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6章 生杀剑林
    达至凝元境界,气血归元,虽然无法将武魂彻底运用,却已经可以,展现部分的玄妙。

    风声呼啸。

    掌印拍击而来,空气都出现阵阵的涟漪。

    “他死定了。”

    “大师兄没有留手,这可是二品武技,翻山印,而且还加持了高山武魂,势大力沉,即便是金刚石都能够轰碎。”

    “江尘必死无疑。”

    众人异口同声的说道,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结局。

    面对这样的冲击。

    就算是坚韧的金刚石,也难以承受,会瞬间四分五裂。

    江尘就算是全盛的状态,达至凝元一层,也无法抗衡,只要掌印轰中,他必然会死,绝对没有存活的可能。

    “仅凭这样的武技,恐怕很难杀我!”

    江尘双目眯起。

    他脚步连连踏出,迅疾如电闪。

    长剑出鞘。

    宛如蓝色的璀璨剑光,刹那间迸发而出。

    奔雷剑诀应声而动。

    玄铁长剑斩出,空气都发出爆响,好似有闷雷在炸响。

    “一品武技,奔雷剑诀。”

    “妄想以一品武技,抗衡二品,江尘,你是在找死。”

    楚飞云冷冷笑道。

    “是否是找死,凭实力说话。”江尘摇头。

    剑光闪烁,迅疾如雷霆,狂猛如雷暴。

    雷霆。

    迅疾无双,狂暴至极。

    长剑穿梭,顷刻间与覆盖高山武魂的掌印碰撞,以两人为起点,风波扩散。

    嘭嘭!

    巨响传出,两道身影纷纷爆退。

    “可以,你值得我动用全力。”楚飞云连退四五步,寒声说道。

    “凝元三层,不足为惧。”

    江尘傲然回应。

    他执剑而立,身姿挺拔,好似一把出鞘长剑,锋芒毕露。

    “你很骄傲,不过,不知道你的实力,是否能够支撑你的骄傲,给我死!裂地掌!”

    楚飞云怒吼。

    他体内所有的元气爆涌,汇聚在双手之上,高山武魂虚影加持,土黄色的光芒,自他的身躯上涤荡而出。

    “山崩地裂。”

    “三品武技,裂地掌,传闻修行至极,一掌出山河动,大地龟裂,万物寂灭!”

    “大师兄竟然掌握这样的武技!”

    众人的神色的变换。

    随着土黄色的光芒扩散,他们的身形,直觉的后退数米之远。

    轰隆隆!

    好似有无形的力量震动,地面都震颤起来。

    楚飞云高大的身姿挺近,一掌拍击过来,空气震荡,庞大的威压,刹那间降临。

    “山崩地裂?”

    “你不行,给我破!”

    江尘见状,双目眯起,他接连三步迈出。

    十步剑杀。

    三倍威能增幅!

    剑光映照,宛如一道明光,映照天地,他瞬间临近楚飞云。

    剑起。

    光芒大方,血色的杀机一闪而逝,紧随其后,狂暴的力量爆发。

    轰隆隆!

    此地风暴席卷,尘埃激荡,遮蔽视野。

    一道高大的身姿,径直被轰飞出去,血光迸溅,而后,江尘的身形出现,一脚踩在楚飞云的胸口所在。

    “手下败将。”

    “我以前可以胜你,真人投注:如今,也可以!你想杀我,江尘也不是心慈手软之人,自然不会留你!”

    江尘嘴角有血迹流溢。

    十步剑杀,霸道至极,即便在三品武技之中,也属于顶尖的层次。

    三倍增幅的剑元,顷刻爆发,险些将他的体魄都撕裂,只是一剑,就受到了创伤,不过好在,他依然赢了,而且赢得十分的彻底。

    “不愧是那道身姿的传承,这样的武技,狂放霸道至极点。”

    江尘心中作想。

    “你!”

    “凝元一层,只是一剑,就将我的裂地掌破去!”

    “这不可能!”

    楚飞云大口吐血,在他的胸口所在,剑痕深邃,几可见骨。

    “我比你强,只此而已,楚飞云,我能胜你一次,我就再也不会将你放在眼中,就算是我经脉断去,同样如此。”

    江尘冷冷回应。

    手中的长剑转动,剑尖坠落,直刺楚飞云的胸口。

    他真的动了杀心。

    如此心狠手辣的人,天赋资质,皆是绝佳,有了圣山父子的前车之鉴,江尘决定,毫不留情!

    长剑刺落。

    正当剑锋要带走楚飞云生命的时候,一道纯粹的元气,破空而至,叮的一声,将江尘的长剑打偏。

    “元气出体!”

    “凝元五层往上的高手!”

    江尘瞬间反应过来,他抬眸望向迸发元气的方向。

    那里。

    有个紫衣少女行来。

    她年岁不大,身穿紫衣,面容绝美,含苞欲放的身姿,初具规模,一条紫色的束带,束在腰间,美艳而不失高雅,她莲步微移,有种天然的高贵之感。

    “圣女楚灵汐!”

    江尘神色微变,认出来人,正是剑阁阁主之女,楚灵汐!

    “圣女!”

    看到少女走来,所有人都恭敬的招呼道。

    “江尘。”

    少女楚灵汐走来,目光落在江尘的身上。

    “大师兄终究是父亲的弟子,且不说你暂且不是剑山山主,即便成为山主,也不能随意的抹杀,不如给灵汐一个面子,就此作罢如何?”

    “我知道此事,事出有因。”

    “自此之后,我会让大师兄,进入鬼囚崖内,面壁三个月,你看如何?”

    楚灵汐沉吟说道。

    话语干练简单,却将所有的事情,都完美解决。

    “可以。”

    江尘看向圣女,沉声答应。

    “如此便好,江尘,你修为不减反增,这是好事,当然,废你经脉之事,也并非我父亲本愿,你要知道,无论真相是否如圣山主所言,可是,上宗所知晓的,就是如此。”

    “我父亲对此,也同样无奈。”

    “而且,圣山主人脉极广,在上宗也颇有人缘,希望你能明白。”

    楚灵汐轻叹道。

    “江尘明白。”江尘目光微动。

    他听出了圣女的意思。

    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很明显,自身修为被废,与阁主没有太大的关系,甚至牵连到天魔剑宗,与林真武关联极深的人物。

    “嗯,如此便好。”

    “江尘,你想要真正成为山主,此事父亲允诺,不过,剑阁内的规矩,依然不破,想要名正言顺的成为山主,必须要走过生杀剑林历练,你是否已经准备好?”

    简单说明,楚灵汐再度问道。

    “当然。”

    江尘点头,“生杀剑林,乃是成为山主的必经历练,江尘不会推辞半句。”

    “好,我带你去生杀剑林,希望你可以平安通过。”

    楚灵汐闻言,会心一笑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