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40章 做你的影子
    “你是在找死。”

    看到江尘的身形挺近,季无双的嘴角流露出残忍的笑意,“既然如此,我成全你。”

    他也出手了,双手虚空抓摄,元气覆盖,显化出一柄长枪的虚影,被抓在他的手中,龙吟之声炸响,季无双整个人挺身而出,持枪横扫,如长龙爆涌。

    啪!

    长枪点落,空气都爆发出脆响。

    “昂!”

    龙吟阵阵,他身形穿梭,手中的长枪也随其而动,绽放出璀璨的枪芒,那柄长枪之上,龙魂缠绕,这是他的武魂虚影,此人的武魂,竟然是器武魂,龙魂枪!

    难怪不得,季无双这样的修为,也可以成为玄宗的精英。

    他不是依靠境界和天赋而定,最主要的,他的武魂,潜力太大,若是成长起来,龙魂之力觉醒,一枪可以挑碎星辰。

    “千杀葬龙枪法!”

    季无双爆发呐喊,身躯比之,双目锐利如苍鹰一般。

    “住手。”

    空伯连忙出声劝阻,可是已经来不及,两人的速度太快,突然暴起交手,即便他是塑脉境界的高手,也不敢轻易的阻拦。

    嘭!

    玄玉手与龙魂长枪碰撞。

    巨大的响动轰隆,两人的身形齐齐后退开来,而在此时,江尘自眉心一点。

    呼哧!

    火光忽然迸发出来。

    炽热的高温,将之前的寒意彻底驱散开来,吼!一声震天的长啸传出,江尘体内的剑元转化,成为覆盖火焰的元气,瞬间显化出一头巨大的狻猊古兽。

    啪!

    古兽随着江尘的意念而动。

    巨大的手抓拍出,直直轰击在倒退的季无双身上,那龙魂长枪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就这样的消散开来。

    “你!”

    季无双脸色苍白。

    突然,在他的眼前,火光收敛,一道天蓝色的光芒闪烁,宛如山巅的弧光,呲拉一声,一把冰冷的长剑,横放在他的脖颈之上,冰冷的剑光,刺激着他的脑海,浑身僵硬,不敢在震动分毫。

    “狻猊武魂,掌法,剑法。”

    “怎么会!你的武魂,与其余的两种武技,安全不相符,而且,那门掌法,还和你的武魂属性排斥,你怎么会能够动用!”

    季无双的眼神迷离起来,满脸的不可思议。

    电光火石之间,他落败,直到自身被制止住,他都没有回过神来,自己究竟面临了什么。

    江尘的武魂,应该是狻猊没错。

    可是。

    他在先前的交手中,动用的那门武技,拥有极致的寒气,根本就无法与狻猊武魂交融才对,其后,更是打出了大成的剑法武技。

    这,太不可思议了!

    “有谁规定,自身所学习的武技,就必须要与武魂匹配?”江尘淡然回应。

    “你是紫气玄宗的弟子,我也不为难你,空伯,带着这只井底之蛙,回去吧,记住,做人不要太目空一切,你的武魂,是顶尖的龙魂枪,境界更是高我两个层次,可是,你依然输了。”

    他端坐宝座,俯视季无双。

    “是,小山主果然非凡,圣女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准确。”

    “仅仅方才施展的手段,即便是大夏王朝内的俊杰和天骄,也未必能够动用,是啊,天地之间,谁又规定过,自身所学习的武技,必须要与自身的武魂相匹配?”

    空伯目中满含深意的笑道。

    “只是令我比较好奇,昔日,小山主凝练剑魂,剑魂破碎,而如今,竟然出现了狻猊武魂,不得不说,剑山,果然是卧虎藏龙之地,小山主韬光养晦得竟然如此之好。”

    他上下打量江尘,发现越发的看不透这个少年。

    双生武魂!

    这是此刻,空伯心中的想法。

    魂武大陆,武魂为尊,只有觉醒武魂,才能够沟通天地,拥有修行的资格,而武魂唯一,但是,总有人天赋异禀,拥有多个武魂,如同这样的存在,无一不是同代中的盖世人物。

    “只是可惜,他的剑魂破碎,否则,也不会只有这样的实力。”

    空伯心中发出无声的感叹。

    “小山主,无双多有得罪,老奴在此告罪,那么我们就不久留了。”

    他微微欠身,带着季无双,顷刻间消失在大殿之内。

    大殿空寂。

    看着两人离去,江尘暗自松了口气。

    “紫气玄宗,果然不愧为是外界的庞然大物,一个玄宗老奴,就已经拥有储物戒这样的罕见之物,我诺大生杀剑阁,也只有阁主,才有机会得到,两者之前的差距,太过巨大。”

    江尘沉思低语。

    不经意之间,他就察觉到紫气玄宗的底蕴,何其可怕。

    “叶煞。”

    沉思片刻,江尘打开石棺,这座石棺,如同被冰封起来,石棺开启,顿时无尽的寒气弥漫。

    “伤势已经痊愈,境界和修为,也不曾损耗半点,季沉鱼的手段,还是不错的。”

    江尘打量叶煞,感叹出声。

    他看着手中的命牌,端坐山主宝座默然等待。

    片刻之后。

    一道沉重的呼吸声传来,大量的暖流,向着石棺中涌入。

    “我……没死!”

    叶煞脸色苍白的转醒,他自石棺中坐起,扫视四周,看到江尘的时候,明显愣在原地。

    “是你救了我。”他苦涩的开口说道。

    “嗯。”

    “这里是剑山,为了救活你,真人投注:我可是花费了不少的代价。”江尘点头回应。

    “也好,以命换命,你救了我,也得到了我的命牌,既然如此,叶煞就跟随你而行便是,这就是死士的命运!为谁而生,为谁而死,本就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

    叶煞发出轻叹,面上无奈之色一闪而逝。

    “你是说这个?”

    江尘举起手中的命牌,元气喷吐,嘭的一声,命牌化作了粉末。

    “你这是!”

    叶煞双目圆瞪,直直的看着江尘。

    “你自由了,我不需要奴隶,不过在这里,我诚恳的邀请你,作为我剑山长老如何?毕竟叶煞已经死了!”

    江尘目光真诚的开口。

    “剑山其实向来都很冷清,我的好友不多,故此,我不需要死气沉沉的奴隶。”他再度开口,解释说道。

    “好。”

    叶煞抬眸,直视这个同龄人。

    “我愿意留在剑山,救命之恩,不可不报,叶煞已死,自今日起,我名夜煞!我愿做你,黑夜中的影子!”他突然跪倒在地,朗声开口。

    士为知己者死!

    他这句话心甘情愿,没有任何的威胁和胁迫。

    “不用这样的。”

    “你我可以成为好友,而且对于剑山,日后你若是想要离开,大可自由来去,江尘绝对不会有丝毫阻拦。”

    江尘扶起夜煞,做出承诺。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