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4章 主山
    魂武大陆,修行法无数,因为自身的武魂差异,而各有不同。

    其中。

    剑道是最为强大和珍贵的修行之法。

    江尘压下心中的震撼。

    他按照得到的信息修行,体内的气血汇聚,一股股强大的剑意,在内心升腾而起。

    “剑者,锋芒毕露。”

    “极杀剑道,欲行此道,必然心坚如铁,剑道之路,崎岖难行,须有常人所不能拥有之决心,破而后立,剑道长存!”

    江尘的目中,迸发出明亮的光芒。

    破而后立,剑道长存。

    这正是他此时,所面临的难题,而极杀剑道,不需要经脉的完整,也可以修行。

    甚至,破碎经脉,也是它修行的条件所在。

    剑意运转,气血开始蜕变。

    江尘催动极杀剑道,体内的气血凝练,正在不断的发生变化,他身躯如利剑,锋芒自平凡的体魄中,涌现而出。

    数个时辰过去。

    他不再修行,双目睁开,有剑光迸发。

    “剑元。”

    “凝元一层,体内的气血,化作剑元,极杀剑道,果然非凡!”

    感知自身。

    江尘惊讶的发出惊呼。

    不过数个时辰之间,他突破炼体,体内的气血,成为攻伐最强的剑元。

    “十步剑杀!”

    江尘迈步,手持玄铁长剑。

    这是自古剑中,传承而来的剑法。

    足以堪比三品。

    这门剑法,剑随身动,每次迈步,剑气叠加,会越发的恐怖和强大。

    以江尘此刻的修为。

    他最多接连踏出三步,同时挥剑,剑气的威能,可以增加三倍!

    “杀!”

    他目光凝练,剑气交织。

    嘭嘭嘭。

    接连三步迈出,三倍增幅的剑气轰击,一道盛过一道,顷刻之间,墙壁上剑痕密布。

    最为凌厉的剑痕。

    甚至深入墙壁数寸之深,要知道,这可是玄罡石铸造的石墙,坚不可摧。

    “好可怕的武技。”

    “虽然只是三品,但是其杀伐之力,运转至极,在我看来,足以堪比四品!”

    “不过可惜,我现在,还无法将它催动至极。”

    江尘目中爆发出精光。

    有十步剑杀在手,即便自身,方才突破凝元一层,可是所能够爆发的威能,已经足够与凝元二层,乃至三层的高手抗衡!

    “是时候去主山,面见阁主,认可我山主的身份了!”

    江尘双拳紧握。

    他背负玄铁剑,走出密室,离开剑山。

    生杀剑阁群山,各有高低,自外围开始,如圆形环绕,居中位置,主山独立,有数千丈高低,最为巍峨和挺拔,充斥无尽的气韵。

    “主山。”

    来到主山山底,江尘抬眸远望。

    陡然。

    有数道身影闪出。

    他们身穿生杀剑袍,是主山的精英弟子,气息沉稳,竟然全部都是炼体七层以上的高手。

    “止步。”

    “主山重地,非常人能够踏足。”

    这几个主山弟子双目微眯,扫视江尘。

    “是你!”

    当先开口的弟子认出江尘,目光变得玩味起来。

    “叶师兄认识他?”周围弟子好奇问道。

    “当然认识。”

    “这可是剑山鼎鼎大名的江尘啊,我们剑阁昔日的大天才呢!”

    叶师兄讥讽笑道。

    “江尘?”

    “就是那个因为双亲背叛剑宗,被阁主震怒,打碎经脉,锁在黑铁石上,暴晒十日的剑山江尘?”

    “想不到这样的酷刑,他都没死。”

    众主山弟子看向江尘,表情都变得怪异起来。

    “既然是我们的江尘大天才,那么,想要进入主山,怎么能够与别人相同,江尘,别说我们师兄弟欺负你,寻常弟子进入主山,三颗下品灵石就可以。”

    “但是你,不行!”

    “给我们师兄弟每人三块灵石,并且跪下求我们,或许我们会大发慈悲,放你过去!”

    叶师兄冷笑道。

    “师兄说得对,江尘,你若是想要上山,就必须交出灵石,对着我们下跪磕头。”

    众人齐声迎合。

    江尘双目危险的眯起。

    他面容冷峻,宛如冰山,双拳紧握,强盛的杀机在隐现。

    “怎么,不愿意?”

    “你可要想清楚了,如今的你,被打碎经脉,形同废人,别告诉我,你诺大剑山,连十几块下品灵石都拿不出来!”

    看到江尘的反应,叶师兄面色转冷。

    众人对视。

    目光中的轻蔑之色越发的浓郁。

    “我看他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需要我们亲自出手。”有弟子不怀好意的开口。

    他径直走向江尘,想要动手。

    周围的众人,全部点头,极其玩味的看着江尘。

    “方师兄可是炼体八层,他出手,真人投注:这废物恐怕连命都要交出来。”

    “嘿嘿,他还以为自己是昔日的剑阁天才呢,废人一个,还想进入主山,也亏得他以前出身不凡,否则,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正好,这下让他全部吐出来,也算是犒劳我们众师兄弟了!”

    众人嬉笑。

    出手弟子,方师兄也冷笑连连,一手抓出,毫不客气的抓向江尘的怀中。

    手上的力道十足。

    体内的元气爆涌,手掌未至,劲风已经吹刮得江尘的脸庞生疼。

    然而。

    他的手掌即将触及江尘的时候。

    一道剑光闪烁。

    干脆,直接,果断而且冷冽,剑气穿云,血箭飙飞而出。

    江尘独立。

    他手中的长剑,缓缓归鞘,反观方师兄,脸色煞白,右手悄然坠落在地,鲜血肆意的泼洒。

    “你竟敢斩伤我主山弟子!”

    “江尘,你这是找死!”

    叶师兄震怒,身形一闪,扶住方师兄,随后暴怒出手,双拳轰击,打出破空之音。

    二品武技,崩山拳。

    他含恨出手,拳印无双,劲力无匹,浑身的元气,都汇聚在双拳之上。

    那双铁拳,宛如两座高山。

    轰隆砸击过来,恐怖的力量,甚至爆发出极小的风波,无限临近凝元二层的力量爆发,十分的恐怖!

    “叶师兄轰杀他。”

    “这个畜生,竟然敢斩去方师兄的手臂,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不错,师兄不要对他留手。”

    众主山弟子愤怒喊道。

    叶师兄点头,拳印无双,势如破竹,长驱直入,带着莫大的力量,要将江尘当场轰杀。

    “主山弟子,不过如此。”

    江尘冷眼而视。

    他不退反进,一步迈出,直追叶师兄。

    璀璨的剑光迸发,如华光,似匹练,锋芒极盛,正是十步剑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