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52章 叱咤风云(二)
    与阎震硬拼了一掌的厉天途已是外强中干,此时他心中万分清楚,自己即使强行贯通天桥只怕也不是阎君的对手,所以在比拼完掌力之后他并没有借后退之力卸掉一部分掌力,而是就这样在原地硬撑着,此举虽然让自己的内伤更为严重,但却可以给阎震营造一种威慑之势,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出此下策,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已经移位,胸中淤血也被自己强压着不敢吐出,他只有强撑着赌一次的机会。

    但他却没想到多疑的阎君居然会错了意,事情意外出现了转机,当然这丝转机也完全归功于厉天途的刻意营造。

    故作爱怜地看了身后惊讶无比的雪仙子一眼,厉天途故作深沉道:“你敢伤我爱女,真以为老夫隐退江湖数十年已经死了不成。”

    被眼前意想不到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的雪仙子听了厉天途所言气的差点吐血,但又不敢表露出来,心里暗暗恼恨不休,把刚刚对厉天途舍身救美产生的那点好感抛诸脑后。

    阎震脸色忽明忽暗,生平头一次出现了自己无法掌控的局面。他不太确定厉天途的话究竟是真是假,他也曾听过雪千寻当年单枪匹马独闯皇宫大内的传说,但这小子面色微黑,也谈不上有多英俊,似乎与世人所传的雪千寻玉树临风貌似潘安有所差距。

    可是如今距离雪千寻独闯皇宫的时间已经过去数十年,阎震也不清楚世人所传是真是假,也许雪千寻本就是如此这般模样,只不过因为修为高深,又做了名传天下的英雄,被世人刻意美化了。况且如果眼前的年轻人真是地榜第二高手雪千寻,怕是修为已达返老还童,返璞归真之境,容貌有所改变也算正常。毕竟,江湖地榜三甲高手,已经可以算是半步跨入天榜之人。

    如果这样推测的话,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了。来路重重机关在他手中轻松化解,甚至连自己都无比忌惮的魔泉水也对他起不了丝毫作用。

    心思反复的两人各怀心态。

    阎震是手掌抬了又放,放了又抬,放弃如此大好机会阎震确实心有不甘,但如果动手的话一旦对面站的真是雪千寻自己怕是要永留这昆仑神殿了。

    面色始终平静异常的厉天途虽未见过雪千寻本人,但有关他的传说听过不少,自然知道自己与传闻中的雪千寻容貌差异巨大,能否在阎震面前蒙混过关还是未知之数。

    看到阎震一副犹豫不决极难抉择的模样,厉天途知道要把握机会下重药了,傲然道:“区区枉死城一个不知名的后辈而已,若不是老夫与百里长虹有些交往,早把你立毙掌下了,还不快退下。”厉天途说着作势抬起了右手。

    不得不说,厉天途的举动确实吓住了阎震,特别是说出百里长虹的名字也让他瞬间明白了厉天途为何不急于出手的原因。一念至此,心中再无怀疑,阎震连忙双手抱拳道:“雪前辈,晚辈受教了。”

    阎震毕恭毕敬退到了一边,在“武林传奇”雪千寻面前低头,他并不觉得失了颜面。

    阎震一退,众人都知道西门贺怕是在劫难逃了。

    “小小爬虫一个,也竟敢妄想欺辱我雪千寻的女儿,能死在老夫手下便宜你了。”厉天途愈演愈真,竟渐渐适应了雪千寻这个角色。

    他巧妙淡写一掌便把这个侮辱了不少无辜少女的好色之徒送入了地狱。

    西门贺一死,欧东平也不再拦着状若癫狂的西门亮,任由他来到了西门贺尸身旁边。

    西门亮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西门贺,满脸愤恨,但面对曾经的玄机门掌令使“武林传奇”雪千寻,他敢怒不敢言,只得抱着西门贺的尸体漠然退到了远处。

    欧东平揣测不出厉天途究竟有何深意,而且如非出了眼前的变故形势对己方确实极为不利,所以他决定配合厉天途把戏演下去,对着厉天途恭敬道:“雪掌门,没想到区区小事还要劳您出手,老朽惭愧!”

    厉天途装模作样地摆了摆手,淡淡道:“本座再不出手,某些人真以为我玄机门好欺负!”

    说完故意横了阎震一眼。

    阎震目露尴尬之色,站在原地搓了搓双手,没敢说什么反驳的话。

    厉天途沉吟了片刻,然后指着远处的万年朱果树说道:“我玄机门这次破了神殿大阵,只不过是为了重振我门之声威,目的并不在这宝物之上。这万年朱果一共结了九枚,我玄机门要六枚,剩下四枚,枉死城一枚,大罗宫一枚,其他门派高手一枚。大家觉得如何?”厉天途并没有准备趁势独吞万年朱果,否则一旦引起众怒,自己又虚有其表,一切都前功尽弃了。同时又刻意给枉死城一枚,阎君这老狐狸也不至贸然出手试探自己深浅。至于西门世家,被厉天途特意忽略掉了。

    阎震本担心厉天途独吞这天地至宝,没想到还给自己一方分了一枚,闻言不觉佩服雪千寻的大度,连忙表态道:“本座无甚意见,多谢雪掌门。”

    众人看实力最强的枉死城已经表态,也都表示同意,只有西门世家一干人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一个个如死了爹娘一般,都哭丧着脸。也难怪,昆仑神殿一行大家都有收获,只有西门世家不但没捞到好处,还死了少主,是最大的输家了。

    厉天途看到众人都没有意见,转身来到重伤倒地的雪仙子身前,笑吟吟地看着这个便宜女儿说道:“爹爹抱你过去吧,乖女儿!”话音一落,也不待雪仙子有反应,厉天途便抬手把她抱在了怀里,率先向万年朱果树走去。

    雪仙子心里早不知把厉天途骂了多少遍了,真人投注:这个男人每时每刻都不忘占自己便宜。她不由又想起了温泉一幕,这家伙当初占自己便宜后又装作不会武功,博取自己的同情心然后留在了玄机山庄,其实以他现在的功力当初安然走脱也非难事,他究竟是什么人?他如此故意接近自己是意欲何为?直到现在,雪仙子才猛然醒悟,除了知道这个男子名叫厉沫以外,她对对方一无所知,甚至连这个名字都有可能是假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