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九霄冠 > 第16章 ,胡宗瑞。
    “事情竟然是这样。”胡皓轩带有一丝怒愤。

    “嫣然现在在哪里啊,大师兄。”雷战开口问道。

    “跟我来。”胡皓轩说道。

    一行人来到了牢房,看守的执法弟子看见胡皓轩,显得紧张无比,瑟瑟发抖,支支吾吾!

    胡皓轩一脸诧异询问道:“怎么回事?”

    一位执法弟子支支吾吾的回道:“禀…宗……主,胡宗瑞在里面。”

    胡皓轩脸色骤变破口大骂:“谁让你们放他进去的。”

    众位执法弟子低下了头。

    胡皓轩似笑非笑的说道:“收了好处是吧?好,很好!待会儿再找你们算账。”

    就在胡皓轩指责执法弟子时,林婉儿早已经冲了进去。

    “你对嫣然姐姐做了什么?”看着被穿琵琶骨的嫣然,婉儿狠狠的盯着着胡宗瑞,显得愤怒无比。

    此时的嫣然被高高的吊起,浑身血淋淋的,一滴滴鲜血沿着铁索,嗒嗒的滴落着。眼睛隆拉着显然已经昏迷过去。

    胡宗瑞露出狡邪的笑容:“又来了一个美女,那我就拿你做人质吧。”说罢一个健步冲了过来顺势越到婉儿身后,一把鲜红的匕首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婉儿不由大叫一声。

    听着婉儿的惊呼,雷战等人迅速的冲进了牢房里。

    “是你?”

    “是你?”

    雷战和胡宗芮两人盯着对方不由发出惊呼。

    胡皓轩大吼道:“宗瑞,事到如今,若你能悔过,放了婉儿说不定还能留你一条生路。”

    胡宗芮阴笑一声:“我的好师傅,你觉得我会傻到那种程度吗?”

    胡皓轩说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胡宗瑞哈哈一笑:“放下屠刀,然后束手就擒,接着去西天见佛主是吗?”

    芯柔瞪着扬帆:“放开婉儿姐姐。”

    胡宗瑞笑道:“放了她我有可能活命吗?”

    雷战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愤怒淡然的说道:“放了她,我让你走!”

    扬帆大声的说道:“你们都让开,出了学院我自然会放开她。”

    雷战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大家都让开。

    “胡师兄,芯柔和嫣然交给你,我跟着那畜生”雷战转头对胡皓轩说道。

    “嗯。”胡皓轩点点头。

    很快雷战跟着胡宗瑞来到了学院外围。

    胡宗瑞嘴里发出一丝阴笑:“小子,这妹子还给你!”说罢一掌狠狠的拍下,自己反向反向逃生而走。

    “你……”

    雷战见状急忙接下了下坠的林婉儿。

    林婉儿,面色苍白,嘴角含血迹,生机全无。

    “婉儿,你没事吧,你醒醒啊!你倒是回答我啊!”雷战再也止不住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有些人直到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当婉儿性命垂危,雷战才发现原来婉儿在自己心里是如此的重要。此刻,他宁愿躺在地下的是自己。

    雷战仰天长啸:“胡宗瑞,不论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杀了你!”

    雷战呆呆的抱着林婉儿,面无表情。

    所谓,天涯海角有穷时,伤心泪滴何处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倒在自己面前却无为力力,心中该是何种的绝望,何种的无助,只感觉到心被一丝丝的撕裂,仿若在凌迟时血肉被刽子手一刀刀剜去。

    不多时胡轩皓带着琳儿跑了过来。看着这一幕,他把脸扭向了一边心里很不是滋味,毕竟这惨剧的反生和他有莫大的关系。

    芯柔见状眼泪哗啦啦的流了出来:“师傅,师娘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师娘已经死了啊!”

    雷战搽了搽眼角的泪水:“芯柔儿乖,不哭,婉儿她只是睡着了。”

    胡轩皓沉步的走向了雷战:“对不起,雷师弟,都怪我。”

    雷战淡淡的依旧面无表情:“不怪师兄,要怪就怪我没保护好婉儿。”

    芯柔拉着雷战的手臂:“师傅,师娘会没事的,对吧?”

    雷战强忍着泪水:“婉儿,乖,你先去歇着吧,我想陪陪婉儿,胡师兄麻烦你带着婉儿走。”

    芯柔此时却大哭起来:“师傅,我知道师娘已经死了,当初我爹娘也是这样子离开我的,我也要留下来陪陪师娘。”

    雷战点点头:“好,我们一起陪她,送她最后一程。”

    “等等,雷战师弟,也许婉儿还有救”胡皓轩突然开头说道。

    雷战原本毫无表情的脸庞瞬间充满希望:“胡师兄有办法救她?”

    胡轩皓顿了顿说道:“婉儿七脉尽毁我没有办法救他,不过有一个人或许有办法救她。”

    “谁?”雷战急切的问道。

    “龙武山的军师方沐或许知道办法救他,此人号称“天地灵”不仅善于玩弄心机,更是通晓世间万物,也许他知道有什么宝物能救婉儿。”胡皓轩说道。

    “宝物?也许这件东西能救她。”雷战灵机一动。从袖袋里拿出一个皱巴巴的东西。这正是婉儿爷爷赠送给雷战的水杨花,为了便于携带雷战干脆去除了它的灵气并把它捏成了一团。

    “水杨花?”胡皓轩显得惊讶无比。

    “师兄,你认识?”雷战感心中一丝疑惑,水杨花已经被他去除了灵气,并捏成一团。早已经没有了原本的模样,怎么可能认得出来。

    “古籍上见过。”胡皓轩淡淡的说道。

    雷战没有纠结水杨花的问题,胡皓轩怎么能认出水杨花他一点都没兴趣,现在他满脑子都只有婉儿。

    “师兄帮我找个房间照顾婉儿,我去把水杨花煎成药。”雷战说道。

    这水杨花有一个很奇怪的特性就是用水伙煎熬后,会慢慢消失于无形。

    很快雷战端着水杨花熬制的药水来到了婉儿床前。

    “一勺,两勺,三勺”没一勺下去,婉儿就会吐了出来。

    雷战情急之下直接嘴对嘴的喂了下去,谁也想不到两人的初吻就这样没了。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婉儿生命特征渐渐恢复。雷战兴奋的跳了起来。

    可随着时间过去依然不见婉儿醒来,“一天,两天,三天”婉儿依然沉睡着,毫无属性的迹象,要不是脉搏还在,所有人都会认为她已经死了。

    “师兄,怎么回事,怎么还不见他醒过来啊?”雷战语气中满是担心。

    “我也不知道,看来还得去龙武山问问那方沐。”胡皓轩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