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50章 仙子折翼
    最终,僵持中的雪仙子和纳德罗各自受了阎震一掌。

    不同的是,一个吐蕃装束的年轻男子突然挡在了纳德罗身前,虽然事发突然,但阎震随机应变之下以隔空打牛之力透过年轻人的右肩击中纳德罗,但他的全力一掌终究是被突然出现的年轻人分下了力道,纳德罗所受之伤,较之雪仙子的伤上加伤要好了很多。

    强如阎震也被两人的反震之力弹到三丈开外才止住后退之势,嘴角浸血。

    纳德罗在猛喷了一口鲜血之后跌落在附近的寒潭边,血染袈裟,看到为他挡下掌力的吐蕃年轻男子跌落寒潭不见踪影,双眼通红的他心系爱徒安危,再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一个纵身跃下了寒潭。

    而雪仙子因为先前有伤在身,而且她的内力造诣全在音律之上,肉身防御极低,受了阎君一击之后俯倒在先前跌落的那方大石之上,神色颓然,嘴角鲜血流淌不止,显然受了很重的内伤。

    看着远处步步紧逼而来的阎震,雪仙子的心情异常平静,其实接掌玄机门本就非她所愿,生性淡然的她更向往在天山雪中自由自在无所负累的山中生活。但世事每多不如人所愿,手掌玄机门那天她已经想到以后的江湖之路也许会出现与今天相似的场面。终于要结束了吗?这样死了自己对玄机门、对那个人也算有所交代了吧。

    阎震此刻的心情也是复杂的,枉死城与玄机门争斗数十年,即使有大将军的细雨楼为后盾也丝毫不占上风,没想到今日居然能手刃玄机门掌令使,如果拿此向朝廷邀功,即使受封个蜀中王也不在话下把。江湖中以自己的地位而言也算做到极致了,若再受封庙堂的话岂不是千秋留名。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虽然美的让自己无法下手,但想到自己终无法驾驭,再加上封侯拜王的诱惑,说不得今日要辣手摧花了

    看着已经走到雪仙子身前正欲下杀手的阎震,再看看雪仙子决然的眼眸,心急如焚的厉天途不再任由天道之力自行运转修补经脉,而是强运天道真气直逼天桥,此时当然不是最好的时机,此举也无异于杀鸡取卵,但厉天途已经没有办法,尽管他知道这样做轻者走火入魔,重者会命丧黄泉,但为心爱之人入魔赴死他无怨无悔。

    当然,强行贯通天桥也需要片刻时间,此时的厉天途只希望阎君留给他刹那时光,不要轻易下手。

    身为老江湖的阎君自然知道夜长梦多,他正准备运足真气下手,西门贺的声音却在耳旁响起。

    “前辈!且慢动手!”西门贺一溜烟跑了过来。

    “何事?”身为上位者的阎君最厌烦别人打扰自己,但因与西门世家已达成联盟,面对少家主西门贺,他不得不停下了手中动作。

    “前辈,”西门贺猥琐地看了雪仙子一眼,“这可是江湖第一美女啊,晚辈对她爱慕已久,如果前辈能让晚辈一尝夙愿。后面的朱果树我西门世家一个不要,全都献于前辈。”西门贺热切地看着阎震,似乎生怕地位不对等的阎君不同意自己,又补充了一句道:“而且如果前辈同意了晚辈请求的话,我西门世家以后世代不与枉死城为敌。”美色当前,纨绔子弟西门贺色令智昏,也不去想西门世家由不由他做主。

    西门世家不由西门贺做主,阎震是很清楚的。但对于这个在蜀中唯一一个可以与枉死城匹敌的近邻西门家族,他自认还是很了解的。西门贺是西门家族三代唯一男丁,尽管烂泥扶不上墙,但也是作为家族唯一接班人来培养的,所以西门贺在家族中的地位很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而这已经足够了。

    阎震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万年朱果树,又看了看与欧东平相持不下的西门亮,有这西门世家相助,这次昆仑之行收益最大的应该是枉死城了。如果再有这么多万年朱果相辅,自己超越大将军订一份也非梦想。西门世家现在是友非敌,目前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中,就便宜了这小子又该如何。

    而且,看着猥琐的西门贺,阎震的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恶毒的想法,无毒不丈夫,如果玄机门美女掌门人被人侮辱了,玄机门以后只怕没脸再重出江湖了,对付起来岂不是更易如反掌。只要随后的局势依然在自己掌控之下,似乎一切照旧,只是多了一些精彩的东西,这样西门贺不但帮自己拉走了仇恨,还可以借刀杀人,让枉死城以后在蜀中一家独大,这个白痴少主,还真会替自己着想。

    阎震颇有深意地看了西门贺一眼,只是可惜了如此绝代佳人,居然要受如此猥琐的好色之徒侮辱,阎震心中忽然有了些许不忍,但这丝不忍之情随后又被自己的枭雄之心击的烟消云散。

    “好吧。但是,到那边树丛里去。”阎君指了指距寒潭不远处的几棵茂密的灌木树,心里默念道,玄机门,本座这也算为你们留了颜面了。

    远处的欧东平和轩辕仪正被牛头马面以及西门亮几个西门世家高手紧紧围着,虽然不太清楚这边发生了什么,但看到自家掌门躺倒在地,眼看要遭毒手,急的两人双目发赤,却又一时脱不得身。

    得到阎震的同意,西门贺激动的猛搓双手,嘿嘿笑着朝雪仙子走了过去。

    原本以为横竖不过一死的雪仙子却把身旁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此时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状况,她怕是连咬牙自尽的力气都没了。眼看要受这猥琐狂徒的欺负,想到这里,一向坚强的她不由流出了两行清泪,此刻的她脑子居然一片空白,空白处只有一个身影,那就是在温泉中占了她便宜的厉天途。原来,尽管自己一直排斥他,但在自己的脑海深处,对这个睿智淡泊的男人已经先入为主,厉天途近水楼台先得月早已在自己心中占据了一个很重很重的位置。

    雪仙子纵目看了看围,却没有看到她想看的身影,他又在干什么?面对如此危险的场面,文弱的他只怕早躲起来了吧。直到此刻,她才忽然明白,自己权势再大终究只是个女人,好想好想他能突然出现在自己身旁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

    想到这里,雪仙子感觉自己天真了,厉天途不懂武功,只要他此刻能站出来挡在自己身前,哪怕是突然回身给自己一刀,自己这颗心这辈子和下辈子也一定给了他。

    西门贺已经走了上来,然而厉天途却一直没有出现,终究是一死罢了。雪仙子紧紧咬着嘴唇,嘴角本已干涸的暗红血迹再一次发出闪亮的鲜红色,暗暗捏紧了手中的碧玉箫,她忍不住闭上了双眸,被截断的泪线落到她被鲜血染红的白色罗纱之上,与血水融在了一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