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57章 千年老怪
    阿贵指着石台正中一极为醒目的灵牌,神色凝重道:“殿主,这是我昆仑神殿开宗立派始祖鸿蒙子之位,神殿镇派之宝《天道真经》正是始师在昆仑山此等洞天福地闭关七天七夜所创。数十代殿主,也只有始祖他老人家把《天道真经》修至八重巅峰,离最高的天道九重天只隔一线。”

    厉天途疑惑道:“贵叔,《天道真经》可是世传的《道德经》?”

    阿贵轻笑摇头,缓缓道:“《天道真经》共有五卷,可谓气象万千,包罗万象,非大智之人不可悟。《道德经》只不过是其中一卷罢了。另外四卷分别是命推之术《大易真经》、地理秘闻《山海真经》、武道宝典《天道真气》和医学典籍《药神内经》。”

    厉天途瞪大了眼睛,如听天方夜谭,谁又能想到,昆仑神殿所谓镇派至宝《天道真经》,除了《天道真气》和《药神内经》之外,竟有三部流传于世。

    祭拜完历代祖师,厉天途慢慢踱步到当初成就天道之心的太极殿中,心中百感交集。

    再次望着那张霸绝天下的盘龙宝座,厉天途忽然有了想上去一坐的冲动。但因有宝座夺人性命的前车之鉴,厉天途心中颇有犹豫。

    紧随其后的阿贵笑道:“殿主已身怀天道之心,可上前一试。”

    厉天途小心翼翼坐上了盘龙宝座,直觉半晌并无异样,悬着的心方才放下。看着下面垂手而立的阿贵,想到千年以前昆仑神殿万众朝圣的辉煌历史,心中不免豪情万丈,不知此时的昆仑神殿能否在自己手中重续辉煌。

    他不由想起了曾在玄机山庄立下的生平大志。大丈夫为人立世,进可一统江湖,指点江山;退可归隐江湖,笑傲山林。虽然此时的厉天途身无半点修为,却忽然生出了君临天下的想法。

    苦笑着摇了摇头,厉天途心道,既然坐在了这个位置上,想要安安静静归隐山林不问世事怕是难了,自己虽无修为在身,但有个千年老怪昆仑奴阿贵在,只怕一出江湖天榜高手也要让路。

    也对,不在这世间轰轰烈烈潇潇洒洒地走一遭,不看看这无限江山美景,不经历这人世繁华,自己这天道之心只怕也难有存进。

    “贵叔,有个问题一直在我脑中盘桓。”厉天途忽然想起一事,目光转向了昆仑奴阿贵。

    “殿主请讲。”阿贵说道。

    “我昆仑神殿隐世千余年,贵叔你怎么可能。。。”厉天途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阿贵人老成精,闻言笑道:“这本是我昆仑神殿密辛,既然殿主已经是我昆仑神殿之人,老奴跟您说说也是无妨。”

    停顿了片刻,阿贵又道:“昆仑神殿深处有一冰洞,冰寒至极,似有冰冻时空之能。”

    向上看了一眼厉天途右手上的玉戒,阿贵的心中不由一痛,“这神玉戒正是来自冰洞深处,百米冰洞足足耗尽了我昆仑神殿三十代底蕴。自从第三十一代之后,我昆仑神殿历代掌门才能凭此神玉戒在这冰洞自由行走。”

    阿贵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沉重,厉天途也深有感触,轻抚透着些许凉意的戒指,厉天途心道这看似天然形成的神玉戒,却是前三十代昆仑神殿前辈前赴后继接力之下才得到的,这其中的艰辛厉天途虽然不清楚,但一定是千难万险。

    “老奴正是靠这枚神玉戒以无上感天观地之术封闭六识在这冰洞之中强撑了千年。如果不是这神玉戒护住老奴心脉,怕是我昆仑一脉已经绝迹,而昆仑神殿也难见天日。”阿贵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厉天途思索了片刻,问道:“外面的天星地煞乾元阵莫非是前辈有意…”

    阿贵摇头道:“神殿大门是老奴故意所开,但这天星地煞乾元阵却是考验外来人的,老奴并没有放水。”

    厉天途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能破这天星地煞乾元阵,大半是欧东平的功劳。

    阿贵突然道:“殿主,你可知道,你们手中的天机罗盘乃是我昆仑神殿之物。”

    “啊?”厉天途心中顿时一惊,这天机罗盘本是当今江湖第一大派玄机门的至宝,怎么跟昆仑神殿又扯上了关系,忍不住道:“贵叔,你可认得清楚?”

    阿贵的眼神突然一亮,自信道:“殿主,老奴自然还没有老眼昏花,这天机罗盘确是我昆仑神殿鬼谷堂镇堂至宝,可惜当年鬼谷堂堂主心灰意冷之下遁走他处,这天机罗盘也随之流落出去。”

    厉天途用手轻抚了下额头,整理了下思绪,恍然道:“是了,玄机门门主玄机老人出自鬼谷一派,而鬼谷一门与昆仑神殿鬼谷堂不仅名称甚为相似,连堂口所司职能也相差无几,怕是有所关联,极有可能是当年出走的鬼谷堂堂主所创。这样的话,天机罗盘在玄机门手中似乎也是理所当然了。”

    听完厉天途的推测,阿贵觉得不无可能,感叹道:“没想到我昆仑神殿鬼谷堂居然在外面开枝散叶了。”

    厉天途又道:“贵叔,这几日我感觉自身经脉有所恢复,这是何故?”

    自身经脉二次受损,按道理讲,即使辅以经脉花等天材至宝也收效甚微才对,为何这几日只是随着阿贵熟悉这昆仑神殿各处,其他什么都没做,这受损的经脉似有好转之势。

    阿贵依然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只是眼神朝厉天途右中指的神玉戒轻撇了一下,而后便不再言语。

    厉天途顿时恍然大悟,难怪这几日总觉得玉戒之中传来丝丝凉意,让自己通体舒泰,没想到还有接续经脉之神效。

    阿贵忽然低声道:“当然,不全是玉戒之功,殿主得天道之心,辅以玉戒之力,才有修复经脉之效。外物纵然不可或缺,但主因依然是殿主的天道之心。”

    阿贵明显不希望厉天途太多依赖昆仑神玉戒。

    厉天途闭目沉思了片刻,阿贵的用意他当然明白,说道:“多谢贵叔提点。”

    看着这个一直守护昆仑神殿长达千年之久的老人,厉天途的心中充满了敬佩之情。

    “贵叔,我伤势好点之后,想重出江湖。”厉天途一字一句缓缓说道。

    “全凭殿主吩咐,想我昆仑神殿也该重出江湖了。老奴下去准备一下。”

    看着眼前这位新任殿主,阿贵知道昆仑神殿终于复兴有望,略显老态的昆仑奴转身缓缓走出了太极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