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44章 盘龙深渊
    通道的尽头是一个高耸的石刻平台,平台前面是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万丈深渊,约莫三十丈间距的巨大深渊之中,只有九根长长的石柱分散在这深渊之上,深渊之下深不见底,只能听见湍湍的水声,似乎如同地底黄泉一般。

    “欧大师,此关何解?”阎震看得不知所然,自然把希望都寄托在欧东平身上。

    “这关每个石柱之间距离颇远,似乎在考验闯关者的功力。但如果仅仅如此似乎又太过简单。”欧东平立于深渊之前,右手托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你,上去试试。”阎君指着散派中的一个六旬左右的老者命令道。

    “阎城主,老朽功力有限,怕是跳不过去啊。”被阎君点名,老者顿时吓得大汗淋漓,颤声说道。

    “不要动我爷爷,让我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满脸刚毅之色,出现在了老头身前。

    “傻孩子,还是让爷爷去把。”一双干枯的老手按住了少年的肩膀,老者一脸决绝,转头望向了不远处的雪仙子,哀求道:“雪掌令,江湖人都说您最心善,我愿意去试关,如果我不幸遇难求您一路护着我孙儿。这孩子从小命苦,身患绝症,怕是活不过二十岁。这次小老儿斗胆带他过来也是为了希望能在这上古神殿中寻到神药救救他。”不等说完,老者已经老泪纵横。

    雪仙子终是心善的女子,明知道此时为老者出头下了阎震的面子颇为不智,但她的心软了,眼睛也不由有些湿润,忍不住问道:“欧老,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

    欧东平一阵苦笑,无可奈何道:“此关看似容易,但也许很难,找人试关确实是最有效的办法。”

    看到雪仙子有回护这一老一小的意图,其他十五个散派人士不由后退了几步,生怕阎君放下这一老一小找他们出来试关。

    枉死城主阎君一向在江湖中说一不二,眼见被雪仙子这个后辈拂了颜面,脸上顿时露出不悦之色,讥讽道:“雪掌令果然是悲天悯人菩萨心肠,但也只是护得了一时而已,以后的险关只多不少,类似的情形还会再现,雪掌门到时候又能护得了几个?当然,雪掌门武功高深,如果你愿意亲自上前试关,本座倒是没有意见。”

    大罗宫主纳德罗望着深渊皱眉沉思,西门世家的西门无为面无表情地看着热闹,似乎事不关己。

    厉天途的心却没来由地猛然一跳,他怎么有种预感这个傻女人真要自己上去冒险。

    好在,未等雪仙子有所反应,欧东平猛地一闪身,拦在了雪仙子身前,急声道:“掌门,万万不可。此关看似简单,但内中必有玄机。神殿第一关已是幽冥鬼火,这位居其后的第二关只会比鬼火还要神秘几分,请掌门三思!”

    欧东平的担心不无道理,这第二关不是迷阵,只有这一条路,天机罗盘已经没什么用途,唯有采取最古老的办法,以人试关。但这个人绝不应该是玄机门掌门人雪仙子。

    争论不休之下,被阎震点名的一老一少相互搀扶着惶然走到深渊一侧,老者回头对着雪仙子惨然一笑,感激涕零道:“雪掌门仁心厚德,小老儿感觉不尽,我这孙儿拜托了,还是我先上去。”老者一脸决然,说完猛然把少年推向了玄机门这边,抬脚正准备一跃而上。

    “爷爷...”被老者以内力震开的少年满脸横泪,神色绝望之至。

    只是,危急关头,一只白皙瘦弱的手忽然搭在了老人肩膀上,将老者已然倾斜在半空中的身体硬扯了回来,正是已悄然摸到深渊边缘的厉天途。

    “老人家,你这样上去必死无疑,还是我来把。”

    厉天途慎重地看着前方深陷在这无底深渊的九根巨大盘龙石柱,声音极为平静,听起来没有一丝紧张之情。

    其实在众人争论之时,厉天途对眼前的情景已经观察了很久。让人很是奇怪的是,这无底深渊竟然给他一种既危险又熟悉的感觉,尽管现在他依然没有明白这股危险熟悉之感从何而来。

    九根两人张臂都无法合抱的粗壮盘龙石柱呈匀称的曲线型从深渊这头贯穿到对面。石柱侧面之上的神龙雕刻技艺很高,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在森黑清蒙雾气的笼罩下,仿佛九条巨龙盘旋于石柱之上,作腾云之势欲要一飞冲天。

    深渊整个场面气势磅礴而又充斥着危险神秘气息,让人心旷神怡之外又多了些许恐惧。

    厉天途目测了下,任意两根石柱之间距离虽远,但很均匀,毕竟自己的修为底子还在,天道真气在丹田内引而不发,虽谈不上踏雪无痕,但寻常江湖人士即使动用真气也未必有自己的轻功高明。此次只翼翼,跨过深渊越到第一根石柱上对自己来说应该不难。

    只是那种带给自己熟悉感的危险究竟以何种形式出现,厉天途真的不知道。所以他的面部表情虽然平静异常,但心里却没有一丝把握。

    之所以站出来主动去闯这令人望而生畏的盘龙深渊绝不是撑英雄,只是被老人少年的相濡之情所感动,那一刻他心软了,仅此而已。厉天途心道,不知世上还有没有自己这么傻的人。

    是的,厉天途生平最见不得那种悲情的场面,在他的心底始终有那么一块最柔软的地方,一旦被戳到,即使面临生死危险万劫不复他也会无怨无悔勇往直前。

    “你真的要去?”雪仙子不清楚此刻自己心中究竟是愿还是不愿让厉天途上去。这个窥视了自己冰洁玉体的男人,如果此次因意外死去,不正合了她最初的心意。

    但她又不得不承认,自认识这个男人开始,尽管他给自己的感觉很平凡普通,但厉天途那谦和随性的处世风度真的是可圈可点,无懈可击。因为温泉之事自己平时没少针对他,但他似乎从未在乎过。她不得不承认,厉天途是有人格魅力的,自己对他的感觉也在潜移默化中慢慢变好,不知不觉中已经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厉天途当然不知道雪仙子此时内心的情感变化,如果知道,他应该会有意外之喜的。

    回头深深地看了雪仙子一眼,厉天途淡淡道:“总该有个人过去的。”同时,又扫了周围众人一眼,不少人在被厉天途扫到的时候目光都有了躲闪羞愧之意。

    纵身一跃,厉天途勉强飞到了第一根盘龙石柱之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