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九霄冠 > 第6章 ,收徒
    清晨第一缕阳光闪亮的照射进屋里,雷战揉揉迷糊的眼睛换身衣服出了房门,若有所思的在踱步在大街上,清晨的街上除了一些吆喝的小贩,人并不多。

    突然一道凶狠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小巷传来:“跑啊,接着跑啊!”

    在好奇心的催使下雷战不由的靠了过去。只见一群黑衣人围着一老一少。

    带头的刀疤脸蔑视的眼中带着凶狠:“东西交出来吧,也许我会留下这个小姑娘。”

    老者蹲下身子抱着小女孩眼神中带着刚毅:“想让我把东西交给你,做梦吧!”

    刀疤脸目露凶光脸上的肌肉由于愤怒开始抽搐:“不交出啦,那就去死吧!”说罢举起了手中的鲜红的长刀。

    “喲!喲!喲!一群大老爷们欺负一老者一小女孩不觉得丢脸吗?”雷战戏虐的说道。

    刀疤脸望了望雷战:“小子你找死是吧!”

    雷战面无表情:“找屎你去茅厕啊!”

    刀疤脸怒不可遏,举起鲜红的长刀,直冲冲的朝雷战劈了过来。小女孩不由发出一声惊叫,老者连忙挡住了她的眼睛。

    只是一个尘世间的武者又怎么可能是雷战的对手呢?

    下一秒所有人都惊呆了,刀疤脸手上的刀也惊讶的掉在了地上。

    一声翁鸣,长刀如劈到了铁板一般发出刺耳的振动声。

    刀疤脸声音有点颤抖:“你是修真者。”

    雷战就死死的盯着刀疤脸也不说话。

    面对着眼前这位少年深邃的眼神,刀疤脸身体都开始发抖:“我劝你别多管闲事,我们可是奈家的人,我们的少族长可是宝德学院的导师。”

    “宝德学院?”雷战有点惊疑?按理说一个修真者家族怎么可能会贪图凡人的东西。

    刀疤脸微微调节一下语气:“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这闲事我管定了,我到要看看宝德学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学院?看看有多疯狂。”雷战显得有点愤怒,一指指出,面前的刀疤脸轰然倒地,不带一丝血迹,其余的黑衣人见状纷纷逃散。雷战也懒得去管这些凡人。

    老者恭敬的走到雷战面前:“多谢仙师救命之恩。”

    雷战略微打量了眼前的看着,额头上的皱纹都快完全覆盖了那细小的眼睛,苍白的嘴唇扭成一块再也挡不住那稀疏的牙齿。淡然的说道:“我只是看不惯他们仗势欺人罢了”。

    看着雷战老者咬了咬牙好像下定什么决心似的:“不知仙师可愿意跟小老儿走一趟,小老儿有东西送给仙师,我想那东西应该对仙师有用!”

    雷战眼中带有一丝怀疑:“对我有用,你一届凡人的东西,会有什么东西对我有用呢?”

    老者显得神神秘秘:“仙师跟我去去就知道了”

    雷战跟着老者来到了一个破烂的房屋中,里面可以说一贫如洗,除了一张破烂的床外连个凳子都没有。雷战不由感叹:“人们都说世人皆苦,果然如此啊。”

    老者走到一个角落里在墙上的暗格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

    老人走到雷战面前开口说道:“其实我祖上也是修真家族,就是由于这盒子里的东西才导致的灭门。”说罢缓缓的打开了盒子。

    盒子中闪闪发光,雷战定眼一看,只见一株细长的金黄色的灵药静静的躺着盒子里的兽皮上。

    雷战大惊带着兴奋:“什么,千年水杨花!”

    水杨从不开花,只有生长在埋葬大能者坟墓上的才有可能开花,而且这机率小的可怜。有人说它们是吸收了那些大能者的精髓及日月精华而结出的果实。据说吃下一株有极大可能提升一个境界!

    老者顿了顿:“这些宝物已经害得我们差点灭族,家族逃亡了几百年,我也不知道那奈家怎么知道我这里有此宝物。”

    雷战略有所思:“这盒子本来隔绝了水杨花的灵气,我想你以前应该打开过这盒子子,让灵气泄露出去,才会让人发现的。”

    老者点点头,真人投注:前不久的确好奇的打开了盒子,可没想到,惹来了杀身之货,小女孩的父母也丧生其中。

    雷战关上了盒子说道:“宝物我收下了,不过我雷战不白占便宜,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老者欣然一笑,其实他将宝物送给雷战也有其目的的:“仙师,小老命不久矣,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这孙女,我不求仙人为我们报仇,只求仙师收下我这孙女做徒弟。”

    雷战陷入了沉思:“收徒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我一直被人追杀,跟着我会有危险!”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看看他们拜师的决心。

    老者犹豫了一会儿:“没有仙师的帮助,我爷孙早就死了,现在虽然得救,不过一旦我日后离开尘世,我孙女也会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我愿意让孙女拜你为师。”

    老者转头对女孩说:“快来拜见师傅?”

    女孩胆怯的走到了雷战面前跪了下去:“徒儿拜见师傅。”

    雷战看着眼前脏兮兮的小女孩不由心生疼爱:“起来吧,跟我走吧,你放心只要我活着,没人能伤害你,我也会尽力教导你的。”

    看者呆呆的望着两人的离去,早已经泪流满面!

    回到客栈,婉儿已经醒来,看着雷战带着雷战带着一个小女孩惊讶得瞪大了双眼:“喲!雷战小哥前几天刚带回来一个美少女,现在连小女孩的都不放过了!”

    雷战显得有些无语:“你瞎说什么,这是我新收的徒弟。”

    婉儿瘪了瘪嘴:“原来是徒弟啊,不过你能教她啥子?”

    雷战扭头对小女孩说:“还不快叫师娘?”

    小女孩怔怔的叫道:“师娘。”

    婉儿脸上瞬间通红故作怒状:“瞎说什么啊!”

    雷战笑了笑:“不对,应该叫姐姐。”

    女孩又傻傻的叫了一声姐姐。

    婉儿白了一眼雷战一眼:“她是你徒弟,叫我姐姐,我不是平白无故的比你矮了一辈吗?”

    雷战挠挠头对女孩说:“你还是叫她阿姨吧!”

    女孩瞪大了眼睛傻傻的望着婉儿却没有叫出口。

    林婉儿跺了跺脚:“我有那么老吗?”

    雷战双手一摊对小女孩说道:“别理这疯婆子,你先进房里洗个澡,等会我们去吃东西。”

    小女孩点点头就朝房里走去

    林婉儿狠狠的剜了雷战一眼:“你才是疯婆子。”

    雷战没有继续逗婉儿。

    此时显得有点安静,林婉儿动了动嘴唇:“你这徒弟蛮可爱的,话说她叫啥名字啊。”

    雷战显得无比尴尬:“这个,这个嘛……”

    林婉儿白了雷战一眼:“你不会连你徒弟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雷战有点结巴:“那个…我不是还没来得及问吗。”

    林婉儿死死的白了雷战一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