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36章 剑道争锋
    小剑主的脸色,真人投注:彻底的阴沉下去。

    他目中的杀机爆涌。

    江尘来临,踏足第九石梯的同时,他再度环抱石墙,运用这诡异的力量。

    轰隆!

    第九石梯所在,直接爆碎,两人的身形,径直跌落在地面。

    尘埃爆涌。

    麻木的众人,都呆滞起来。

    被他们视作神圣的第九石梯,就这样碎裂了?

    这……

    太过不可思议!

    不少人双手擦拭双眼,死死的瞪着身前的景象,哪怕亲眼所见,也充满了不敢置信。

    “碎了。”

    “第九石梯,也碎了,根本无法拦住那个狂徒。”

    “他太强了!”

    众人嘴巴张开,目光都显得有些呆滞,看向江尘的目光,呆滞无比。

    一步踩碎一层石梯。

    连拥有十数倍排斥力的第九石梯,也无法改变,被踏碎的命运。

    这个人。

    他究竟有多么强?

    剑山山主,当真如此恐怖,他只是凝元四层啊!

    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他们的心绪,从最初的震撼,一直到麻木,而后再度被震撼,此刻,已经没有言语,可以发泄他们内心的情绪。

    那就是个怪物。

    别人攀登石梯,难入登天。

    他直接全部踩碎!

    “不可思议,这需要多么强大的体魄,才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连那些排斥力,都可以视而不见。”

    有人喃喃自语,还没有反应过来。

    尘埃爆涌。

    无数的碎石迸发。

    “很好,江尘,你彻底惹怒我了!”

    漫天的尘埃之中,一道明亮的剑光,将它们斩碎开来,小剑主长袍翩然,他面色铁青的迈步走出。

    “你以为。”

    “踩碎了第九石梯,就可以与我平等?蠢货,天才与庸人,永远都有所不同,我的强大,根本不是你能够揣测的。”

    “你也是剑修,那我就以剑法,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强者!”

    小剑主执剑而立。

    他目中的剑意,宛如实质,元气迸发,一把青色的剑影,覆盖在他的长剑之上。

    剑魂。

    小剑主的武魂,竟然是剑。

    只不过这把剑,与江尘昔日的剑武魂不同,这是一把清风剑,轻灵迅疾,代表着不拘灵动!

    “剑武魂!”

    “不愧是青云剑宗的小剑主,剑武魂一出,他的剑法之力,起码能够增幅三倍!”

    “江尘糟了。”

    众人全部都清醒过来,看着执剑而立的小剑主,爆发出阵阵惊呼。

    “听闻昔日的江尘,也是剑武魂,觉醒的,是上代老山主同样的青铜古剑,可是如今,他武魂破碎,不知道还能不能动用那样的武魂之力!”

    有少年俊杰目光中绽放明亮的光芒。

    青云剑宗少主,对战生杀剑阁,剑山之主!

    剑修之战。

    这样的战斗,太过罕见。

    剑修,号称魂武大陆,最强的武道修行者。

    同时,这样的道路,也是最为难以修行的道路。

    但凡修行的武者,无一不是剑武魂的拥有者。

    这样的战斗。

    畅快淋漓至极,锋芒毕露,交战出手,往往在瞬息之间,就能够爆发生死。

    “剑道争锋。”

    “不知道他们两个,谁能够更胜一筹。”

    “我觉得,江尘的胜算可能不对,我确实听闻,他的武魂破碎,最起码,至今为止,他都没有动用过剑武魂,如果没有剑魂加持,他怎么可能战胜小剑主!”

    众人议论纷纷。

    不少人已经开始,不看好江尘。

    拥有武魂与没有武魂,其中的差距,太过巨大,即便武道前三个境界,并无法全部展现武魂玄妙,可是这细微的加持,却足以拉开可怕的距离。

    “给你机会。”

    “江尘,凝练你的剑魂虚影,若是我出手,你将没有任何的机会。”

    小剑主自负的开口。

    “没有。”

    江尘摇头,“如你所见,我的剑魂早已破碎,不用剑魂,我也一样可以成为惊世剑修,我自身的所知所想,就是剑,我就是剑魂!”

    他目中剑光爆涌,充斥着无匹的凌厉气机。

    体内的极杀剑气,疯狂运转。

    好似感知到主人的心绪,剑元激荡,使得他的体魄,竟然绽放出一股锋芒之感。

    “狂妄。”

    “就凭你,也配自称剑魂?”

    “我会让你知道,没有剑魂的剑修,根本没有资格称之为剑修,江尘,你不配拿剑,没有剑魂,你根本没有资格,拿起手中的长剑!那是对于剑道的侮辱!”

    小剑主目光冰冷。

    剑气肆掠。

    一道明亮的剑光划破沉寂的洞府。

    小剑主当先出手,剑气如同分成了三道,此地的空气猎猎,三种奇异的光芒折射而出。

    天光分水剑法!

    小剑主的剑,就如同天光,能够分割天地万物,迅疾无匹。

    那道剑气,如华光似匹练。

    这是剑道争锋,剑光澎湃而且肆掠,周围围观的众人,全部都不停的后退,不敢进入战场的范围之中,但凡被波及,必然被可怕的剑气所重创。

    “好强。”

    “这就是小剑主的实力吗?”

    “那一剑,只是一品武技,可是,我却感觉,它好似真的可以分开天地,将江河断流!”

    不少人目露惊怖的光芒。

    他们的内心,被那样可怕凌厉的剑气所震慑。

    同为凝元五层。

    可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也无比的巨大!

    天才和庸人。

    就好似两个层次的生命,这也是小剑主,可以如此狂妄肆意的原因所在。

    因为他强,故此他肆无忌惮。

    嘭!

    地面震颤,江尘也出手。

    他面容冷峻至极,冰寒的剑光折射,一道蓝色的电弧闪烁,长剑如雷霆交织,剑气暴躁至极。

    奔雷剑诀应声而动。

    两道凌厉的剑气,刹那间碰撞,两人的身影,纷纷倒退开来。

    “你的剑,不过如此!”

    “天光乍现!”

    “江尘,我甚至都无需动用最强的剑法,也足以将你斩杀,你太弱了,我们的差距,你无法想象。”

    小剑主充满自信。

    剑光冷冽,突然横斩而出,如一道天光,自高空垂落。

    迅疾,轻灵。

    给人一种极致可怕的感觉,好似这一剑,无法阻挡,拥有斩碎山河的恐怖力量!

    “你想太多。”

    江尘漠然回应。

    “奔雷电闪!”他目中爆发出绚烂的光芒,身随剑动。

    呲!

    身形所过,剑气划破长空,一连串的电光,在身后久久不曾消散。

    长剑刺出。

    空气发出噼里啪啦的炸响,一剑斩出,轰的一声炸响,小剑主的身形,竟然直接倒飞出去,硬生生砸入废墟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