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54章 神殿昆仑奴
    昆仑神殿传承了多少年似乎没有人知道,真人投注:江湖上传承的典籍关于这方面的记载也很少,似乎被人刻意抹去了一般。

    然而众所周知的是,昆仑神殿历史可追溯至两千年以前,再久的东西世人无法考证,但很多人相信两千年只是昆仑神殿之人第一次出世的时间而已,更有谣传昆仑神殿早在上古之时已经存在。

    神殿传承一直以来都是昆仑神殿的头等大事,正因为如此,岁月匆匆时光悠悠数千载,昆仑神殿也跟着时光之轮存在了数千年。

    只是,千年以前一件突发事件却让昆仑神殿差点断了传承,所幸最后一代昆仑奴以无上神功封闭六识,把自己冰封在时空几近凝滞的天寒禁地玄冰洞深处,算是为昆仑神殿传承留下了星星之火。

    天寒禁地位于昆仑神殿深处的山腹之中,是一个两人多高不知深几许的山洞。

    山洞之中,滴水成冰,在发现之初,数个昆仑神殿的堂主级别高手因为大意都陨落在这禁地之中,禁地中极寒之气比魔神泉阴泉水只强不弱,能瞬间把一个绝顶高手冰封,然后灰飞烟灭。历代以来,只有功力最高的神殿殿主和昆仑奴能在禁地洞口附近自由行走,其他人大都有去无回。

    千年以前,当时的神殿殿主是无极神君寒天化,殿主之下设立三堂,分别是封神堂、鬼谷堂和人合堂。

    昆仑神殿自建立以来一直都是三堂辅主,历经千秋万代,成为天下江湖武林乃至历朝历代的朝圣之地。

    如果没有意外,神殿辉煌会一直延续至今。

    但世间之事每多意外,当时的人合堂堂主墨小鱼是个绝色女子,被封神鬼谷两堂堂主爱慕成痴,但墨小鱼的心却在神殿殿主寒天化身上。

    寒天化因是殿主之尊,又顾忌手下兄弟情义,一直对墨小鱼若即若离。甚至到最后,居然舍下拥天人之姿的同门师妹,执意要娶一个平凡的普通女子为妻。

    墨小鱼得知寒天化不要美人要丑妻,自己竟输在一个寻常女子身上。因爱成恨的她在寒天化新婚之时突然出手偷袭,当场格杀了寒天化的新婚妻子。

    寒天化大怒之下要废了墨小鱼武功,永世囚禁于她。但封神堂堂主和鬼谷堂堂主情急之下出手挡住了寒天化,让墨小鱼免了修为被废之危。但是看到寒天化对自己如此狠心,墨小鱼心灰意冷之下当场自断了经脉香消玉殒。

    因为此事,封神堂堂主和鬼谷堂堂主与寒天化决裂,远走他方,昆仑神殿从此由盛而衰。

    备受打击的寒天化也慢慢心灰意冷,终日以酒销愁。

    数年之后,意志消沉有了求死之心的寒天化似乎觉得愧对列祖列宗,也不忍昆仑神殿就此消亡,把传承之事托付给了刚出关不久的昆仑奴阿贵。

    奈何昆仑奴阿贵所剩时间也是不多,一时之间也很难找到合适的传承之人。

    为了神殿传承不断,阿贵在感到大限将到之时把自己冰封天寒禁地的玄冰洞中,静待有缘人。

    玄机门等各门派之人通过第二关阿贵已经有所察觉,因为盘龙深渊的阴泉之水正是引自天寒禁地。

    这一路以来昆仑奴阿贵一直在暗中观察,一行人之中符合神殿殿主条件的只有面前这个昏迷的小子和那个冷若冰霜的女娃儿。但经过仔细观察,阿贵发现也许厉天途最为合适,原因很简单,厉天途是个男人,而且还身无负累。

    心善,睿智,淡然,厉天途身上这三个特质很适合昆仑神殿殿主之位,仿佛这个位置原本为厉天途而定一般,阿贵心里吃了一惊,自己怎么突然有如此想法。

    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厉天途,阿贵的心里也佩服不已。

    这小子为了救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连身家性命都不顾了。本来他的经脉就有损伤,天药园中有经脉之花,自己原本以为他一炼化经脉之花,本身修为就会立刻恢复,却没想到中途出了变数,在炼化的最关键时刻,为了救那个女娃厉天途放弃了恢复武功,反而冒着走火入魔自残武功的风险强行贯通天桥救人,这样短时间是能恢复强大的实力,但之后却会对身体造成无法恢复的创伤,轻则功力全失走火入魔,重则失掉性命。不过以目前来看,厉天途并无性命之忧,但这次体内经脉二次受损,怕是神仙难救了。

    厉天途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在一个石室之中。

    他看了看周围,这个石室倒是名副其实,石床、石桌、石凳,一切似乎是天然形成,竟然不带一丝人工雕琢的痕迹。

    诸多疑问充斥在他大脑之中,自己是怎么到这石室的石床之上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自己应该是伤势发作晕倒在了太极殿之中,现在看来是福大命大,没有死去。

    整个昆仑神殿之中应该没有其他活人了吧,毕竟昆仑神殿封山已经超过了千年。难道是雪仙子他们又回来了?昆仑神殿这一行人也只有玄机门会救自己吧。但似乎又有些不对,以自己对雪仙子性子的了解,这女人一旦决定的事情绝对不可能改变,既然已经离开了按理说是不会再回头了。

    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厉天途感觉脑海中一阵刺痛,索性闭上了双眼,不再去想了。

    一声沉闷的声音传入了厉天途耳中,似乎是有人推开了石室的大门。

    厉天途刚睁开双眼,一声略带沧桑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小伙子,醒了。”

    一个年过半旬的老者出现在了厉天途眼前,慈眉善目,须发皆白,看起来有那么一丝淡然出尘的味道,竟然跟小时候自己脑海中的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道家老神仙一般模样。

    想到此处,厉天途不由暗自轻笑了一下,虽不知这老者从何而来,但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吗?

    随着老者的出现,厉天途明白,自己应该是被他所救,恭声道:“前辈,你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