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38章 仁心药王
    会客厅内,雪仙子坐在位居正中的木榻之上,灵儿俏立在雪仙子身后,而轩辕仪坐在了左下首位置。

    还未等雪仙子开口,轩辕仪忍不住试探性问道:“雪掌门,你可认识刚才那小子?”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雪仙子没想到还是被轩辕仪这个老狐狸看出了点什么,不由转头嗔怪地瞪了灵儿一眼。

    灵儿看到自家小姐要责怪自己,吐了吐鲜红的小舌头,然后俏皮道:“小姐,我给您和轩辕爷爷泡茶去。”话音未落,就慌里慌张地跑了出去。

    雪仙子轻抚了下光洁的额头,理了理思绪然后道:“轩辕叔叔,这个厉天途并不是我玄机门之人,只是前几日受了重伤被我偶然遇到相救,然后留他在山庄休养了一段时间,伤好后就让他离开了。”面对这个资质辈份甚高的原天字组药师堂堂主,即使身为掌令使的雪仙子也表现的极为尊敬。

    “哦,原来是这样。”轩辕仪抚着花白的胡须点头道,他嘴上虽然没有多说,但心中疑惑未解,这个雪丫头生性淡然,再加上玄机门这些年来归隐山林不问世事,玄机山庄一直是生人勿近的,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让一个陌生人留下长达一月之久。但玄机门门规森严,他虽有疑虑,看到自家掌门并没有细说的意思,轩辕仪也没再多问。

    “轩辕伯伯,昆仑神殿那边情况如何了?”雪仙子此次下山,正是为了昆仑神殿而来,何况这也是玄机门重出江湖要做的第一件大事,她自然万分重视。

    “近两年来,虽然有不少精研阵法的江湖知名人士来看过这昆仑神殿的护山大阵,甚至还有人尝试破解过,但一直没有人成功。这其中有一大部分阵法大师更是失陷其中生死不知,仅有极少数人死里逃生无功而返,并发誓一生不再破解此阵。”说到这里,轩辕仪一阵慨叹,“上古大阵,果然名不虚传,竟挡住了天下人两年之久,甚至还要更长。”

    “上古大阵虽然厉害,但我玄机门这次是被动而出,不值此机会破了此阵重扬我江湖第一名门之威,只怕以后还要受细雨楼以及其他江湖门派欺凌。”其实自从决定回击细雨楼之时起,雪仙子就已经知道,整个玄机门再难沉寂下去,所以她当机立断,选择这个时候趁势复出江湖。

    看着自家掌门信心十足的样子,轩辕仪的眼睛一亮,“莫非掌门带来了欧老头?”

    雪仙子淡淡一笑,回答道:“轩辕叔叔,雪儿就不跟您绕弯子了,欧叔叔确实出山了。这是我玄机门出世的第一战,欧叔叔自然不愿意看到我玄机门在世人面前丢脸。”

    “欧老头在哪?天字组当年的四个老家伙如今也只剩我和他了。自从当年天字组解散后,都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跟欧老头把酒言欢了。”轩辕仪一听欧老头要来,顿时来了兴趣,但很快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不堪的往事,情绪瞬间又有所回落。

    “药王”轩辕仪触景生情,想起了玄机门天字组未解散时的辉煌时刻。当时的天字组下设四堂,星象堂、药师堂、兵器堂和机关堂。星象堂堂主为“星象王”李扶风,药师堂堂主为“药王”轩辕仪,兵器堂堂主为“剑王”剑疯子、机关堂堂主为“圣手”欧东平。可惜那时的玄机门因实力太强引来朝廷之忌,最终酿成大祸,直接导致天字组和地字组分崩离析。“星象王”李扶风入朝,“器王”剑疯子归隐,只剩下“药王”轩辕仪和“圣手”欧东平留守玄机山庄。

    “那您要失望了。欧老正在炼器紧要关头,七日后会到昆仑神殿前与我们会合。”雪仙子自然知道玄机门这两个硕果仅存的老人之间的感情,所以说完这句话后,她没有再出声,而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打开古朴的实木雕花镂空木门走了出去,留下轩辕仪一个人独自沉思。

    药铺柜台前,厉天途正和灵儿有说有笑,不知道在谈些什么。因为有山庄总管于大娘守着门口,此时药铺空无一人,显得有些冷清。

    看到自家小姐出来,灵儿急忙迎了上去,高声道:“小姐,厉天途现在在药铺当学徒,而这药铺是我玄机门的产业,他也算是我玄机门的人了吧。”

    雪仙子没好气地看了灵儿一眼,“就你事多。”随后又对着厉天途淡淡道:“倒是让厉公子见笑了。”

    厉天途心道,我哪敢见笑,强把我留在山庄的是你,赶我走的也是你,在山庄时候把我安排的离你那么近,现在又刻意跟我保持距离,这女人的心也太难捉摸了。本以为因为自己与她有过那么一段旖旎,自己又侥幸未死,她应该对自己有点特别才对。没想现在比路人还陌生,看来之前在她面前自己倍感良好的夸夸其谈自然也没有被这美人放在心上。

    心中所想之事厉天途自然是不敢明说的,只是淡淡道:“月余未见,雪掌门风姿更胜山中之时。”此时的雪仙子依然是一身白纱套裙,清新脱俗之气更胜从前,厉天途是口随心动,自然而出,本无半点恭维之意。

