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2章 镇压
    ……

    暴雨持续了十日之久,方才缓缓停息。

    剑山山顶,风平浪静,只不过,那巨大的黑铁巨石,已经消融不见。

    江尘盘坐,悠然转醒过来。

    他体魄之上,气血涌动,筋脉断去,却并不影响,气血的轰鸣,一股绝强的力感,再度充斥体魄。

    “炼体九层。”

    “我的气血回归,再度凝聚,除了筋脉难以恢复,境界实力,都没有影响。”

    “上古战魂。”

    “是它让我重获新生么!”

    江尘震惊的打量自身,他念头一动,意识进入脑海。

    此刻。

    灵台仙府紧闭。

    无尽的雷霆覆盖,那道身姿,藏身在仙府深处,并不显化而出。

    “的确是觉醒了武魂,或许是我现在还太过弱小,那尊战魂,我无法动用,不过这已经足够,最起码,拥有了重新修行的希望。”

    江尘双拳紧握。

    武魂是修行的基础。

    没有武魂就就无法沟通天地,迈步武道。

    如今再次觉醒,还是一尊神秘古老的战魂,这无疑给了江尘新的希望。

    “经脉断去又如何。”

    “二次觉醒武魂,我依然可以达至凝元境,元气增长,只要得到续脉丹,接续经脉,同样有机会,踏足塑脉境界,成为真正的强者!”

    江尘目光坚毅。

    武魂大陆,自从上古崩塌之后,天地宛如重塑,武魂诞生,拥有了全新的武道体系。

    已知的武道境界。

    分别为,炼体,凝元,塑脉,固魂,四个大境界,每个境界各分九层,其中,炼体、凝元,是修行的初端,对于经脉的需求不大。

    原本的江尘,是剑阁天才。

    不过十五六岁,已经达至炼体九层,即将成为凝元境的武者。

    只是噩耗传来。

    双亲皆亡,自身更是被盛怒的剑阁阁主下令,打碎经脉,锁在巨石之上暴晒。

    “林真武,我双亲待你不薄,想不到,你不但谋害我双亲,还妄想吞并剑山!”江尘咬牙,目中有寒光涌现。

    他盘坐在地,开始修行。

    灵台仙府中的战魂,虽然无法动用,但是觉醒武魂,依然有源源不断的天地灵气,没入身躯之中。

    灵气入体。

    气血开始翻滚奔涌,体魄之中,传出阵阵轰隆之音。

    宛如长河涌动。

    片刻之后,他不再修行,自身的境界已经巩固,力量失而复得,险死还生,使得江尘的心境,越发的坚韧。

    “林真武在之前,已经无限临近固魂,谋害我双亲之后,得到魔宗赏赐,如今归来,应该可以迈步固魂境,固魂,踏足这个境界,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巩固武魂。”

    “他若是知道我没死,必然再度出手。”

    “两月,我只有两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我必须要成长到,能够与之抗衡的程度!”

    江尘眉头紧皱,冷峻的面庞,浮现巨大的危机感。

    沉思片刻。

    他回归剑山大殿。

    如今。

    自己活着挺过十日,按照阁主的命令,自己便是新的剑山山主。

    步入斑驳陈旧的大殿。

    江尘目光越发的冷冽,昔日辉煌的剑山大殿,现在已经化作了废墟,其内的种种,全部被破坏搬离。

    “父亲一死,连剑山大殿,也被毁坏了。”

    看着大殿的荒凉,江尘暗自咬牙。

    正在此时。

    自大殿之外,有四道身影缓缓走来。

    “那个小畜生,应该已经死了吧。”

    “十日暴晒,就算中途,暴雨倾盆,连番交替之下,即便是凝元境九层的强者,元气出体成罡,也经受不住,更何况是一个废物!”

    “不错,真人投注:他死定了。”

    四个少年窃窃私语。

    他们尽皆身穿圣武长袍,年岁不大,已经达至炼体七层,是圣山精英弟子。

    听到声响。

    江尘冷眼望去,众人也看到了他。

    “咦,江尘你竟然没死。”

    “修为被废,十日的时间,风吹日晒,你都没死,还真是命大。”

    “不过就算如此,你也必死无疑。”

    四人对视,而后阴冷的开口说道。

    他们围拢过来,将江尘包围,目中的杀机,毫无保留。

    “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死。”

    “少山主可是下令,一定要我们兄弟四个,带着你的尸体回去,你是自行了断,还是我们亲自出手?”

    “想不到昔日剑阁的天才,如今竟然成了这幅模样,啧啧啧,可惜,真是可惜。”

    四人打量江尘,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

    “我不会死。”

    江尘漠然回应。

    他目光如刀,直视众人,眸中的寒芒迸发。

    “这可由不得你,以前你是剑阁天才,觉醒剑魂,剑法无双,生杀剑阁年轻一代无敌,可是现在,你只是个废物,修为都废掉了,经脉也断去,就算十日暴晒没死,你也活不长的。”

    有圣山弟子冷冷笑道。

    他走近江尘,气血在体内轰鸣,双手成爪,直接抓向江尘的胸口。

    一品武技,扑风爪。

    锋利的劲风席卷,双手如勾,直直的抓摄而出。

    这个弟子,本身也是炼体七层,爪影重重之间,劲风澎湃,有破空之音传来。

    “他死定了。”

    “炼体七层,抹杀一个毫无修为的废物,还不是信手拈来!”

    “哈哈哈,这就是他江尘的命!”

    其余的三个圣山弟子冷笑连连,好似已经看到了江尘死亡的结局。

    他们残忍大笑。

    江尘曾经,是他们需要仰望的存在,而如今,他的生死,却在自己的心念之间,一种变态的爽感,使得他们面容都扭曲。

    “我命由我不由人!”

    江尘漠然回应。

    他站起身来,探手而出,右手并拢剑指,锋芒如剑光映照。

    呲拉。

    双指如剑,顷刻间洞穿长空。

    那两只抓扯而来的利爪,尚且在半空之中,直接被剑指洞穿。

    “废物。”

    “仅凭这样的力量,也想要杀我?”

    江尘冷眼扫视众人。

    他挺身迈步,迅疾如风,双手拍击而出,炼体九层的恐怖力量爆发,纵然没有动用武技,依然强大至极。

    嘭嘭嘭嘭!

    四声沉闷的声音传来。

    这群圣山弟子,全部被轰飞出去,大口吐血。

    “怎么可能!”

    “你的境界恢复了,这不可能,我亲眼见到,你的修为被废,十日风吹雨打,怎么可能毫发无损!”

    “这一定不是真的。”

    四人满脸的不敢置信。

    江尘走来,一脚踩在圣山弟子的胸口,目光冰冷,宛如一座亘古冰山降临,“自今日起,我便是剑山新山主,圣山弟子,入我剑山者。”

    “杀无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