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39章 玄宗季无双
    魂武大陆武技无数,真人投注:剑法,拳法,掌法应有尽有。

    除去剑法最为难以修行之外,体魄型的武技,同样十分的珍惜,因为这种武技的玄妙,在于加持肉身,甚至可以提升血脉。

    它与剑法的直观表现不同。

    这种武技体现在肉身,可以短暂的将肉身,提升到拥有体魄型武魂武者的强度。

    以江尘如今的状况,修行这样的武技,肉身足以加强数倍有余。

    古炼体法与体魄型武技同修,若是成功,他的战力,起码可以再度翻倍,凝元五层也可以拥有与凝元七八层比肩的实力!

    “九阳战体。”

    江尘低语,目中绽放出强烈的光芒。

    “吞吐天地至阳之气,修行至极,气血蒸腾,可以显化九条阳龙加身,张口一吐,血气足以焚天煮海,九龙加持,如大日当空,焚烧万物!”

    这就是九阳战体的可怕所在。

    “想要修行这门武技,需要天地至阳之物来淬炼自身,剑山没有这样的条件,看来只能去往炼器山了,那里有地火燃烧,无论是古炼体法还是九阳战体,都可以在其中修行。”

    江尘瞬间有了决策。

    炼器山,顾名思义,是炼器的山头所在,整座山内的武者,大部分都是器武魂和体魄型武者。

    只有这样的武魂武者,才可以有足够的力量炼器。

    “伤势已经痊愈,也是时候出去了。”

    内视自身,江尘的状况已经好转,剑元充沛,达至最为巅峰状态。

    此刻,紫虎吞服了半滴宝血,还没有彻底炼化,并未转醒,江尘也没有将他叫醒,迈步走出密室。

    沉寂的剑山殿堂,这个时候显得有些喧哗。

    两道身影正站立在殿堂之内,默然等候,他们尽皆穿着黑衣,笔直而立,宛如三把冲天的长剑,锋芒毕露,有种绝强的气势流露。

    “我们都等待了这么久,他还不出来,哼,若不是圣女下令,我早就离开了。”

    两人中,一个面容冷峻的青年不耐烦的开口。

    他年岁不大,不过二十来岁的模样,但是气息凝练至极,体魄之上,隐隐有浅淡的龙魂交织,那是一柄龙枪,不经意的流转,就险些显化实体。

    这个青年的实力极其恐怖。

    起码也是凝元七层往上的可怕存在。

    “无双,耐心一些,这里是剑山,更何况,剑山主得到圣女青睐,我们再次护送叶煞过来,理应如此。”在青年的身旁,一个沧桑的老者摇头劝道。

    “哼。”

    “只是一个蝼蚁而已,一只脚就可以踩死,他有什么资格,让我浪费时间。”

    青年季无双不屑的说道。

    “怎么了。”

    正在这个时候,江尘走入大殿,看到两道高深莫测的身影,微微愣神问道。

    “见过小山主。”

    先前开口的老者见到江尘来临,恭敬的开口道:“老奴来自紫气玄宗,为小山主护送叶煞而来。”

    老者探手一挥,他手指间的戒指发光,一具石棺出现在地面之上,其上冰霜覆盖,散发出刺骨的寒意。

    “叶煞未死,另外,老奴布置了手段,这是叶煞的命牌,只要掌握此物,小山主便可以掌握他的生死,人,我们已经送到,那老奴,就此告辞了。”

    他微微欠身,而后将手中的一张木牌交给江尘。

    “劳烦前辈用心了。”

    江尘感激说道。

    “不劳烦,这是老奴应该做的,小山主不愧是圣女看重的年轻俊杰,体魄凝练无垢,元气出体,也达至五层的境界,这才过去多久,就能够有如此巨大的进步,老奴先在这里,恭喜小山主了。”

    老者的目中闪烁灵光,一眼看穿江尘的状况。

    “好强。”

    “这个老者,绝对是塑脉境界的强者。”

    江尘心神一震。

    他内心感慨,不愧是霸主级势力,紫气玄宗的来人,他自称老奴,可是修为,却也是塑脉境界,这样的大高手,在整个荒芜,乃至废墟之中,都十分少见。

    “老奴告辞。”

    老者见江尘的神色,微微一笑道。

    “空伯,他只是一个凝元五层的蝼蚁而已,我们为何要对他这么客气?真是想不通,为何圣女会青睐他。”

    在老者的身旁,季无双满脸不爽的嘀咕道。

    “哦?”

    江尘双目危险的眯起,略带寒气的问道:“前辈,这样的话语,晚辈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只是碍于玄宗的脸面,不曾提及,可是这位公子三番五次出言,又是什么意思?”

    “江尘不才,也是剑山山主,若是任由他人非议,岂不是要使得剑山贻笑大方?”

    他语气冷硬至极,所处的地位不同,处事的方式,也就自然而然的会发生改变。

    “此事是老奴失礼了,不如老奴代无双替小山主道歉如何?”

    空伯满脸歉意,没有任何强者架子。

    “凭什么。”

    “空伯,面对这样的蝼蚁,哪需要您出面道歉,他根本不配。”

    季无双的耐心全部耗尽,他点指江尘,充满轻蔑的说道。

    “你说我是蝼蚁?”

    江尘神色转冷,“若说境界修为,你至多不过凝元七层,而我,已经迈步五层,你我的年岁相差起码五岁,若是你我同岁,我的境界,足以一根手指头,就将你碾死。”

    “更何况如今,你也未必就真的比我更强!”

    他冷眼而视,话语中充满了自信之感。

    “呵,大言不惭。”季无双脸色铁青。

    在江尘的年纪,他的修为,的确不如江尘,还不曾达至凝元五层,江尘的话,直接戳中了他的痛处。

    “最起码,现在的我,就是比你更强,你在我的眼中形如蝼蚁!”

    他咬牙切齿的开口说道。

    “凝元七层强过五层,你认为这是很自豪的事情吗?鼠目寸光的东西。”江尘嗤笑一声。

    嘭!

    他突然一步迈出,双手白皙如玉,层层煞气,在此地汇聚。

    玄玉手!

    江尘抢先出手,根本不给他多说的余地。

    “即便你是凝元七层,也未必是不可战胜,你在我眼中,也不过如此,坐井观天,无鸿鹄大志!”

    江尘凌冽说道,他的话每说出一句,季无双的脸色,就越发阴沉几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