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5章 高山武魂
    剑光一闪而逝,叶师兄重创,径直倒飞出去。

    他身在半空,大口的吐血。

    “这怎么可能!”

    众人满脸的不可思议。

    一剑。

    仅仅一剑。

    就将凝元一层的叶师兄斩飞出去,身受重创。

    甚至连反抗的机会没有。

    这,还是他们想象中的废物吗?

    所有人震撼的看着江尘,好似见到,昔日那个,俯视剑阁诸山的盖世天骄。

    “不可能的。”

    “他明明被阁主废掉,连剑魂也毁灭,怎么可能还会如此强大,这绝不可能。”

    叶师兄死死的看向江尘。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们认为不可能,只是因为,自身的眼界太低,宛如井底之蛙,看不到深井之外的广阔天地而已!”

    江尘并不过多理会众人。

    他收回长剑,转身登山而上,以往,自己不会将他们放在眼中,如今,更是如此。

    看到江尘远去。

    众人心中的压迫感,方才散去。

    “他怎么会变得如此强大。”

    “十日暴晒不死,他是想要面见阁主,获得认可,真正的执掌剑山,成为新的剑山主!”

    “叶师兄,这下我们该怎么办?”

    这群圣山弟子神色大变,化作惨白之色,他们以为江尘成为了废人,故此肆意的羞辱和招惹。

    但是如今。

    事实并非如此。

    这样的实力,比之以前更加的可怕。

    江尘很有可能,真的能够成为新的剑山山主,到那时候,他们必死无疑!

    “不能让他活着见到阁主。”

    “快,我们走小道,去找大师兄,昔日江尘名动剑阁,正是踩着大师兄成名,如今他重伤我与方师弟,大师兄绝对不会容忍的。”

    “只要他死,那么是否真的已经恢复实力,就不重要了!”

    叶师兄的目中,闪过阴狠的光芒。

    死人。

    即便天赋再如何出众,都无用,没有任何价值,阁主也不会过多追究。

    ……

    主山山道,江尘默然前行。

    他心中没有任何的波澜,大起大落之下,心境得到了极大蜕变,早已风雨不动。

    “剑山山主,只是开始,唯有成为山主,才能够获得足够的资源,林真武突破固魂,这两月时间,应该无法出关,既然如此,这就是我崛起的机会。”

    江尘目光坚定。

    他所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这段时间内,仅凭山主所能够得到的资源,远远不够,除非,剑山能够在随后的诸山大比中,脱颖而出,有强大的弟子,名动诸山,那么,剑阁才会分配更多的资源,给予剑山。

    “剑山需要弟子。”

    “以前剑山有父亲在,有我在,即便不开山收徒,依然蝉联两届大比头筹,可是如今,我成为山主,必须要有弟子出场才行!”

    江尘沉吟低语。

    他抬眸远望,走向山顶。

    主山顶端,宛如平地,诺大的山峰,如同被利剑削平,一座刻着生杀二字的殿堂伫立。

    临近生杀大殿。

    阴影中有一道苍老的身影出现,这是一个老人,身穿灰袍,看起来无比的普通,浑身散发出阵阵恶臭,让人退避三舍。

    “见过灭老。”

    江尘恭敬唤道。

    “嗯,剑山的小子。”灰袍老人灭老抬头。

    “看来传言是真的,你的经脉断去了,不过奇怪,虽然经脉断去,但是体内却凝练出元气,实力不减反增,有意思有意思,小娃娃,你是来面见阁主的吧?”

    “是的,还望灭老传话。”

    江尘神色一凛,恭敬请求道。

    这个老人不简单。

    一眼就将自身看穿,好似自己身上,任何的隐秘,都无法隐瞒此人。

    “好,你在这里稍等片刻。”

    灰袍老人点头,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容入暗影中,宛如鬼魅,来去无影。

    这绝对是个高手。

    江尘看着生杀大殿的阴暗处,陷入沉思之中。

    “传说灭老的辈分,比之阁主还高,甚至昔日父亲也言谈,自身的种种,无法隐瞒这位剑阁前辈,由此来看,灭老并非常人。”

    他自语呢喃,盘坐在大殿之外。

    生杀剑阁的规矩不多,唯有主山,各种制度森严。

    “阁主年岁不大,与我父亲相仿,不过,他既然做出承诺,必然会做到,我已经挺过十日,无论他是否心甘情愿,都必须要承认我山主的身份!”

    江尘凝眉低语。

    正在此时,自远处,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

    “山主?”

    “就凭你也想要成为剑山山主,江尘,你不配!”

    四五道身影走来。

    当先带路的,正是脸色阴沉的叶师兄,而先前开口说话的,是个青年男子,穿着武者劲装,浑身散发出雄浑的气息,宛如一座高山来临。

    凝元三层。

    主山大师兄,楚飞云!

    江尘双目微眯,直视这个被众星拱月的青年男子。

    “江尘,你这样的人,不配成为剑山山主,师尊或许会碍于自身的脸面,承认你的身份,可是,在此之前,只要你死去,那么结局也并非不可逆。”

    楚飞云越众而出,高大的身躯伫立,如高山大岳,压迫力十足。

    “手下败将,你有什么资格杀我!”

    江尘冷冷回应。

    “杀你或许很难,可是,斩你右臂,再废你一次,未尝不可。”

    “你登临主山,斩我主山弟子右臂,废我师弟修为,这些罪名,足以让我出手!”

    楚飞云冷笑说道。

    “再废我一次?”

    江尘神色古怪起来,“我的确斩人右臂,可是,我何曾废过主山弟子修为?”

    “有。”

    楚飞云霸气开口,他一掌拍击在身旁叶师兄的身上,雄浑的元气爆涌,直接将他的修为废掉。

    “我说有,那便有!”

    他冰冷开口,“虽然我也想杀江尘,不过,想要借刀杀人,你们依然需要付出代价。”

    “江尘,现在你可以放心的去死了!”

    “斩掉右臂,接连两次废掉修为,重伤不治,这个理由,足以让你完美的死去。”

    楚飞云直视江尘。

    他径直迈步,直接出手。

    “好狠的心。”

    江尘见状,饶是坚韧至极的心性,也微微震撼。

    “翻山印。”

    楚飞云沉声怒吼,他双手开阖,宛如两张钢板,雄浑的元气轰隆,在双掌之间,出现了浅淡的高山虚影。

    这是高山武魂。

    他的武魂,正是高山,元气吞吐,可以凝现武魂的虚影,使得双掌,如同有高山加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