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九霄冠 > 第28章 ,昆仑子。
    “战师兄,这里事都已经解决了,快点跟我回去见爹爹吧,爹爹好想你的。”洛芷烟说道。

    “想我?骂我还差不多,回去肯定又是当出气筒!”雷战心想。

    “那个芷烟,今天有点累了,先休息下,明天在去拜见师傅!”雷战说道。

    “是啊,战哥哥刚刚经历一场大战。怎么也得让他休息休息!”林婉儿争锋相对的说道。

    “行,那今晚就好好休息下吧。”洛芷烟说道。

    “战哥哥,你今天很累了吧,到我房间我给你按摩!”林婉儿抛了一个媚眼。

    “战师兄,我也可以给你按摩的。”洛芷烟娇滴滴的说道。

    “那个,去你那儿不太好吧,我还是去婉儿屋里吧。毕竟她是我妻子。”雷战说道。

    “战哥哥,走吧”林婉儿挽住雷战就走了,还不忘丢给洛芷烟一个挑衅的眼神。

    “唉,我又多了一个情敌了,又多了一个跟我抢师傅的女人。”芯柔哀声叹气的走了。留下洛芷烟在风中凌乱!

    “战师兄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洛芷烟心中狠狠的说道。

    房屋中。林婉儿正在给雷战揉肩。

    “战哥哥,我觉得你师妹对你有意思。”林婉儿说道。

    “不会吧?我们虽然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青梅竹马,但是一直以来都是我单相思,师妹在我眼中就是高傲的女神!”雷战说道。

    “单相思?女神?”林婉儿死死盯着雷战。她感觉到了洛芷烟的威胁。

    “没遇到你之前,现在我仅仅把她当做师妹。”雷战一把搂住了林婉儿。

    “那你以后,会不会抛弃我啊?”林婉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会,既然认定了你是我的女人,那你永远都是我的女人。”雷战一脸正经。说完色咪咪的看着林婉儿。

    “你想做什么?”林婉儿娇滴滴的问道。

    “嘿嘿!你懂的!”雷战一脸坏笑!

    “讨厌”林婉儿说道。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划破天际,山脚升起寥寥轻烟环绕在整个桥梁镇,朦朦胧胧,一丝阳光的插进,发出五彩斑斓的光芒,仿若人间仙境,美丽至极。

    一声刺耳的声音打破了这美丽的平静。

    “战哥哥,起床了,咱们出发了。”洛芷烟故意提高了嗓门,把正在缠绵的雷战,婉儿两人吓得不轻。

    一路上洛芷烟不停的催促着雷战众人带着一丝嘲讽:“战哥哥,快点啊,蜗牛啊!”

    “芷烟,婉儿和芯柔不是修真者自然走得很慢,要不你们先走,我们随后到,见到师傅先带我问声好。”雷战说道。

    “不行啊,我得保护你们。”洛芷烟说道。

    “芷烟妹妹你们就先走吧,有战哥哥保护我们,没事的。”林婉儿说道。

    “战师兄当然没事,我只怕某些废物影响到战师兄的安全!”洛芷烟说道。

    “你说谁废物!”林婉儿气冲冲的说道。

    “废物应该要有自知之明。”洛芷烟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林婉儿都快急哭了可是偏偏又没法反驳。

    “芷烟说话别这么刻薄,婉儿怎么说也是你嫂子。”雷战有点怒了,要不是她是自己的师妹,就凭这句话就得好好教训她一顿。

    “战师兄,你又偏向她!”洛芷烟气冲冲的说道。

    “我不是偏向婉儿,我是偏向道理。”雷战淡淡的说道。

    “哼!”洛芷烟扭头不在说话。

    “婉儿,你别生气,师妹她不懂事。”雷战转头安慰道。

    “战哥哥,等到了隐龙山庄,你就教我修炼,到时就不会有人叫我废物了。”婉儿委屈的说道。

    “哼,废物还想修真,你真的以为是个人就能修真吗!”洛芷烟刻毒的说道。

    “洛芷烟”雷战瞪了洛芷烟一眼。

    洛芷烟终于不在开口羞辱林婉儿,一路平静无事!可他们谁也没有发现在不远处有个穿着黑篷的小个子正在悄悄跟踪着他们。

    因为洛芷烟的缘故,雷战一行人速度明显提升了,不到半天就已经达到了隐龙山庄。

    “是谁叫你来隐龙山庄的?”昆仑子一声怒吼。昆仑子虽说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但皮肤光滑,甚至连皱纹都极度没有,看着也就四十岁不到的样子。眼角略开,鼻梁高耸,宽大的嘴巴略微靠后,不怒自威!

    “师傅?”雷战满脸诧异。

    “还不滚出来!难道还要老夫亲自来请吗?”昆仑子没有停留在雷战身上,而是望着远方。

    “佩服!佩服!不知道阁下尊姓大名!既然能发现我的存在。”不远处的树上跳出一个黑衣人。

    雷战无比惊讶,那人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被发现,恐怕实力要远远高于自己。

    “战儿,不要惊慌,这人实力不咋滴,不过他修炼的乃是魔教功法影雾决,此功法善于隐藏?一般情况很难捕捉道其身影!”昆仑子说道。

    “老先生果然见多识广,不知尊姓大名?”黑袍人依然恭敬的说道。

    “凭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说罢昆仑子凌空一掌拍出。掌印凝成的真气清晰可见,眼看着攻向了黑袍人,黑袍人来不及躲开被拳印直直的打在了胸膛上,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真气化为实质,你的修为已经甄至化境?”黑袍人惊讶得瞪大了双眼。

    “这是给你的一点点教训,回去告诉任我笑,我隐龙山庄可不怕什么天魔教,要是给我惹急了,没他好果子吃!”昆仑子狠狠的说道。

    “是,前辈。”黑袍人恭敬的说道。悻悻的离开了。

    “师傅,最近身体可好?”雷战见黑袍人走了,笑嘻嘻的说的。

    “师傅,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师傅啊!当初留下一封信悄无声息的离开,眼里可有我这个师傅!”昆仑子说道。

    “师傅,这件事是我的不对,现在徒弟遇到麻烦了,还得让师傅老人家操心!”雷战死皮赖脸的说道。

    “说罢,什么事!”昆仑子说道。

    “师傅,徒弟不是到了取媳妇的年纪嘛!可是徒弟我没有钱啊!所以这个聘礼嘛……”雷战完全一副无奈的样子。

    “媳妇,是这姑娘吗?好俊的姑娘!”昆仑子目光落在了林婉儿身上。

    “是的,师傅,我还给你找了一个徒孙,芯柔还不快来拜见师公!”雷战说道。

    “徒孙拜见师公。”芯柔连忙磕头。

    “起来吧,真人投注:既然叫了我师公,自然不能白叫,改天我教你一套掌法,这可是你师傅都不会的。”昆仑子神秘一笑。

    “多谢师公。”芯柔连忙叩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