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56章 异族兄弟
    听到昆仑奴阿贵说水下还有一人,厉天途的第一反应自然是为纳德罗挡了阎震一掌的吐蕃年轻人尚未死去,追问道:“可是那个落入寒潭的吐蕃人未死?”

    阿贵颔首道:“不错。碧玉寒潭底部与我神殿地下水牢想接,那个年轻人被水流冲到了水牢之中。只是先前受伤过重,再加上寒气侵体,现在与死无异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而且厉天途也被吐蕃年轻人的舍生忘死之意感动,忍不住问道:“贵叔,可还有救?”

    阿贵苦笑道:“如果万年朱果树还在,自然有救。只是在你们闯入天药园之时,我这把老骨头已经有千年未动,功力未复,只能眼睁睁看着你们践踏药园而毫无办法。”

    厉天途顿觉有些赧然,救了雪仙子之后还是他带头摘的朱果。不过还好,分给玄机门的六枚果子他留了一枚在身上。

    厉天途自怀中掏出朱果,道:“贵叔,带我去看看他。”

    感受到厉天途的宅心仁厚,竟然舍得拿出能增加修为的稀世奇珍去救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外族人,阿贵心底不由一阵佩服,躬身道:“殿主,请虽老奴来。”

    厉天途跟着阿贵来到了地下水牢。

    神殿的水牢是一个连接着地下暗河的天然山洞。那个年岁稍大的吐蕃年轻人一身水渍,正静静躺在山洞中一方凸起的石台之上。

    厉天途伸手摸了摸年轻人的脉搏,只觉其脉跳似断非断,随时有可能身死魂灭。

    他当下不再犹豫,将万年朱果在掌心按碎,直接灌入年轻人口中。

    做完这些,厉天途回头对着阿贵道:“麻烦贵叔帮他化解药力。”

    阿贵点了点头,大手轻轻一挥,厉天途感觉周围空气一阵波动,一缕似有若无让他感觉无比熟悉的真气进入年轻男子体内。

    此情此景看的厉天途暗叹不已,能隔空运用真气帮人疗伤,这似乎已经超出了武学范畴。

    传说中极为稀少的天榜高手,他未得一见。但地榜高手倒是见了不少,他们应该是做不到如此的。

    一盏茶的功夫不到,吐蕃年轻男子已经醒转过来,看到面前的厉天途和阿贵,神色微微一怔。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先前落水的一幕,又感觉了一下周身,伤势居然恢复了大半,而且下腹丹田真气充盈,相较之前只多不少。看来厉天途不但救了自己性命,应该还给自己服下了灵药。

    回过神后,男子“噗通”一声朝厉天途和阿贵跪了下来,感激涕零道:“吐蕃陵佑多谢两位救命之恩。”

    厉天途怎能受得如此大礼,他扶下陵佑道:“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本无需多礼,更何况我救你不是因为你这个人,而是因为你的尊师重道和舍生忘死,所以你自然也不需谢我。”

    听闻此言,阿贵的老脸忍不住一阵抽搐。

    天药园的万年朱果树怕是世间仅存的一棵了,其所结朱果称之为无价之宝毫不为过,此时居然被厉天途说的如此轻松,他不由怀疑这次找厉天途作为传承之人究竟是对是错。

    陵佑不顾厉天途阻拦,执意跪在地上不起,倔强道:“无论如何,兄弟的救命之人陵佑记下了。来日如有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眼前的吐蕃男子坚持要跪着说出口中之语,厉天途当然能感受到他的真诚和决心。

    老实说,近些年来天朝和吐蕃虽无大战,但边境小摩擦却从未间断,不少天朝与吐蕃交界的边民饱受战争之苦,再加上昨天纳德罗又伤了雪仙子,厉天途对吐蕃人并无好感。

    但此时观陵佑言谈举止,却也当得上奇男子一个,也不枉自己相救一场。

    阿贵点头赞许道:“小子,你虽非中原人士,但也算知恩图报,不枉厉天途他舍下一颗万年朱果救你一命。”

    厉天途瞪了阿贵一眼,他岂能不知道这老怪物的意图,陵佑本已对他感激涕零了,这老怪物还故意点出万年朱果,这岂不是更让陵佑无地自容。

    果然,陵佑闻言面带难色道:“恩人,这…让陵佑如何报答?”

    厉天途轻笑道:“身外之物而已,如果陵兄不嫌弃,以后兄弟相称就好,这恩人还是算了。”

    陵佑闻言大喜,高声道:“陵佑今年不满二十,不过我们吐蕃人异姓兄弟相交不论年龄大小,只论资历,陵佑从今以后就认你为一辈子的大哥了。”

    厉天途笑道:“我比你虚长一岁,这个大哥倒也当得。”

    见到厉天途和陵佑越聊越投机,阿贵生怕厉天途冲动之下说出神殿之秘,忍不住插言道:“厉天途你伤势也未愈,不可久站,先上去吧。陵佑我会好好照顾的。”

    厉天途抱歉地看了陵佑一眼,明白阿贵的心中之忧,昆仑神殿之秘事关重大,确实不容外传,所以他先行离开了。

    陵佑什么时候被阿贵打发走的,真人投注:厉天途并不知晓,直到陵佑走了两天他才从阿贵口中得知。

    厉天途自然不敢直接得罪这个活了千年的老怪物阿贵,只能口中牢骚了两句。

    这一日,阿贵引着厉天途来到了一个偏殿之中,厉天途抬头望着一个个密密麻麻排列着的祖宗牌位,心里明白自己这新任殿主是要来参拜昆仑神殿历代掌门了。

    “殿主,我昆仑神殿传承至今已有九十四代,您是第九十五代殿主。”阿贵指着长形石桌上的一排排乌木灵牌,对着厉天途说道。

    厉天途早已看出这偏殿之中的牌位有百十个之多,此时听阿贵说来,更证实了自己心中所想,这昆仑神殿怕是已有三千多年历史。

    “九五,九五之尊,殿主,您一定是我昆仑神殿的中兴之主。”阿贵口中喃喃自语道。

    听闻阿贵所言,厉天途心中不由有些好笑,这纯属巧合之事居然被这个老怪物理解成这样,如果真是按此说法,自己岂不成了真命天子,如果让当今皇上听到了不诛灭自己九族才怪。

    他忍不住打趣道:“贵叔,我从小无父无母,如果不是遇到贵人,说不定已经饿死街头,居然被你说成了九五之尊,你觉得这可能吗?”

    看到厉天途不以为然的表情,阿贵心知厉天途不信,也没有再过多劝解,只是轻叹了一句:“这世上哪有什么机缘巧合之事,都是命数,命数而已。”

    厉天途只觉阿贵的话浅显易懂,却偏偏还别有韵味,仔细品了品却始终觉得差了点火候,没悟出个所以然。

    在阿贵的引导下,厉天途整衣焚香,三跪九叩,把列祖列宗祭拜了一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