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37章 回归
    尘埃爆涌,废墟的碎石飞溅。

    这处洞府内,刹那间就沉寂下去,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江尘,嘴巴微微张开,欲言又止。

    一剑。

    小剑主那宛如天神般的攻势。

    就这样轻易破去了!

    轰!

    一道剑气撕裂浑浊的空气。

    废墟中,狼狈的身影站立起来,他嘴角有血迹流淌,看起来失去了之前的风采。

    “我要你死!”

    小剑主咬牙低吼。

    他一步一顿,走出废墟,手上的长剑,被元气包裹,出现了无数的裂纹。

    自从青云剑宗走出。

    他何曾受到过这样的打击。

    江尘怎么敢!

    他怎么敢如此对待自己!

    小剑主怒发冲冠,他双目中的剑意,已经彻底的成为了血红之色。

    自己以强者的姿态来临,竟然如此狼狈的被斩飞出去。

    这。

    绝对不可容忍!

    小剑主怒了,怒吼冲天,他手中的长剑,连同那无匹的剑武魂,都爆发出痛苦的哀鸣,无数的裂纹交织,越发的明显和清晰。

    “碎!”

    他发出沉闷的长啸。

    咔擦。

    长剑连同剑魂武,同时碎裂开来,化作一道极致强横的剑气,可怕的杀机和威压,使得围观的人群,不断的后退。

    小剑主的脸色苍白。

    但是他的面上,却流露出一道残忍的笑容。

    而在的背后,那碎去的剑武魂,再度凝练,只不过比之之前,更加的浅淡,好似同样虚弱至极。

    “这是!”

    “碎剑术!”

    “传说青云剑宗,偶然所得的三品剑技!”

    不少人发出惊呼。

    三品武技,本身就强大至极,剑技更是可怕无比。

    而且这门武技。

    不是寻常的三品武技能够相比的存在,碎裂长剑,碎裂剑魂,以此化作无上剑气,斩杀强敌,虽然不会动摇剑魂的根基,可是,也会使得自身损失巨大。

    而代价越高。

    所换取来的,就是越发可怕的力量。

    轰!

    剑气横扫而出。

    地面之上,瞬间出现数十道深邃的沟壑,居中位置,那道剑气如同一条大龙,肆无忌惮的冲击而出。

    无尽的锋芒展现。

    即便是在剑气的周围,真人投注:大地也难以幸免,寸寸的被剑气切割龟裂。

    “给我死吧!”

    “能够死在这门剑技之下,也是你的荣幸!”

    小剑主残忍冷笑。

    在他的眼中,江尘已经是个死人。

    “我命由我不由人!”

    江尘神色冰冷,他步伐连连迈出,目中剑光流淌,没有丝毫的惧色,“这样的剑气,杀不死我,小剑主,你太让我失望了,这样的心性,也配称作剑主?”

    踏踏踏踏!

    接连八步踏出。

    十步剑杀,八倍剑气增幅,江尘的体魄都出现裂纹。

    这是他此刻的肉身,所能够承受的剑气极致,手中的长剑化作了血色,剑光毫无花哨,八步迈出,直追那道无匹的剑气。

    嘭!

    无数的碎石飞溅。

    风暴自平地而起,十步剑杀的血色剑气,与碎剑术的剑气碰撞。

    与此同时。

    晶莹的光芒闪烁,江尘身躯再度挺近。

    “玄玉手!”

    他手中的长剑,已经崩碎开来,双手白皙如玉,彻骨的冰寒直入心神。

    小剑主还来不及大笑,就已经呆住。

    一只手,顷刻间将他洞穿,冰寒的煞气入体,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如此轻易的就死去。

    战斗不过瞬息之间,就已经结束。

    “你。”

    小剑主狰狞的看着江尘。

    “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等林真武出关,他会手撕了你!”

    断续的声音传来。

    “可惜没有机会看见了。”江尘眸光漠然,探手自小剑主的怀中,取出碎剑术的古卷。

    他从来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只是以往的剑山,有他的双亲存在,不需要他露出獠牙。

    而如今。

    剑山只有他一人支撑。

    没有獠牙,就无法坐镇剑山,也无法震慑八方的屑小。

    “江尘好可怕。”

    “直接击杀小剑主,他太凶狂了,难道都不考虑,青云剑宗的感受吗?”

    “剑山主,他这是在立威!”

    人群议论纷纷,有人已经看出了其中的深意。

    啪!

    地面发出轻响。

    江尘跃身而起,直接登临道台,这座古朴的道台之上,有一滴被火焰环绕的血液,还有一卷古朴至极的武技横陈。

    他没有多看,直接收入怀中,而后落地,扛着石墙大步远去。

    与小剑主交战,他的消耗同样巨大,体魄都龟裂开来,看起来轻松自如,但是自身的情况,只有他自己知晓。

    “血脉传承,被他拿走了。”

    不少人苦涩开口。

    看着江尘的背影,竟然无人敢追逐上去。

    开玩笑。

    强大如小剑主,都被直接轰杀,他们追上前去,不是送死吗?

    “剑山将要崛起了。”

    “有这样的山主,纵然他的境界,尚且不足,但是实力,却已经足以服众,这次血脉洞府,分明就是为他准备的。”

    “他的目光,或许从来都不曾放在,同代人的身上吧。”

    众人发出沉重的感叹。

    他们显得很无奈,知道与江尘的差距会很大,可是无人能够想到,这个差距,竟然宛如天蛰。

    先前有些人自持修为。

    不愿意与江尘作对,认为他不过是跳梁小丑,但是如今看来。

    他们只会觉得,自己太过可笑。

    ……

    背负石墙,江尘缓慢的走出洞府。

    “江尘!”

    楚灵汐第一时间发现,抬眸望去,满脸的担忧,在石墙的遮蔽之下,她能够看到,江尘的白衣,已经彻底的化作了血色。

    洞府内的群雄,被江尘震慑,无人追逐出来。

    其实。

    他此刻的状态,已经是强弩之末。

    就算是寻常的凝元武者,都可以轻易将他击败,只不过,有石墙遮挡,没有人能够发现江尘的真相而已。

    “走,回去。”

    江尘目光坚韧至极。

    他一把将石墙放置在紫虎背上,后者双目圆瞪,险些没有回过气来。

    “将此物带回去,我给你想象不到的好处。”

    江尘瞥了紫虎一眼,一把环抱楚灵汐,端坐在石墙之上。

    紫色的光芒闪烁。

    山林之间,一只消瘦的紫虎奔行如风,背上驮着比它还要大上数倍的巨大石墙,以及两个……看起来无比的虚弱的少年少女。

    紫虎显得无精打采。

    它抬头看向剑阁的方向,好似隐约能够看到,自己那悲催的未来。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