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59章 有得有失
    阿贵微微一笑,真人投注:有些得意道:“殿主还是小看了我神殿之能,历代昆仑奴只需一年左右便可神功大成。”

    真是逆天了。

    此时,厉天途的神色已经没有太大变化,短短十数天,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被阿贵所说神殿的一些耸人听闻之事震惊了多少次,现在已经有了抵抗之力。

    阿贵见厉天途并没有接话,目光转向了官道两旁层峦叠嶂的巍峨山脉,缓缓道:“所谓有得必有失,苍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神殿的昆仑奴虽然修炼神速,但那是以牺牲一生的男女之情为代价的。”

    千岁昆仑奴语声听上去略显苍凉,言语之中透出了无尽的心酸和无奈。

    厉天途的情绪也被无形之中感染了,低声道:“贵叔,如果重新再来过一次,您老还会如此选择吗?”

    把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阿贵的面色无喜无怒,平声道:“殿主,你真以为老奴刚才后悔了吗?其实,自始至终老奴都未曾后悔过当初的选择。只是此时心中有些感触,百代昆仑奴竟没有出现一个异数,这究竟是昆仑神殿的荣耀,还是昆仑奴的悲哀。罢了罢了,人啊,总是要担负注定好的责任或使命的,总不能一直都为自己而活吧。更何况,如果当初没有被神殿挑中成为昆仑奴,也许等到老奴风烛残年之也不过是一个穷困潦倒的糟老头而已。”

    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有些沉重,厉天途没有接阿贵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题,道:“叔,昆仑神殿已经不是原来的昆仑神殿了。我们此次出世一切随缘吧。”

    阿贵闻言点头道:““殿主,老奴懂你的意思。千年以来神殿传承之事都压在老奴身上,现在老奴轻松了很多,总算不负所托。至于神殿以后如何,自有殿主定夺。”

    “贵叔,麒麟车太多招摇,我想去单独闯荡江湖一番。”厉天途说出了心中所想。

    “原来殿主在给老奴设套。这麒麟车江湖行必须走上一遭,以示世人和四方外弟子,我昆仑神殿正式出世。好吧。此行就由老奴在车中压阵,等殿主经脉恢复后可自行离去。”阿贵似笑非笑地看着厉天途。

    被阿贵点破心事,厉天途顿觉有些尴尬,嘿嘿一笑,道:“贵叔,我这经脉已经恢复大半。等经脉痊愈之时,内力还有可能恢复吗?”

    “不要小看神殿的《天道真经》,等神玉戒修复好你的经脉之后,在《天道真经》的辅助之下,你的修为比以前只强不弱。”说起镇殿之宝《天道真经》,阿贵有些自豪。

    两天之后,麒麟神木车尚未走出渺无人烟的蜀中山脉,厉天途已经迫不及待地跟阿贵分开了。

    又过了几日,隐世千年的昆仑神殿麒麟神木车再次重现江湖的事情由夜来小镇传出,瞬间传遍大江南北。

    江湖传言,昆仑神殿麒麟神木车仅在世间出现过两次。第一次是在两千年以前,当时武王伐纣,朝歌沦陷后武王起义军队欲血洗朝歌城,此时麒麟神木车出现,横扫武王精锐黑甲亲兵数千人,引得武王朝拜,在神木车前指天为誓要善待旧朝子民,麒麟神木车方才离去;第二次是在千年以前,时逢春秋战国时期,中原大地一片混乱,昆仑神殿的麒麟神木车适时出现,绕行神州大地半年,横扫整个江湖,震慑各方庙堂霸主,最后消失于昆仑之巅,再次引得四方朝拜,昆仑神殿被所有江湖人尊为天下武学圣地。

    细心的人会发现,两次麒麟神木车的出现恰巧是时隔千年。这第三次出现如果细细一算,也正好是相差千年。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必然,江湖人士议论纷纷,墨玉麒麟这种只有传说中才存在的强大神兽大家也都渴望一睹为快。

    厉天途牵着一匹白驹站在一个三岔口之前,心中犹豫不决。往北的官道直达京师以及东都洛阳,往南的官道通往江南道扬州城。

    驻足了一时三刻,厉天途翻身上马径直朝南而去。

    此时他身上断裂的经脉已经完全恢复,感受昆仑神玉戒中丝丝凉意传来,厉天途不得不叹息造物主的神奇,这世间真有如此神奇之物,月余而已就自行接续了自己二次断裂的经脉,功效比魔神泉都要霸道。

    依照新修的《天道真经》心法默运了一个大周天的天道真气,厉天途心知自己的天道之力终于恢复如初了,甚至更胜往昔,本已沉沦的雄心壮志再次被重新点燃。

    虽有一颗归于平静甘于寂寞之心,但厉天途不得不被命运牵引着开始了新一轮轰轰烈烈的江湖之行。

    也是,若是没有多姿的人生又怎么能衬托出心中的寂静?天之道为阴阳两极,心寄托在宁静山水之间,身游离在纷繁江湖之中,让自己的天道之心愈加完善,去追求那最终的巅峰武学之道。

    至于为何不回京师而去江南,厉天途竟说不出是何理由,也许是因为人的秉性使然喜新厌旧,也许是因为经历了两次生死意在追求新生,更有可能是江南道或者是江南道的天丞教在吸引着自己。

    最后一种可能并不是没有有理由的。中原四大门派除了神秘的天魔教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以外,大将军的细雨楼和雪仙子的玄机门厉天途或多或少都有接触。只有江南道的天丞教厉天途一直都很陌生。

    天魔教是凭借其历史久远底蕴深厚以及神秘莫测与玄机门和细雨楼齐名的,而天丞教又凭借什么与其他三个门派并列成为当今中原的四大门派之一。仅仅是凭借云天丞地榜十大高手之一的身份吗?仅仅是这个身份怕是不够,更让人奇怪的是天丞教号称有数万教众,天朝竟然也默认如此庞然大物存在于有鱼米之乡之称的天朝粮草重地江南道。

    现在的厉天途对于古老的江湖而言依然是个新人,他看不懂暗潮涌动的江湖以及那蠢蠢欲动的各方势力,毕竟,一入江湖深似海,万事又怎能只看表象。

    也许初入江湖的麒麟神木车就是一个导火索也说不定。不知为何,厉天途想起了离自己不太远的麒麟神木车和驾车的那个神秘无比的昆仑奴阿贵,只是不知道麒麟神木车的下一站会不会也是江南?

    再看整个天下,当今天朝二十万大军正在远征高丽,北方的回讫虽然一向内乱不断,整体呈积弱被动防守之势,但却又不得不防;西南方安静了数十年的吐蕃已经在厉兵秣马,似动非动。目前江湖这股暗流之中难道还隐藏着什么。

    心事重重的厉天途风餐露宿,急行赶路,根本来不及享受沿途秀丽的风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