银两了。

    “夜来香”的隔壁是一家打着“江湖老字号药师堂”招牌的药铺。厉天途思索了一下进了药铺。

    正对大门的柜台后面坐着一个年约六旬的老者,花白的头发披肩而散,一身打着补丁的灰布长衫干净整洁,虽是已届花甲之年,但老人看上去依然精神矍铄,一点也没有老朽之态。老者正在翻看一本破旧的书籍,听到脚步声不由抬头望了望大门方向。

    扫了厉天途一眼之后,老者的眉头不觉皱了起来,良久也没有舒展开,目光就这样盯着厉天途再也没有移开,直到他走到柜台之前。

    厉天途看着老者的神情,心中也不由有些好奇,寻常药店掌柜看到客人进来不说表现热情,最起码也不能像现在这样,皱着眉头盯着客人看,这似乎不太礼貌吧。不过自己今天进来的目的并不是买药,难道这老者已经看出来了?

    看到厉天途走近柜台,老者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舒展了一下眉头,笑呵呵道:“小哥,失礼了!”

    厉天途看着慈眉善目的老者,心觉这老者似乎也不是失礼之人,真人投注:心中疑惑甚重,不由问道:“老先生,你是看出了什么吗?”

    老者闻言再次看了厉天途一眼,放下手中医书,收敛了笑容,脸上表情有些严肃,说道:“既然小哥问起,老夫也不再避讳。小哥一身断脉已经两月有余,但奇怪的是丹田内力聚而不散。老夫行医数十年,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情形。怪哉!怪哉!”

    这是个医道高手,厉天途心道。

    即便强如天榜高手大悲和尚也未看出自己一身断脉,没想到却被眼前老者一眼看出,这个药店掌柜又岂是泛泛之辈?

    厉天途心中一动,试探道:“前辈可有办法接续我这断脉?”面对一个可能是隐世神医的高人,厉天途竟忘了入店的初衷。

    老者沉思片刻,才开口道:“难!这接脉之药老夫倒是有,但你这全身经脉近乎全毁,老夫这接脉丹对你而言只是杯水车薪而已。不过江湖传言,魔神泉中的神泉水具有活死人肉白骨之效,若是在神泉水中连续侵泡七七四十九天,可为全身经脉断裂之人接续脉络,而这魔神泉正在这昆仑之上。”

    话音刚落,老者又摇了摇头,“江湖传言而已,不可尽信啊!”

    魔神泉!

    厉天途第一次听到魔神泉的名字,他不由想起了龙泉之上的两尊魔神石像,直觉告诉他魔神泉和龙泉一定有所关联,而且两者之间的距离也如此相近。难道这龙泉的另一个名字就是魔神泉,忽然之间,厉天途似乎在脑海中把以前的各个场景拼接了起来。龙泉禅寺后山山洞之中的应该就是魔泉水,也许神泉水正是在这昆仑之上。

    其实,厉天途所想与事实差别不大,但因为先入为主,神泉水厉天途自然而然想到是在昆仑山上,然而他做梦也想不到真正的神泉水他早已经见过,就是位于玄机山庄后山的地底温泉。

    一想到能接续自己经脉的神泉可能位于附近的昆仑山上,厉天途当即决定要留在这个小镇了。

    “前辈,您这药铺可还收学徒?不要银子,管吃管住就行。”厉天途的老脸不由有些发红,想到囊中羞涩,他顿时没了底气。

    看着厉天途不自然的神情,老者会心一笑道:“年轻人闯荡江湖遇到难处很正常嘛。正好这几日店中就剩我老头子一人,有时候确实忙不过来,你就留下吧。除了管吃管住,每月一钱银子。”

    感受到老者的慈祥和善意,厉天途暗叹,“医者父母心”这句老话在这个老者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厉天途顺利留在药铺成了一个小小的学徒,并伺机打探昆仑神泉消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