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46章 密室机关
    深渊对面是一扇敞开的大门,真人投注:众人进入之后发现这里是一个封闭的圆柱形密室,当最后一个人进入的时候大门自动关闭了。

    显然,这第三关是只能进不能退的。

    密室很大也很空旷,唯一引人注目的是在密室中央位置并排站立着五尊灰黑色的机关木头人。

    众人心中明白,这或许就是神殿的最后一关了。

    古语有云:“事不过三。”一般遗迹、宝藏、墓地设置机关都不会超过三个,这昆仑神殿想来也不例外。

    “如果老夫所料不差,前面应该是古人用昆仑神木制成的五个机关人。这机关人虽无生命,但一定有奇异手法操控,因其无知无觉,周身又坚硬如寒铁,虽然身手笨拙敏捷不足,但若再加上一些不为世人所知的上古禁忌之术,实力堪比江湖顶尖高手。”欧东平的双目紧紧盯着昆仑神木,这传说中的顶级神木在外界已经绝迹,没想到会在昆仑神殿见到如此之多。

    昆仑神木,在场的江湖人士无不知晓。传说昆仑神木坚硬如铁而又质量轻盈,还具水火不侵之效,乃顶级的炼器材料。

    上古时期,昆仑神木独产于昆仑山死亡谷地。那个时候,昆仑神木虽然难得,但流传于世的并不在少数。千年以前,昆仑死亡谷神秘消失,昆仑神木也随着烟消云散,就连留存于世的几件以昆仑神木为主材的宝物也隐匿不见踪影。从此,昆仑神木只流传于江湖传闻,见名不见物,诸多炼器铸造大师徒叹奈何,留下了几多遗憾。

    “这昆仑神木当今已经绝迹,也算炼器至宝。我玄机门、枉死城、大罗宫、西门世家及其他门派众人各对付一尊机关人,击败机关人之后所得神木归各自所有,各位可有异议?”

    雪仙子的提议公平公正,众人都没有异议。

    “那好,请各位都严阵以待,我去把机关人引过来。”

    欧东平面色凝重,小心翼翼往前踏了几步,在离密室中央不远处朝几个机关人打了一记劈空掌。欧东平内功深厚,在场众人能硬受这记劈空掌力而不受伤的绝对不超过三个,然而掌风扫在机关人身上却没对其产生任何影响,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掌力打上机关人如击铁石,紧接着一阵“嗤嗤”之声传入众人耳中,只见原本纹丝不动的五个机关人双腿一阵扭动,个个伸直双臂如活人一般急速向欧东平直扑而来。

    欧东平冷静异常,一边大步后退,一边向众人喊道:“大家列好阵型,不可大意,这上古机关人不同于普通机关,很难对付。”

    众人严阵以待,不消一刻五大势力便各自对上了个机关人,场面一时竟有些魂蓝。

    所幸几个大门派所带之人个个都是精锐高手,对付机关人相对轻松,虽一时之间难分胜负,但短时间内保持不败应该没有问题。

    场面最不乐观的要数散派高手,原本一共十八人的队伍,却在闯关途中死了三人,如今只剩下十五人。人数虽然看似不少,但身手良莠不齐,对付起机关人来实力有点勉强。

    厉天途自身经脉俱断,没法上前出力,只是在旁边皱着眉头观望,一边看着各方打斗,一边沉思,实难想出这机关人究竟靠什么动力驱动。

    久攻不下,众人内力都消耗很大,然而机关人却不知疲累,似乎对大部分伤害免疫,至今依然毫发无损。散派高手那边已经被机关人打得死伤大半,眼看就要不支。

    欧东平焦急地高声喊道:“这昆仑神木机关人果然厉害,必须得想想其他办法。否则等我们内力耗尽之时所有人都必死无疑。”

    厉天途看了很久很久,眉头越皱越紧,到现在依然没有看出这机关人的破绽,欧东平的担心厉天途早已想到,可是他毫无办法。

    这昆仑神木机关人根本就不可战胜。

    对了,既然不可战胜,为何还要硬抗?厉天途想到这里,抬眼向密室中央望去,只见原本机关人站立的地方有一个凸起的圆形台子。之前仅是因为机关人并排而站挡住了众人视线,才没有及时发现。

    走近圆台,厉天途发现圆台之上刻有一行古篆体小字,虽然有几个字厉天途认得不是很准,但扫了一眼后大致意思厉天途明白了。文字所要表达的正是,这五个机关人启动之后,只要能坚持一个时辰即可按动小字旁的按钮打开对向密室之门。回头看了看众人勉力支撑的情形,也顾不得是不是到了一个时辰的期限,厉天途抬手朝凸起的按钮按去。

    按钮应声而下,只见对面的石门大开。厉天途吼道:“不可恋战,都到石门这来。”

    原本已经支撑不住的众人看到厉天途已经打开石门不由精神一震,都且战且退,朝石门这边而来。

    果然不出厉天途所料,等众人都安全退到石门之外时,机关人飞回密室中央,如气力耗尽一般岿然不动了。

    “还好,虽然没有得到昆仑神木,但总算闯了出来。剩下的路程应该安全了。”欧东平松了一口气,刚才一番打斗,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内力。

    此时的众人都气喘吁吁,或靠在墙上,或盘膝坐下,想起刚刚危在旦夕的一幕,都忍不住暗中捏了一把汗,与此同时大部分人也都把目光看向了厉天途。

    一开始众人都不理解玄机门进入昆仑神殿为什么要带着一个毫无修为的年轻人,但通过厉天途在后两关的表现,人们终于明白,原来这年轻人不仅有特殊的能力,智力也是无与伦比。

    雪仙子此时也异常憔悴,看了厉天途一眼,眼神中带着一种难言的复杂感情,低声道:“厉公子,这次多亏你了。”

    其实雪仙子的内心是有些羞愧的,这些日子自己一直在针对这个毫无武功但却隐隐有大智慧的年轻人,然而这个男人却毫不在乎,这胸襟很难得。

    “没事。我又没出什么力。”厉天途淡然一笑,终于感觉到雪仙子不那么排斥自己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