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18章 登台守擂
    剑光划过,五倍增幅之下,甚至出现了血色。

    就好似一道血光。

    可怕的杀机迸发,江尘的身形,顷刻间追上众人,长剑当空,巨大的响声传出,这几个俊杰人物,瞬间被斩飞出去,身受重创。

    一剑。

    仅仅一剑而已。

    电光火石之间,这些世家子弟,全部重创。

    围观的武者,还来不及反应,战斗就已经结束。

    江尘收剑而立。

    他目光冷冽,扫视众人,如同在看待蝼蚁,那一剑的风采,拥有镇压万千的无双气魄。

    “好可怕的一剑。”

    “三家的俊杰,竟然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他们这次,算是踢到铁板了。”

    “这个少年,有些门道。”

    众人议论出声,他们已经被江尘的剑所震慑。

    只是一剑。

    摧枯拉朽,没有任何的花哨。

    饶是名动荒芜旧地的俊杰,也无法抵挡,而且,看江尘的模样,没有丝毫的异样。

    “他们这次,算是栽了。”

    “谁能想得到,这个少年如此强大,三个凝元三层,一个凝元四层,同时出手,还无法抵挡别人的一剑。”

    “他究竟来自何处,没有强大的道统支持,怎么可能培养出这样的年轻俊杰。”

    不少人在打量江尘。

    他们全都被江尘的实力所折服。

    便是少女季沉鱼也直视着他,目中有精光在闪烁,至于叶凌空等人的状况,却无人关注。

    “江尘,你的表现,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季沉鱼直言不讳的夸赞道。

    “说笑了。”

    “所谓的世家子弟,大部分只是酒囊饭袋而已,根基不稳,以丹药强行提升,即便他是凝元四层,实际上,还不如废墟中,那些凝元二层的武者基础巩固。”

    江尘摇头。

    这些人的境界很高,可是根基太过薄弱。

    凝元四层的修为,听起来很强大,可是实际上,羸弱不堪,真人投注:完全没有达到凝元四层的程度。

    这样的武者。

    依照剑阁内的武者实力划分,他们甚至比不过那些二三层的剑阁弟子。

    “即便如此,也无法掩盖你的强大。”

    季沉鱼抿嘴轻笑,她藕臂一挥,接着道:“这群人招惹你,还真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好了闹剧已经结束,十城争霸赛,也应该要开始了。”

    她美目微眨。

    正在众人不解的时候,她已经迈步,走上看台的中央。

    此地经过整改。

    如今就是一处武斗台,整体由坚韧至极的花岗石铺就,占地数十米之广,看起来宽阔至极。

    “十城争霸赛。”

    “此次沉鱼有幸,能够自玄宗而来,主持这次大赛,希望能够见证,年轻俊杰的实力。”

    季沉鱼端庄得体。

    她与楚灵汐不同,后者看起来更加的娇柔美艳,有种雍容华贵之感,但是季沉鱼别有一种英气,长相算不上多么的惊艳,但是细看之下,又能够引人注目。

    “沉鱼,你这样让其余三家如何做人?”

    看见季沉鱼登台,有一个面容白皙的少年临近,此人正是王家少主。

    “无妨。”

    “反正那群人都废了,这次大赛,其余三家恐怕也没人有资格上台了,就让废墟中真正的天骄来参与大赛!”

    季沉鱼淡然回应。

    “只能这样了。”

    王家少主无奈苦笑。

    三家俊杰,全都被江尘一剑斩成了重伤。

    “沉鱼,我们下去吧,让王伯宣布大赛规则。”王家少主摇头唤道。

    “好。”

    季沉鱼并未拒绝,她看向江尘,目中精光闪烁,“江尘,希望你能够夺得大赛头筹!”

    “我会的。”

    江尘自信点头。

    得到答复,季沉鱼随着王家少主下台,一个老者走入战台。

    他年岁极大,不过精气神十足,元气覆盖在体表之外,竟然是凝元五层往上的大高手,实力非凡。

    “由我来讲解大赛规则。”

    “十城争霸赛,是囊口废墟中,所有年轻武者的大赛,但凡实力足够,都可以登台参赛,规则如旧,依然是守擂的战斗方式,若是有人能够力敌十城俊杰,自然便是头筹,若是无人能够守住十场,再依照成绩,举办最后的十城俊杰混战!”

    老者简单叙述。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元气震荡,将这些话语,传递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好了,大赛开始,不知道谁愿意来第一个守擂?”

    老者大手一挥,沉声问道。

    四周的武者尽皆面露兴奋之色,十城争霸赛,每年才开放一次。

    这是表现自身的机会。

    同时也能够验证自己,修行所得的成果。

    “谁会当先登台?”

    “守擂形式的比斗,虽然那个少年,将三家的俊杰都斩伤,可是,其余的俊杰依然是全盛状态,第一个守擂的人,需要承受的压力太大了!”

    “不错,第一擂的守擂人,最为艰难。”

    “以荒芜旧地的历史来看,首擂十胜之人,数百年来,也不过出现了九个而已,那些前辈,无一不是名动大陆的盖世人物!”

    人群爆发出阵阵议论。

    他们虽然心动,却无人想要第一个登台。

    老者等候片刻。

    他浑浊的双目,扫视四方,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首擂最为艰难,值得斟酌和等待。

    “我来。”

    陡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江尘背负长剑,已经走上战台。

    “既然无人愿意当先登台,那就由我来吧。”他淡然开口。

    “好。”

    “擂主已经登台,接下来,请诸位年轻俊杰,登台挑战!”

    老者见状,目光变得明亮起来。

    “公子,若是能够十连胜,若无意外,你便是此次大赛第一,十胜不易,祝公子好运。”老者低声说道。

    “嗯好。”

    江尘点头。

    战台沉寂,只有他负剑而立,等待众多的天骄登台挑战。

    ……

    酒楼上层雅间。

    季沉鱼与王家少主并立,看向战台,眸光微微闪烁。

    “他天赋绝佳,江尘,若是信息无误,此人应该就是生杀剑阁,新任的剑山山主,十六岁,足以号称剑阁史上,最年轻的山主。”

    “不过。”

    “他真的可以十胜么,以他的表现而言,或许可以,但是,作为首擂的话,太难!”

    王家少主紧邻季沉鱼,有些恭敬的低声分析。

    “剑阁史上,最年轻山主么。”

    季沉鱼美目微眯。

    她看着战台上,那道笔直如剑的身姿,心思流转。

    “他一定可以。”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