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45章 神秘水幕
    身后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只见厉天途脚尖刚踏上石柱顶端,身形尚未站稳,石柱边缘突然冒出一股圆弧形的水幕把厉天途吞没在石柱中央。喷出的水幕很厚,以致于外面的人瞪大了双眼也看不到厉天途在水幕里的状况。

    看着朝自己喷射而来的水幕,厉天途终于明白那股危险而又熟悉的感觉是什么了。这盘龙石柱喷出来的水幕竟然是魔神泉中的魔泉水,难怪江湖传闻这昆仑神殿之中有魔神泉,似乎有那么一丝道理。但君山龙泉禅寺的龙泉阴泉之眼又该如何解释,龙泉旁边确实有魔神之像,两者应该就是一体。只是那阳泉究竟在何方,会在这昆仑神殿吗?

    使劲摇了摇头,厉天途把心中万般疑惑都抛诸脑后,原本紧张的心情也终于在这一刻放松下来。如此多的魔泉水对于寻常的江湖高手来说可谓一碰即死,即使阎震这样的宗师级高手,也极难全身而退,其威力比幽冥鬼火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这泉水对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威胁了。再加上这青藤冰蚕衫水火不侵,自己的最终结果毫无疑问应该是毫发无伤水不沾衫才是,想来后面石柱机关应该跟第一根是一样的吧。

    水幕过后,厉天途又跃到了第二根石柱之上,情形正如厉天途心中所想,与先前的水幕如出一辙。

    这一次厉天途并没有急着往前跳跃,而是站在石柱之上沉思了下来,自己是不担心这魔泉水,但后面众人该如果过这一关?如果说这石柱上的机关只有一次,别说身后之人,即使是厉天途自己也不相信。

    忽然,厉天途的眼睛一亮,如果自己不急着前行跳跃,让后面的人紧跟着跳上来,这石柱站个四人应该毫无问题。但随即厉天途的眉头又皱在了一起,只有一点厉天途不敢保证,如果这盘龙石柱增加一个人的重量会不会再次触动机关,但这似乎已经是目前最可靠的唯一办法了。而且可以先找个人与自己一起先试一试,没有触动机关当然最好,即使真的引发了机关有自己挡在上面护着,与自己同行之人沾到阴泉水的可能性也并不大。

    至此,厉天途从来没想过留下身后众人,自己一个人闯过去独吞神殿宝物。但他虽不这样想,但有人却有如此担心。

    正当他准备折返之时,意外出现了。有三个蜀中断魂门人看到机关喷出的水对人无害,而且机关还被刚刚触发过,似乎怕厉天途先行到达对岸独吞了宝物,忍不住争先恐后一起跳上了盘龙石柱,想在第一时间紧随厉天途而后到达对岸。

    看到这三人迫不及待地施展轻功落在石柱之上,三人的表情还带着比别人先行的兴奋之色,厉天途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可谓自作孽不可活。

    圆弧形的水幕再一次出现在石柱上空,瞬间笼罩住了三人,沉寂了许久,待水幕消散之后,原本在众人眼中应该安然无恙站在石柱上的三个人凭空消失不见了,如同刚才的一幕未曾发生过。

    这前后迥异的诡异一幕让将整个过程尽收眼底的众人惊呆了,完全搞不懂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两拨人一前一后上去,甚至后面三人武功明显还要强于厉天途,但结局却截然不同。

    身在局中的厉天途心如明镜,如此大量的魔泉水,能瞬间把人融化的连渣渣都不剩。没错,就是焚烧融化,寒冷到极致的魔泉水给人的感觉就是先冷后热,可谓冷极而炙,把人在无形之中融化于泉水之中。寒与热,阴与阳,魔与神,到达极致本就能相互转化,在龙泉禅寺达摩洞之内,厉天途已经体会到个中的玄妙之处。

    “厉公子,这是怎么回事?”雪仙子眼光灼灼地看着远处的厉天途,那看似寻常的水幕绝对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只有厉天途了解其中的缘由,但她却又很好奇厉天途是如何避开水幕的,难不成是厉天途身上那件青藤冰蚕衣?

    在场的众人都不傻,此时已经看出那石柱喷出之水绝不简单,能把三个武功高强的人瞬间蒸发于无形,甚至在阎震、纳德罗这两个见多识广的宗师级高手心中已经有所猜想,这水幕中极有可能含有江湖传说中的魔神泉水。

    厉天途闻言跳回第一根盘龙石柱之上,果不其然,水幕再次出现,众人不由紧张地睁大了双眼,没有让人失望,水幕过后厉天途再次毫发无伤出现在石柱之上。

    “雪掌门,你可相信我?”厉天途平淡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让人不易觉察的期待之情。

    雪仙子略微低头沉吟了一下,似在整理思绪,没过多久抬头看着厉天途,眼神坚定地说道:“我相信你。”

    她知道厉天途必有后言。

    果不其然,厉天途在得到雪仙子的肯定之后对其伸了伸手,轻声道:“请雪掌门跳到我这里来。”

    不只是雪仙子,其他人闻言也是心中一惊,虽然那恐怖水幕对厉天途毫发无伤,但刚才三个高手瞬间蒸发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此时就贸然上去的话许多人心中还是迟疑不定的。

    “混账小子,怎可让掌门上去冒险,还是让我先来吧。”轩辕仪忍不住瞪圆了老眼,怒声道。

    欧东平此时的心中也是犹豫不决,厉天途救过他们,他对厉天途的印象很好,但这次他真的有把握吗?

    至于其他人,倒是没有太过激烈的反应。

    只是,还未等他们来及阻止,雪仙子轻轻一跃,已落在了厉天途身旁。看着近在咫尺的心中女神,厉天途全身蓄势待发,他容不得此事出现任何意外,尽管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并不大。

    对面众人的注意力也在这盘龙石柱之上,但过了许久,水幕并未如期喷发,众人不觉松了口气。看来,通过此关有望了。

    “欧前辈、轩辕前辈,你们也上来吧。”厉天途确定没有危险,准备这次多带几人过去。

    欧东平和轩辕仪正要上前,“阎君”阎震和西门无为却不约而同拦在了两人身前,阎君对着雪仙子说道:“玄机门这样做,不得不让本座起疑心,如果你们到了对岸不再回来,不顾外人生死独吞了这昆仑宝藏又该如何?”阎君看似只对玄机门提出疑问,其实却是在提醒其余门派之人应该对玄机门有所防备。

    经阎震刻意提醒,诸多散派高手不由议论纷纷,其中已经有不少人附和称是。

    雪仙子面色一寒,反唇相讥道:“如果我玄机门要独吞这昆仑神殿,也不会提前放出消息说我玄机门要破这昆仑大阵,还应该在阵破之后立刻进入这昆仑神殿,为何还要等你们进来?”

    感受到场面的剑拔弩张,欧东平怕与众人闹得不可收拾,急忙道:“掌门息怒,我和轩辕老头最后再过,让他们先行吧。”说完拉着轩辕仪退到了最后面。

    一趟三人,由厉天途先行触动石柱机关等候,往来了十余趟他终于把众人安全送到了对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