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23章 剑气
    达至凝元五层,真人投注:元气巩固,可以出体外放。

    这样的境界,纵然无法将武魂,自灵台仙府展现而出,可是,却可以通过元气,构建出武魂的浅淡模样。

    可以说。

    凝元五层之后,与之前的境界,有天壤之别。

    苍鹰长啸,有狂风平地而起。

    叶家主冷眼看向江尘,他气态威严至极,有上位者之姿。

    “你死,剑山消亡,那么我叶家,也可以顺势成为荒芜第一世家,这是林真武的承诺。”他寒声开口。

    “林真武的承诺。”

    “对于这样的人,叶家主还真是心大,竟然会选择相信,不过,叶家主就这么有把握,让我走不出荒芜?”

    江尘双目微眯。

    他冷冷的直视叶家主,体内的元气疯狂汇聚。

    体魄泛发出光泽。

    无垢战体,全力运转,肌体中充斥着无尽的力感。

    “沉鱼,叶家主乃是凝元六层,江尘有希望吗?”王家少主依窗而望,低声问道。

    “不知道。”

    “不过他能独自来往荒芜,还选择直面叶家主,应该有自身的手段,别忘了,昔日其父江楚歌,也曾经以凝元之身,独闯荒芜旧地,一人之力,压得四家抬不起头。”

    季沉鱼摇头说道。

    沉寂街道,风波涌动,叶家主迈步而出,直面江尘。

    他身上的长袍肆掠。

    宛如金边翻滚,陡然之间,一声高亢的长鸣传出,苍鹰拍击双翅,一双锐利的鹰爪,与他的双手重合。

    呲拉。

    二品武技,狂风天鹰爪!

    其身闪烁,如一头展翅的雄鹰,三两步之间,已经扑杀过来,一双利爪如勾。

    可怕的锋芒,将长空都险些撕裂。

    元气出体成形。

    凝练出武魂的虚影,即便是二品武技,在叶家主的手中,同样爆发出远超数倍的威能。

    “江尘死定了。”

    “有父亲出手,他怎么能活,就算是再过妖孽,凝元三层也想要抗衡凝元六层?简直是痴人说梦!”

    “不错,他无力回天。”

    叶凌空两兄弟站在远处观望,目光冰冷的出声。

    街道之上。

    一道剑光,迸发而出,江尘迈步,接连踏出五步。

    他面色如旧,没有丝毫的畏惧。

    “你太小看剑阁诸山了。”

    “即便是我,拥有执掌剑山,也不会是如此轻易,就能够被他人所斩杀的!”

    江尘目中剑光闪烁。

    十步剑山,五倍剑气增幅爆发,血色的剑光席卷。

    长剑划破长空。

    地面出现了无尽的裂纹,宛如蜘蛛网一般蔓延开来。

    踏踏踏!

    在两者即将临近的时候,江尘再度迈步。

    又是三步连踏。

    长剑所斩出的剑气,越发的雄浑,剑光肆掠,无声无息,却充满了肃杀和冰寒之气。

    八倍剑气增幅!

    这是江尘此刻,所能够爆发出来的极致力量。

    轰!

    剑气与苍鹰碰撞,地面瞬间龟裂,无数的砖石,冲天而起,化作尘埃漫天。

    两道身影纷纷后退。

    自尘埃中,叶家主的面色的铁青,长袍之上,出现了剑痕,一点血光,将衣衫都侵染成为红色。

    “好锋利的剑气。”

    “小畜生,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手段,不过你越是出色,我越要杀你。”

    “这样的武技,我看你还能动用几次。”

    他目光冰冷。

    杀机弥漫而出,一股寒意,将江尘笼罩在内。

    江尘的状态,也并不算太好。

    他的无垢战体,泛发出光芒,在不断的修复自身,可是,八倍剑气增幅,对于自身,同样是巨大的负担。

    他看起来无比的狼狈。

    一袭白袍已经被染红,战体出现了裂纹,险些龟裂开来。

    “八倍剑气增幅。”

    “果然,现在的我,催动起来,还是太过勉强,初入无垢战体,已经很强,可是运转八倍剑气增幅,至多只能够动用两次,看来,必要时刻,只能够动用那道剑气了。”

    江尘深吸口气。

    他挺身而立,一步踏出,蓝色的剑光闪烁。

    奔雷剑诀!

    迈步之间,雷霆交织,他的脚步接连踏出。

    踏踏踏踏!

    又是八步瞬间迈出,自身的气势,在每一步踏出的时候,就增强一倍,当他临近叶家主的时候,剑光汹涌,好似拥有斩天裂地的可怕威能。

    “小畜生还想要反攻?”

    叶家主怒极反笑。

    他双手拍击,苍鹰拍击双翅,一声刺耳的长鸣传出。

    狂风暴涌,激起无尽的尘埃席卷。

    有肃杀苍凉之气,自叶家主的身躯上传递而出,他双手如勾,锐利无双,随意的抓摄,就有狂风肆掠,在虚空中,留下道道深邃的抓痕。

    “这是!”

    “三品武技,天鹰十击?”

    “叶家的不传之秘,这门武技,极其可怕,传闻有固魂境的大能,武技运转,撕裂过长空,江尘糟了!”

    阁楼雅间,季沉鱼神色大变,她双手死死的抓住栏杆。

    苍鹰长鸣,震耳欲聋。

    叶家主裹挟狂风,强势杀来,双爪抓出,每一次爪印落下,力量就叠加不少。

    隐约之间。

    好似都能够看到,有狂暴的天鹰,自虚空中,探出锐利的爪子。

    嘭!

    天鹰爪与剑气交织。

    狂暴的力量轰隆,空气都炸裂开来,爪印无匹,势如破竹般,将剑气绞碎,直取江尘的胸口。

    “死!”

    “你很出色,可惜你我之间的差距,宛如天蛰,不可逾越。”

    叶家主朗声开口。

    爪印撕碎空气,他已经看到江尘的结局。

    “不好。”

    感应到爪印之上的可怕威势,江尘面色变换。

    他手中的长剑横档,触及那只元气显化的鹰爪,竟然直接化作了齑粉,千钧一发之际,江尘扭身,右手拍击而出,手掌宛如化作白玉,寒气成煞,森然无比。

    玄玉手。

    三品武技临危而动,双手白皙如玉,迎上叶家主的鹰爪。

    “找死。”

    叶家主傲然轻吐两字。

    嘭的一声巨响,江尘的身形倒飞出去,狠狠的砸在墙壁之上,缓缓跌落,他身躯都绽裂开来,大口吐血。

    “有点意思。”

    “想不到你这个小畜生,身上所拥有的隐秘还不少。”

    “不过这些东西,只不过是为本家主,徒做嫁衣而已。”

    叶家主后退数十步,他冷冷的开口说道。

    江尘眸光如旧。

    他艰难身躯,自地面站起,目中的剑意迸发,没有丝毫的颓废之色。

    “老匹夫,我拥有的东西,可不止你所看见的这些。”

    江尘冷峻的面上,流露出一丝杀机。

    “来了!”

    他陡然抬头,怀中的剑山令发光。

    嗡。

    嗡嗡嗡!

    长空震颤,自远处天边,一道数十丈的剑气,横跨废墟,从天而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