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15章 玄玉手
    五爪弯曲成钩,真人投注:每根手指,都锋利如刀。

    叶飞空冷笑连连。

    他直接出手,动用了玄妙的武技,双手如鹰爪抓摄,每次出击,都将空气抓出爆鸣。

    二品武技。

    狂风天鹰爪!

    双手锐利无双,甚至在空气中,都出现了鹰爪的痕迹。

    “无论在什么地方,一切,凭实力说话。”叶飞空无比的自信,元气爆涌,身躯上出现了浅淡的武魂行迹,覆盖双手的,是一双鹰爪。

    天鹰武魂。

    这就是叶飞空的武魂,只是展现部分,加持在双手之上,使得手指更加的锐利。

    “动若奔雷!”

    江尘闻言,对此不置可否。

    他也出手。

    奔雷剑诀倾泻而出,雷霆电闪,剑光凌厉无匹,径直斩向那抓摄而来的手爪。

    “哼。”

    “且不说我的武技,强过于你,还有武魂加持,这样的我,你拿什么跟我斗!”

    叶飞空见状,冷冷笑道。

    双爪翻飞,与剑光硬憾,捏碎那狂暴的剑气,双爪长驱直入,抓向江尘的胸口。

    “死吧!”

    他眼中出现疯狂之色。

    只要双爪抓中,他有把握,将江尘一击毙命。

    二品武技加持武魂。

    其内的所爆发的杀伤力,大得惊人!

    “你死定了!”

    叶飞空凌厉怒吼,双爪突破剑光,已经抓到江尘胸口,他的面上,也流露出狂喜之色。

    然而。

    紧随其后,他的面色大变。

    双爪触及的区域,宛如碰撞到钢板。

    咔擦!

    一声脆响传出,剧痛沿着手指,直入脑海。

    他的手指,竟然断了。

    如此锋利的鹰爪,还无法与对方的肉身抗衡?

    叶飞空神色大变。

    但是已经来不及,江尘一步迈出,同样没有动用武技,拳印如龙,势如破竹。

    轰的一声炸响。

    叶飞空的身形倒飞出去,砸落在墙壁之上,缓缓跌落。

    他大口吐血,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你的体魄,怎么会如此强横!”

    “就算是体魄型的武魂,也不可能给你这么大的加持,在我的天鹰爪之下,必然会破碎才对!”

    叶飞空恨声开口。

    江尘不语,他屈指轻弹,手中的长剑弹出,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将前者钉死在墙壁之上。

    “寻常武魂,怎么能够与古炼体法比拟。”

    “死在无垢武体之上,你并不冤,我如今的体魄,堪比凝元五层,只要不是元气出体的武者,我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江尘傲然摇头。

    他没有过多的理会叶飞空,走向那座道台。

    洞府沉寂。

    唯有道台之上,有浅淡的光芒流转。

    那是一本古书。

    看起来无比的古朴,只有浅淡的光辉,彰显着它的不凡,书页翻转,竟然有种别样的寒意笼罩。

    “先天寒意。”

    “这本古书,不会是寒树打造而成吧,如此众多的寒气,经久不息,时至今日,都还在散发。”

    江尘好奇低语。

    他接触古书,手指瞬间就出现了霜冻。

    剑元运转,将这些寒气迫开。

    “玄玉手!”

    翻阅古书,江尘心神微动,“凝练天地至煞寒气,铸造无双手印,上穷碧落,下入幽冥?玄玉手,冰寒如煞,练手如玉,看起来温婉至极,实则,是真正的杀伐武技,位列三品!”

    他轻声道出武技的玄妙。

    凝寒成煞,练手如玉。

    这门武技很非凡,而且品阶不低,位列三品,能够与完整的十步剑杀媲美。

    “此次洞府之行,收获不错。”

    江尘目中精光闪烁。

    他就地盘坐,修行这门武技,灵气吞吐,古书中的寒气,源源不断的没入身躯。

    玄玉手。

    有个最为艰难的条件,对于旁人而言,很难做到。

    可是江尘,却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无垢。

    手掌无垢,方能容纳,那至寒煞气,而江尘,早已凝练无垢战体!

    “这门武技,就如同为我所准备的。”

    他轻声低语。

    那源源不断的寒气,没入身躯,而后汇聚在双手之上。

    一双手掌,宛如玉质,白皙无暇。

    其上的寒意流转。

    双掌所触及的空气,都微微霜冻,寒意逼人,如同冰川覆盖。

    嘭!

    江尘拍击而出。

    气浪翻滚,四周出现了冰冷的浪潮,肆意涌动,地面瞬间被冻住,而后咔擦一声,崩碎开来,化作一地的冰屑。

    “好可怕的威能!”

    看到这样的景象,江尘也满脸震撼。

    数个时辰之间。

    他不过初初掌握这门武技,但是爆发出来的威能,却相当的恐怖。

    “可以作为当前的必杀武技,十步剑杀,想要踏出六七步,当前的体魄,很难承受,故此玄玉手,可以算是我此刻,最强的底牌所在!”

    江尘低语。

    而在此时,他心神微动,一股危机感降临。

    自远处。

    嗖的一声破空声传来,一把长剑,宛如流光,径直投射而来。

    “竟然没死。”

    江尘瞬间反应过来,玄玉手运转,双手洁白如玉,煞气逼人,随意一抓,将长剑拿捏在手中,崩碎成为漫天的铁屑。

    而在墙壁所在。

    那原本气息全无的叶飞空,挣脱束缚,宛如一只苍鹰,身化流光,狼狈至极的逃遁出去。

    “世家子弟出行在外,都有独特的保命手段。”

    “斩草不除根,必然后患无穷,果然,我鲜少出世,很多的事情,经验都不足!”

    江尘双目微眯。

    他汲取教训,知道了自身的不足。

    ……

    洞府之外。

    叶飞空化作流光,他面色惨白,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向着荒芜旧地,亡命奔逃。

    对手太过强大。

    体魄无双,即便是武魂加持,也无法抗衡。

    面对江尘,他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自己引以为豪的武技,竟然连对方的防御,都无法破去!

    “给我等着!”

    他目中满是恨意,“只要回归家族,以我叶家之力,必要血洗废墟,将你找出来,碎尸万段!”

    “若非有父亲给予的护身宝物,否则,我就真的死了!”

    叶飞空有些后怕的想到。

    在他的怀中,一张古老的符篆,此刻,已经化作了灰烬,灵性尽失。

    “我叶飞空,乃是叶家俊杰,天赋仅次于大哥,只要回归,我会请大哥出手,若是你步入荒芜旧地,那,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他咬牙切齿的发出低吼。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