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14章 人命如草
    “小子,要怪只能怪你自己,非要强出头!”

    两个护卫阴狠的想到。

    荒芜旧地中,武道世家,拥有绝对的掌控力。

    叶飞空说过。

    没有人能够有资格进入,那就绝对不能有人进去!

    轰!

    空气发出爆响,两人左右分立,掌印已经拍击过来。

    可怕的气浪翻滚。

    周围围观的众人,纷纷退后,不敢与这样的威力抗衡。

    “那个少年糟了。”

    “他完蛋了,凝元境界的大高手,可以轻易的崩碎山石,更何况,还运用了玄妙的武技。”

    “可恶,这些世家子弟,太过飞扬跋扈!”

    不少人双拳紧握。

    可是他们没有勇气挺身而出。

    对方是迈步凝元的大高手,真人投注:而自己,只是炼体境界,差距太大。

    “该死!”

    有年轻俊杰咬牙,为自己的懦弱无能而感到羞愧。

    但是。

    他们想象中的景象并没有出现。

    江尘如旧。

    他直视轰杀而来的两人,不退反进,双手成掌,竟然选择硬憾。

    “找死!”

    两个护卫见状,面上展现出残忍的笑意。

    “好霸道的叶家。”

    “如果所谓的武道世家只是这样,那么,也没有太多存在的必要了!”

    江尘漠然开口。

    掌印轰然碰撞,尘埃冲天而上,无形的气浪迸发。

    所有都不忍直视。

    在他们看来,这个年岁不大的少年人,死定了,根本没有存活的机会。

    然而,结局出乎他们的意料。

    想象中的哀嚎声,并未传出。

    尘埃中。

    江尘独立,消瘦的身躯,却伟岸如高山。

    在他的对面,两个护卫大口吐血,竟然直接昏死过去。

    毫无反手之力!

    只不过,并非是江尘,而是那两个,凝元境界的叶家护卫。

    众人看向江尘的目光,齐齐变换。

    “他,他怎么赢的。”

    “那可是凝元境界的大高手,没有动用任何武技,仅凭体魄力量,就……将对方镇压了?”

    “这不可能吧。”

    不少人发出惊呼。

    他们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事实告诉他们,这,的确发生了。

    “叶家,我会亲自去拜访的。”

    江尘沉思片刻。

    他迈步,走向石门所在,方才临近,那两只古兽图案,如同活转过来,爆发出震耳欲聋的长啸。

    音波如浪。

    直接冲击过来,不过可惜,在无垢武体之下,这样的冲击,太过微弱,他的肌体,甚至没有做出过多的反应,轻而易举的硬抗过去。

    “古炼体法,果然非凡。”

    “这样的音波之力,足以震死炼体八层的武者,可是,却连我的肌体,都无法的穿透。”

    江尘目中闪烁神光。

    他推开石门,径直没入洞府之中。

    在石门之外。

    这些围观的武者,已经全部化作了呆滞的模样。

    这也太夸张了些吧!

    所有人双目圆瞪,死死的盯着,那道没入洞府的背影。

    “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一个武者揉了揉眼睛。

    “人比人真的是气死人,那个叶飞空,乃是叶家俊杰人物,天赋极高,凝元三层,可是,面对石门上的图案,也出现了明显的抗拒反应,但是他,却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连身形都没有晃一下。”

    众人神色古怪。

    他们此刻才知道,那个少年人,是何等强大的怪胎。

    对于众人的想法。

    江尘并不知晓,他进入洞府,探寻其内的玄妙。

    洞府内部,无比的空阔,没有过多的修饰和建筑。

    岁月之气涌动。

    它被封存了太过长久的时间,显得有些暮气沉沉。

    方才踏足洞府,无数的寒光,映照而出。

    “机关!”

    江尘瞬间反应过来。

    他手中的玄铁长剑出鞘,奔雷剑诀运转至极,长剑在手,如同一道蓝色的雷霆交织。

    剑光横扫。

    任由无尽的寒光映照,即便拥有划破大地的极致锋利,也无用,被尽数抵挡。

    “奔雷电闪。”

    “迅猛如雷霆,动若电光一闪,狂如雷霆万钧!”

    江尘目中的光芒,越发的明亮。

    这门武技的掌握,在肌体蜕变的同时,也发生了十足的进步。

    剑光交织。

    好似化作数百道雷霆映照场中。

    不消片刻。

    他走出这片区域,那诡异的寒光散去,这应该是此地的机关,用以试炼进入这里的武者。

    “不算太强的机关。”

    “寻常的凝元武者,达至凝元境界,感知大幅度增强,足以走过这里,最多受到些创伤而已,看来这处洞府,最为强大的布置,就是门口的两只古兽图案。”

    江尘心中作想。

    跨越机关所在,步入洞府中央。

    入目之中。

    有一座古老的雕塑长存,死气沉沉,重铁铸造的躯体,有种极致的冰寒感觉。

    雕塑的前方,是一座道台。

    其上有古老的书籍放置,应该就是这座洞府的传承。

    “咦?”

    “竟然还有人进来,那两个废物,连废墟中的垃圾都拦不住么。”

    陡然,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

    道台的右边,叶飞空长袍染血,他缓缓走向江尘。

    扫视洞府四周。

    还有数道身影,横躺在道台边缘,大量的血迹泼洒,将那片区域都染红。

    那些尸体,都是凝元境界的武者。

    显然。

    是先行进入洞府的武者。

    “你把他们都杀了?”江尘双目微眯,沉声问道。

    “当然。”

    叶飞空满不在乎的走来,“一些垃圾而已,可笑的是,也想与我争夺这里的传承。”

    “弱者,在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选择的权力和资格。”

    他看向江尘,冷冷笑道:“你也一样。”

    洞府中的温度刹那下降。

    叶飞空面色冰冷至极,在临近江尘数步的时候,他突然出手,双手成爪,如同可以捕捉狂风,径直抓向江尘的脖颈。

    “如此凶狂。”

    “一言不合,便暴起杀人?”

    江尘目光冰冷。

    他手中的长剑出鞘,剑光遁逝,将叶飞空迫退开来。

    “弱者就要有弱者的觉悟,身为强者的垫脚石,这是你们的荣幸!”叶飞空残忍一笑。

    好似斩杀进入洞府的竞争者,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生杀剑阁,虽然隶属于魔宗,可是,也绝对做不到,如此灭绝人性,视人命如草芥。”

    “你该死!”

    江尘目光冰冷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