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39章 吐蕃大罗宫
    昆仑山位于西南之地,绵延数百里,有“天下第一神山”之名。因其大部位于西蜀之地,与吐蕃相交,天朝对其控制力甚弱。而传说中的昆仑神殿就在天朝和吐蕃交界的九鼎峰之上。

    九鼎峰常年迷雾缭绕,地势险峻,原本人迹罕至,但近两年因昆仑神殿现世而声名在外,人气大涨,一年四季除深冬大雪封山之外,其余时节来此观望历险的江湖人士络绎不绝。

    九鼎峰上的昆仑神殿依峭壁而立,神殿之前是一方天然形成的乱石林,而这护山大阵正是以乱石林为基而建。

    这一日,石林之外人声鼎沸,抬眼望去,竟有十几波武林人士已经来到大阵之前,正对着迷雾缭绕的护山大阵指指点点。其实大多数人根本不懂阵法,更谈不上破阵,这些人的目的很明确,正是在伺机等待有破阵之人出现,然后一拥而上不劳而获。

    雪仙子此时正坐在一顶小轿之上,轿帘大开,美人手托香腮似在对着前方沉思,四个精瘦干练的黑衣人并排站在轿子之后。轩辕仪、灵儿和厉天途分立小轿两侧,一行数人也正凝望着神秘的昆仑神殿以及神殿之前的护山大阵。

    厉天途看着周围形形色色的人群,心里本没有太多惊讶,但目光扫到东南角的一方青石之上时,却发现这波人衣着与中原服饰大不相同,似是从吐蕃腹地而来。但因吐蕃腹地与中原相距甚远,厉天途并没有看出对方的来历。

    轩辕仪看到厉天途目露异色,也顺着厉天途的目光望去。看着这几个服饰明显不同于中原的异族人,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三个字“大罗宫”。

    西域武林不同于中原江湖,其武林势力全部掌握在大罗宫手中,而当今吐蕃国师阿伽利明王又是大罗宫宫主纳德罗的师兄。一时之间,大罗宫在西域武林的威望如日中天。吐蕃国师阿伽利明王较之轩辕仪虽成名在后,但其精修西域瑜伽神功,此功怪异至极,中原典籍少有记载,可谓神秘之至,乃是西域密宗第一高手。

    认出对方是大罗宫人之后,轩辕仪拍了拍厉天途的肩膀,沉声道:“小子,这几个吐蕃人并不简单。当今的西域”大罗宫“宫主纳德罗虽然老夫不曾见过,但如果老夫没有看错,为首那人便是纳德罗。此人修为应该不在地榜十大高手之下。”

    “吐蕃密宗人?”经轩辕仪一点,厉天途心中恍然,这昆仑神殿位于天朝吐蕃交界之处,虽然仍属天朝之地,但吐蕃人能来也并不奇怪。“只是那瑜伽神功真有那么诡异吗?”厉天途对这西域瑜伽神功确实有了几分好奇。

    轩辕仪沉默片刻,缓缓道:“瑜伽神功不同于我中原武学秘籍,在我中原留下的记载很少,传说瑜伽神功修至大成,能数年不进水食,比我中原的辟谷之术还要高明不少。”

    “这样的话,等会即便我们破了大阵,依然要为他人做嫁衣了?”厉天途有些泄气,感觉没有修为在身的自己成了众人的累赘,这种感觉很不好。

    轩辕仪呵呵一笑,朝远处的雪仙子看了一眼,说道:“你太小看我玄机门了。莫说还有欧老头,单是在场之人除了你们几个小家伙外,功力最不济的就是我了。”话音刚落,心中不由一阵喟叹,“老夫我精研医术一辈子,真人投注:这武学一道看来是难有大成了。”

    其实厉天途心知肚明,轩辕老头纯粹是在妄自菲薄,以这老头目前的修为即使比不上那几个,也绝对相差不远。即使江湖十大高手之类,想打败他容易,想留下他却很难。所以厉天途识相地并没有接话。

    轩辕仪似乎有些无聊,指着西边的一群身穿白衣的人说道:“那边是江湖四大世家之一西门世家的人,为首那老头是西门世家家主胞弟西门亮,这老头成名早于老夫十数年,居然还没死,功力不在老夫之下啊。看来这次昆仑神殿之行要热闹很多了。”

    厉天途淡淡一笑,讶然道:“前辈,没想到您归隐江湖这么多年,这大多数江湖成名人士你还都能认得出来。”

    被厉天途带了一顶高帽,轩辕仪轻捋花白的胡须,得意道:“我玄机门人字组密探遍布天下,玄机门虽然归隐,但江湖大事小事我玄机门没有不知道的。”

    “轩辕叔叔,我玄机门也没有那么神吧。”雪仙子从小轿中走了出来。迎着微凉的山风站在厉天途左首之处,神色淡然地看着云雾缭绕的护山大阵。

    轩辕仪老脸不由一红,在小辈面前吹牛竟然被自家掌门识破,看着笑吟吟的厉天途,他顿觉无地自容,讪讪地向后面的轿子走去。

    看着轩辕仪的窘态,厉天途忽然感觉这玄机门的雪掌令威望在整个玄机门确实很高,不由转头看向了身旁的雪仙子。

    那绝世风姿让人怦然心动,厉天途心道:如果能得了此女子为妻,即便给了整个天下又有何用?想到这里,他突然醒悟,类似的话语自己似乎在京郊说过,一样的风华绝代,只不过那时候面对的是京师颜美人。这上天确实给自己开了玩笑,踏入江湖以来唯一亲密接触的两个女子竟然都是如此天资容貌绝艳之辈,似是触手可及,但当真的伸手去碰却是远在天边。

    “西门贺见过雪掌门。”一个面容削瘦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出现在雪仙子身前,眼窝深陷,皮肤惨白,一副酒色过度的模样。

    雪仙子退了一步,皱了皱峨眉,心中一阵恶寒,她最恶心的就是如此类男子。但似乎看出此人是西门世家之人,她又不想太过失礼,只得冷冷回了一句:“西门少主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啊,仙子居然知道我?”西门贺一阵狂喜,伸出右腿正要上前一步,却被突然闪现而出的厉天途挡在了前面。

    西门贺恼怒地看了厉天途一眼,讪讪地收回了左脚。不耐烦地问道:“你又是谁?”因为并不清楚厉天途究竟与雪仙子是何等关系,所以西门贺没有太过放肆。

    一看别的男人接近雪仙子,厉天途心中顿觉不爽,如此仙子岂容这样的草包亵渎,厉天途揶揄道:“我是玄机门药师堂总管厉天途。”

    雪仙子没料到厉天途脸皮如此之厚,给自己安了这么一个莫须有的职位,但倒也乐得看到厉天途为自己挡了身前的苍蝇,并没有捅破厉天途的胡诌之言。

    不明真相的西门贺听到总管二字顿觉厉天途在玄机门的地位一定非同一般,不然也不可能如此亲近地站在玄机门掌令使雪仙子身旁,神情顿时变的恭敬了许多,拱手道:“原来是厉总管,失敬失敬。”

    厉天途冷哼了一声,懒得与西门贺多言。

    看到两人都不愿搭理自己,西门贺自讨没趣,尴尬地站了一会之后,心有不甘地回头朝己方阵营走去,一边走一边还不忘偷眼去瞄傲然而立的雪仙子,心中把雪美人意淫了一遍又一遍。

    注意到西门贺猥琐的表情,厉天途紧紧捏着蓄满力量的拳头,有种冲上去把西门贺掀翻到地的冲动,但最终他还是理智地忍了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