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20章 叶家死士
    他的速度极快,身法也十分的奇异。

    如同长蛇游走。

    在战台上穿梭,有种飘忽不定的感觉,其身而动,如蛇般灵动和迅猛。

    “盘丝千蛇手。”

    电光火石之间,杜千山出现在江尘的身后。

    低沉的声音传出。

    二品武技,盘丝千蛇手!

    他的双手,如同化作了万千长蛇,连绵而动,弯转扭曲,灵动而阴狠,气劲交迫,却没有丝毫的响动传出。

    这门武技很不凡。

    在二品之中,都属于极其强大的存在。

    与身法同时而动,两者加持起来,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武技,武魂,还有身法。

    三者被完美的容纳起来,如同毒蛇出击,阴冷迅疾。

    “不愧是废墟中走出的强者。”

    “十城废墟,其内充满了危机和隐秘,能够成长起来,走出废墟,必然有其独特之处,不过,这样的武技,对我而言,还无法做到将我压制。”

    江尘目光微动。

    感知到身后的压迫,长剑瞬间出鞘。

    剑光映照。

    好似有雷霆交织,一道璀璨的蓝色剑光迸发而出。

    奔雷剑诀。

    它只是一品武技,然而在江尘的手中,却如同化腐朽为神奇。

    长剑点出,迅疾如奔雷,拥有丝毫都不弱于杜千山的速度。

    嘭!

    剑气横扫,直接将杜千山的身形逼退。

    与此同时。

    江尘挺身而动,右手长剑归鞘,他左手凝练剑指,以指代剑,强势轰杀而来,一指点落,触及杜千山的眉心,将他硬生生点飞出去。

    出剑,点落。

    数个动作,一气呵成,江尘傲然而立,看向杜千山,微微点头。

    “多谢。”

    杜千山面目低沉,依然感激抱拳。

    他自己知道,关键时刻,江尘留手了。

    若是长剑一往无前,他必死无疑,但是在最后,对方以指代剑,没有将他斩杀。

    登临战台,生死不论。

    十城争霸赛,其实无比的残酷,只是江尘不喜欢滥杀无辜而已。

    “废墟中的强者,都很不错,只是可惜,境界稍微低了些。”

    江尘看向杜千山,点头应答。

    “荒芜旧地中的世家,大部分俊杰,都已经达至凝元三四层,可是实力太弱,而废墟中的俊杰,不过凝元二三层,却比之他们还强。”

    “果然,在困苦和磨砺中,才能够成就最强武道。”

    “安宁使人堕落,武道修行,需要不断的在生死间磨炼,这与父亲昔日的教导,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轻声低语。

    武道,崎岖难行,非拥有大毅力,大决心者,无法成就至强。

    境界在有的时候,并无法代表自身的战力。

    武魂,武技,基础还有根基。

    都是影响武者实力的重要部分,江尘境界不高,不过凝元三层,但是无论元气还是体魄,都可以位列顶尖,这也是他可以越境而战的底气所在。

    “二连胜了。”

    “连杜千山都败了,或许只有那些,饱经战斗的俊杰,才能够与之抗衡了吧。”

    不少人目光炽热的看向江尘。

    他的强大,在众人心中,留下了很深的痕迹。

    “不知道接下来会是谁来登台。”

    “已经接连两次胜利,而且都是一招,依照这样的势头,恐怕他真的能够十胜,直接登顶,成为大赛的头筹。”

    “首擂十胜。”

    “这样的人,并非没有,只是太难,荒芜旧地百年之内,也只有九个人而已!”

    众人目光有神。

    或许江尘,可以成为,这百年之内的第十人!

    “希望他可以成功。”

    不少人偏向江尘,无论是强大的实力,还是所表现而出的风度,都让他,得到了众多武者的认可。

    “不过也未必。”

    “首擂十胜太难,而且,四家之中,真正的俊杰没有出场,废墟内,也还有隐藏的蛟龙,不曾登台。”

    “他们若是出手,江尘很容易落败。”

    也有人摇头,依然不看好江尘。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

    一道手持大刀的挺拔身姿,越众而出,他面容狰狞,脸上布满了疤痕,看起来恐怖至极。

    随他走出。

    四周的武者,真人投注:全都让开道路,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

    “叶煞。”

    “叶家竟然这么早就把这个杀神派出来了。”

    “他可不是那些世家公子,这是真正的杀神,历经风雨杀戮,绝对不会有人,想要面对这样的对手。”

    “因为他,是不择不扣的死士!”

    不少武者动容。

    被那庞大的杀气所震慑。

    叶家死士。

    十城争霸才开始多久,叶家竟然就让死士登台出手。

    “我奉命而来。”

    “无他,只为取你性命,你死,我则退出。”

    叶煞话语冰冷的登台。

    他目光冷冽,目的明确,将这次大赛,当做了任务。

    “死士。”

    江尘打量这个年岁相同的少年。

    他显得无比的稳重。

    被风雨抹去了年少应有的气质,变得冷冽如铁,是任何世家,都最为锋利的剑刃。

    “叶家想杀我?”江尘问道。

    “是。”

    “所以你必须死。”

    叶煞冷硬回答,在他的眼中,江尘已经是一具尸体,目中充满了冷漠。

    “只要有叶煞出手,这个小畜生死定了。”

    战台之下,叶凌天等人满脸兴奋的喊道。

    “父亲虽然没有出手,却派出了叶煞,叶煞乃是凝元三层,在生死磨炼,根基和实力,远超我们,江尘面对这样的人,至多与他同归于尽。”

    “死士。”

    “不还是我叶家的狗,只要能够拼死江尘,也是他的荣耀。”

    叶凌天冷冽的想到。

    整个酒楼的气氛,都随着叶煞的出现而变得的炽热起来。

    “他是叶家此代,有名的死士。”

    “出世以来,从来不曾败过,即便是面对强敌,也能够将对手斩杀,他根本就不畏惧死亡。”

    “这样的人,无疑是最可怕的。”

    众多武者在讨论叶煞。

    他们觉得,江尘危险了,死士,完全不畏惧死亡,心中的信念,唯有不死不休。

    而且。

    现在就已经有死士登台,即便江尘能赢,随后的战斗,也必然会越发的艰难。

    “叶家有些过分了。”

    酒楼上层雅间,王家少主愤然出声。

    “没事。”

    “这也是江尘所需要的,既然叶家愿意给他送来对手,我们也不用多说。”

    季沉鱼美目微眨,对江尘有绝对的自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