    但听闻此话的雪仙子却会错了意,雪白的耳根顿时一红。之前赶厉天途离开山庄并刻意与厉天途保持距离也是因为一看到厉天途便想起那日山中温泉之事,厉天途这一番话若是当事人细细一品确有影射当日之事之嫌,雪仙子自然以为厉天途因先前自己装作不认识他而故意暗中旧事重提,心中恨的咬牙切齿,不由暗骂厉天途衣冠禽兽。

    雪仙子虽然刻意隐瞒自己的真实表情,但细心的厉天途却把雪仙子的脸部变化看的真真切切,此时的他才彻底醒悟到自己先前所说的话确有歧义。不过看美人刚才的反应,厉天途总算明白雪仙子现在对自己应该是矛盾纠结之情,她对自己所言所行也并非她本意,而是刻意为之。

    想通之后,厉天途的心情突然好了许多。爱美之心,人皆有人。按常理说,落魄江湖武功全失的厉天途和高高在上淡雅如仙的雪仙子自然不是一路人,但厉天途此刻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虽不奢望能与佳人白首相约,但能远远地看着,能与佳人说上三两句话而又不觉唐突佳人,厉天途已然知足。

    虽然心中之事百转千回,但身为玄机门掌令使的雪仙子并没有刻意表现出,真人投注:而是淡然道:“厉公子与我玄机山庄真是有缘,不知怎么会在轩辕长老的药师堂。”

    厉天途老脸一红,他也没想到在大街上随便找个店铺落脚都能跟玄机山庄扯上关系,只得如实答道:“惭愧!惭愧!无奈小生囊中羞涩。”厉天途实在找不出其他正当的理由搪塞,此刻恨不得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看到厉天途的窘态,一丝笑意在雪仙子绝美的脸庞上一闪而过,随即又仿佛想起了什么,狠狠瞪了灵儿一眼。

    灵儿见状瞬间明白了自家小姐的意思,急忙摆了摆手,故作无辜道:“小姐,这事可不能怪我。本来按照小姐的吩咐我去山庄账房拿了银子准备给厉天途的。可他倒好,趁我拿银子的当自己溜了。”

    “对对。这确实怪我自己,不怨灵儿姑娘。”吃过苦受过罪的厉天途自然知道没有银两在世间生活有多难,但不知为何,当时就是不想要她给的银两,此举究竟是故作清高还是其他什么厉天途已经不愿多想。

    身在隔壁会客厅的轩辕仪自然听到了三人的对话,这时也走了出来。

    “你这小子,瞒的我好苦,居然跟我们雪掌门认识。”轩辕仪笑吟吟地看着厉天途。

    厉天途呵呵一笑,只是轻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此时他最担心的倒是自己身怀天道之力的事情被已经看出破绽的轩辕仪告诉雪仙子。这雪仙子当初温泉附近不忍杀自己也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看出自己不懂武功,如果此事被轩辕仪揭出,这个冷淡清高的仙子该不会突然出手杀了自己吧。

    “轩辕伯伯,当初厉天途在山庄附近受了重伤,我只是看他可怜救了他而已,我们可没什么交集。”雪仙子看着笑容满面的轩辕仪,生怕这个看着完全不着调的厉天途会突然说出点什么反常的话。

    轩辕仪一怔,老狐狸一样的他虽然没看出什么不对,但有一点他算是看清楚了,雪掌门虽然救了厉天途,但对这个小子的印象并不好。原本想顺势而为此次昆仑神殿之行带上厉天途,看来只有拼了自己这张老脸了。

    “雪掌令,厉天途在老夫店里已经呆了几日,这小子性情不错,老夫甚是喜欢。可他身怀绝症,需要昆仑神殿中的奇宝经络花医治,老夫斗胆请雪掌令此次昆仑之行带上厉天途。”轩辕仪一生很少求人,这次能为厉天途求情却是难得。

    厉天途听完此话心里一阵感动,虽然相逢数日,但他能感觉到轩辕仪的侠肝义胆和古道热肠,而且他居然也是玄机门之人,难怪玄机门数十年来一直名动天下,真可谓是人才济济。

    雪仙子有点不太明白,这个普通的年轻读书人究竟有何能力让身为玄机门阁老的轩辕仪为他如此舍下颜面。与厉天途曾经在玄机山庄的两次深谈的确让雪仙子感觉到了厉天途的心胸气度和见识渊博,但也仅此而已。相反,对厉天途的随意不羁她心中反而不喜。

    此时轩辕仪亲口请求,作为后辈的雪仙子自然无法拒绝,只得微微点了下头,而后便带着灵儿朝后院走去。

    厉天途对着轩辕仪深深一揖,庄重地说道:“轩辕前辈,虽然相逢数日,但前辈之恩厉天途今生今世没齿难忘。”

    轩辕仪负手而立,慢慢说道:“你这一揖老夫倒也受得。你小子年龄虽小,但品行难得,又不浮不躁,很对老头子胃口。希望以后你能保持本真,莫让老夫后悔做了今日之事。”轩辕仪并未过问厉天途的过往,也未问他是因何经脉断裂,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眼前这个人就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