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九霄冠 > 第41章 ,令人讨厌的仆人。
    “跟我来吧!”仆人淡淡的说道。心里极度不爽!

    “战师兄,他会不会又找一个破烂的房间给我们啊?”洛芷烟小声的问道。

    “应该不会!他如果还那样,我们接着找麻烦就是!反正吃亏的也是他!”雷战说道。

    不多时仆人带领雷战三人来到了一个房间。这次的房间比上次好了太多。家具应有尽有,还有一个老爷椅供人放松!除了有一点昏暗外,其它都还好!

    “战师兄,那边的房子好漂亮!”洛芷烟说道。

    “哼!那是二流势力居住的独居别院,你们想都别想!”仆人一脸瞧不起人的样子!

    “这个还有势力之分啊!我还以为先到先得呢!”雷战说道。

    “笑到先得?想得到挺美的,院落划分有严格的规定,像你们这种人,只有住这种房间的命!”仆人说道。

    “哼!真是狗眼看人低,我们想住哪里就住哪里,我堂堂……”慕容羽说道。

    “大哥!”雷战又打断了他!

    “二弟,你今天怎么回事嘛!”慕容羽不解的说道。

    “大哥,我是为你好!要不是你在这里,我早就忍不住出手了!”雷战说道。

    “忍不住出手,就凭你那三脚猫功夫!哼!侍卫分分钟能把你大卸八块!”仆人说道。

    “你别得意,总有一天,你会因为你现在的傲慢而后悔!”雷战狠狠的说道。

    “哼,你以为你是谁啊!别自以为是了!”仆人说道。

    “喂!女人,你自己挑一间吧。”仆人不耐烦的说道。

    “我要下面那个别院!”洛芷烟说道。

    “乡巴佬,想什么呢!那也是你能住的啊!”仆人说道。

    “你不是叫我自己选吗?”洛芷烟愤怒的说道。

    “我是叫你,在上面选,不是在下面选,就凭你们这身份还想住那别院!哼,你心里没点逼数吗?”仆人说道。

    “我可是隐龙山庄的人,住你那别院还不够格吗?”洛芷烟终于忍不住了,真人投注:她现在就想把这仆人按在地下摩擦!

    “隐龙山庄?没听过,也不知道是那个旮瘩的势力,竟然还想在我面前冒充大尾巴狼!”仆人说道。

    “你……”洛芷烟被气得不轻!

    “我也懒得跟你们废话了。你们最好老老实实的”说罢那仆人转身就走!

    “二弟,你为什么总是阻止我啊。”仆人走后慕容羽终于忍不住问道。

    “大哥,你亮出自己身份,很快就会得到证实,我们当然可以轻松住好房间!可以自由选择!但是,就怕被慕容樽利用、炒作这次事件,如果传到皇室老祖耳朵里,必然对你不利,为了报仇,必须忍!”雷战说道。

    “还是二弟考虑得周全,那仆人太嚣张了!真是委屈了你和芷烟妹妹!”慕容羽说道。

    “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们先出去吃点东西吧!把所有的不快全埋在酒里!”雷战说道。

    “好!”一提到酒慕容羽就兴奋起来了。

    谈笑间雷战三人来到了院落外!

    眼前出现了一老一少,少年瘦而高,走路像风一样,精制的面庞毫无表情!这人正是珈蓝殿少宗主珈叶!

    “给我找最好的别院!”珈叶对着雷战说道。敢情他是把雷战当仆人了。

    这也难怪,雷战身着朴素,衣服的质量估计还没有那仆人的好!

    “难怪那仆人看不起我!”雷战看了看自己的衣装!不经摇摇头叹道。

    “给你说话,没听见吗?”珈叶再次说道。

    “奶奶的熊!老子又不是仆人!”雷战说道。

    “你不是仆人?”珈叶盯着雷战看了好半天显得不相信!

    “我二弟看起来就这么像仆人吗?”慕容羽怒道。

    “不好意思,误会!”迦叶说道。

    “哼!”慕容羽很不满。

    “偌大的院落连仆人都没有吗?”珈叶对着院落大吼一声。仆人基本都去接待了,所以出现了短暂的空隙!

    不多时出来了一个仆人,正是招待雷战三人的仆人。

    “吵什么吵!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仆人说道。

    “你是这里的仆人?”迦叶问道。

    “是又怎样,你是谁,报上名来!别以为,是人是狗我都会接待!”仆人说道。

    “珈蓝殿珈叶!够格让你接待吗?”珈叶说道,递出去了一个玉牌。

    “原来是珈蓝殿少宗主迦叶大人啊,小人嘴贱,多有得罪,请大人原谅!”仆人一边扇自己耳光,一边说道。

    “给我找最好的房间!”迦叶淡淡的说道。

    “能为大人服务,是我的荣幸,我们这里有五个顶级别院,其中一个临湖而建立,住在里面清凉至极!四周种满了景观树,很是优雅,屋内还有名贵书画供您欣赏,甚至可以用泉水直接淋浴,很是诗情画意!十分适合大人!”仆人点头哈腰的说道。简直就是跪舔!

    “好,我就要这间!”珈叶说道。

    “慢着!”雷战说道。

    “你烦不烦啊!没看见我正在为珈叶大人服务吗?”仆人说道。

    “他那种玉牌我也有!”雷战说道。

    “你土包子会有这种玉牌,拿来看看。”仆人说道。

    雷战从腰间取出师傅给他的玉牌递给了仆人!

    “大胆,竟然敢伪造玉牌!”仆人大怒。

    “快来人呀!有人伪造玉牌!”仆人接着大喊道。

    “这是师傅亲手给我的,怎么可能是伪造的!你胡说!”雷战可不会相信师傅会递给自己一个假玉牌。

    “哼,别狡辩,也别想跑,我们的侍卫很快就来了。”仆人说道。

    “凭什么说我的玉牌是伪造的?”雷战说道。

    “哼!你这玉牌式样是顶级势力的玉牌,但是顶级势力的玉牌只有三块,擎天宗,隐仙阁,影舞殿。哪有什么隐龙山庄!”说罢一把摔碎了玉牌。隐龙山庄二十年不曾出现在江湖,这个仆人当然没听说过,更加不知道隐龙山庄也有一块顶级玉牌!

    “你……”雷战彻底怒,摔碎了师傅给的东西,不怒才怪!

    雷战双眼血红,伸出右手像仆人拍去。

    仆人眼中惊恐万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