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10章 剑山山主
    走出山洞,不出江尘所料,的确出现在草地的边缘。

    他暗松口气。

    那片白骨堆积的天地,太过诡异和神秘,对他而言,其内所隐藏的危机,比之这生杀剑林,还要恐怖无数倍。

    “总算回归正轨。”

    江尘轻叹。

    他走出草地,最后的道路,只有一道剑气轰击过来。

    这道剑气,比之之前所经历的剑阵剑气,叠加起来,都要强大和可怕,空气都被分割开来。

    “这就是最后一关的剑阵么。”

    “如此可怕的剑气,的确很恐怖,若是之前的我,面对它,即便能够侥幸存活,也必然重伤垂死,甚至,凝元五层的高手,也很难与之硬抗,不过如今,我足以无惧。”

    一股绝强的自信,自江尘的体内升起。

    他挺身走近。

    体魄泛发出晶莹的光芒。

    轰!

    剑气瞬间斩落,这能够重创凝元五层的可怕剑气,直接崩碎开来。

    江尘的体魄上,出现一道深邃的剑痕。

    不过,古炼体法运转,数个呼吸之后,真人投注:伤痕已经的结疤。

    这就是古炼体法。

    无垢武体,已经让他,远超寻常的同境的武者,他甚至有信心,直面凝元五层以下的武者!

    “只要不曾元气出体,同境之间,无人能敌!”

    江尘目光闪烁神光。

    他走出生杀剑林,平安归来,虽然原本的白袍破碎,显得有些狼狈,但是自身的精气神,却空前的饱满。

    “你。”

    “你竟然没死。”

    不少人指着江尘,一双眼睛死死的睁开,宛如在看待鬼魅。

    更有甚者。

    他们撇过头去,脸色化作铁青。

    “江尘,恭喜!”楚灵汐反应过来,得体笑道。

    “嗯。”

    “你是怎么……活转过来的?在方盘之上,你的生机光点,曾经有数个时辰,消失不见!”

    楚灵汐目光新奇的问道。

    “消失?”

    “应该是重伤垂死吧,在第二道剑阵的边缘,受到了重创,或许生机太过薄弱,故此连光点都消失不见,不过好在,最后挺了过来,故此能够活着走出。”

    江尘反应过来,淡然解释道。

    关于生杀剑林内的天地,他不愿意多说,那里太过神秘,是生杀魔宗旧地,充满了隐秘,若是自己说出,或许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你的模样,看起来丝毫不像。”

    楚灵汐美目微眯。

    江尘的境界并没有提升多少,依然是凝元一层,但是不知道为何,她总是感觉,江尘整个人,似乎发生了某种蜕变。

    给她的感觉,如同能够,威胁到自身。

    “我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我可是凝元五层的修为,他不过凝元一层,根本不可能给我,造成任何威胁才对……”

    楚灵汐在心中低语。

    “圣女,我通过历练,那么如今,可以真正的成为剑山山主了吧。”江尘打断楚灵汐思绪道。

    “啊?”

    “嗯,是的,恭喜你江尘,成为新的山主。”

    楚灵汐惊醒,摇头抛去脑海中的杂念,取出一块令牌,交给江尘。

    “这是山河令。”

    “滴血其中,可以让你掌握此令的玄妙,与剑山令交融,那么你就可以驾驭剑山之力,得到这两块令牌,你也就是剑山的新任山主!”

    她柔声细语的讲解道。

    “多谢。”

    江尘照做,而后抱拳道:“圣女,既然此事已了,那么江尘便告辞了,突破历练,消耗巨大,江尘感到有些疲惫,需要时间休养自身!”

    “剑山主随意。”

    楚灵汐美目微眨,称呼也随之改变。

    众人见状,神色各异。

    他们看向江尘的目光,都变得忌惮起来,圣女都已经承认江尘身份,那么也就意味着,江尘如今,真的成为了剑山山主!

    “告辞。”

    并未理会众人的想法,江尘转身离去。

    得到古炼体法。

    他的目光,早已不再停留在这群弟子身上。

    “拥有古炼体法与极杀剑道,我的起点,已经远远超越寻常的武者,即便是整个荒芜中,除了真正的天骄,同境之间,应当可以无惧任何人。”

    江尘沉思。

    他飞速的离开主山,达至无垢武体,体魄越发的灵动。

    不过片刻。

    他已经回归剑山。

    “无垢武体,肌体的力量,数倍提升,速度也比之以前,快了很多,以往来回剑山与主山,需要耗费将近数百息,但是如今,不过数十息,已经回归。”

    江尘发出感叹。

    他大步走向剑山大殿。

    宛如废墟的大殿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数十道身影。

    他们尽皆身穿圣武长袍,满含敬意的看向大殿中央,那端坐在山主宝座上的身姿,充满了敬畏之色。

    “少山主,我们现在就来占据剑山大殿,是否有些不太好?”

    有圣山弟子担忧问道。

    端坐山主宝座的少年,正是林天,他冷冷的看向开口弟子,道:“剑山老山主夫妇死了,江尘那小畜生,也因为进入生杀剑林而死,剑山无人,那我为何,不能坐在这里?阁主他敢拿我如何?只要我父亲出关,剑阁,也不过是囊中之物而已!”

    林天目光冷冽的说道。

    他眺望远处,面上充满了傲慢与自负。

    “少山主说的是。”

    “剑山老山主夫妇一死,只要山主突破固魂境,就是剑阁第一高手,到时候,有剑宗叶长老扶持,剑阁,也可以手到擒来,不过是手中玩物而已。”

    “以后,我圣山就是剑阁!”

    众多圣山弟子连忙迎合说道。

    “那是自然,圣山,才是剑阁最强,当然可以取而代之,不过可惜,江尘那小畜生,死的太轻易了些,他身上的剑山令没有得到,要么让人进入剑林探寻,要么,派人进入万丈涯寻找江尘双亲。”

    “据说江尘的母亲,也是剑阁,乃至荒芜的第一美人,不知道死后,是否还是那般美丽!”

    林天面容狰狞,邪恶的说道。

    听到这里,江尘脸色冰冷,他再也忍耐不住,一步迈出,带着无尽的杀机,径直走入殿堂。

    宛如一座亘古冰山降临。

    殿堂内的温度,刹那间下降,所有的圣山弟子,全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