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41章 炼器山
    炼器山位于主山边缘,是最为接近剑阁中央的山头。

    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剑阁的各种布置,早已完善至极,除去主山作为龙头存在,其外,还有炼器山,丹山这样炼制丹药与器物的山头。

    至于剑山,圣山,则相当于剑阁的中坚力量。

    各个山头的分工不同,所偏重的方向,也就不尽相同。

    实际上而言,真人投注:除了圣山与剑山争端,最为与世无争的,便是炼器山与丹山,无论剑阁如何变动,它们都可以安然长存,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魂武大陆,武魂虽然是修行的根本。

    但是自身强大,也有很多不同的办法,当境界,修为持平,灵器和灵丹的作用,就会无限的放大。

    故此它们在剑阁的地位极高。

    “许久没有来过炼器山了,还记得当初,父亲第一次带我进入炼器山,就是为了得到当时名动荒芜旧地的那把斩神剑。”

    炼器山底,江尘与夜煞出现在这里。

    诺大的炼器山高耸入云,看起来如同一尊四四方方的大鼎,四平八稳,与陡峭冲天的剑山,和锋芒毕露的圣山,都不相同。

    “江尘,我们来炼器山,也是为了炼制器物么。”

    夜煞低声问道。

    “不单单是这样。”江尘摇头,“长剑之属我们很需要,同时那道石墙的处理,也需要炼器山山主出手,另外,我还需要借助他的地火。”

    他轻声回应,没有加以隐瞒。

    “知道了。”

    夜煞点头,不再多问。

    行进炼器山,四周的弟子身穿黑袍,尽皆来去匆匆,显得无比的忙碌。

    终于。

    炼器山大殿出现在眼前,那就是一座热火朝天的屋子,与其他的山主大殿全然不同,屋顶都被打开,阵阵的浓烟蔓延开来,温度比之外界,要高出了数倍有余。

    它就好似一座火炉。

    “见过小山主。”

    进入炼器山大殿,有黑袍青年恭敬询问道:“山主前来我炼器山,不知所为何事。”

    “我要拜见炼器山主,有要事相求。”

    江尘颔首轻点,轻声回应道。

    “好的,请小山主稍等片刻。”

    黑袍青年迅速消失在大殿的深处,去禀报给炼器山主。

    “炼器山可以算是最为独立和超然的山头,炼器山主更是钟情炼器,对于外物都不会过多理会,据说炼器之法,也有其独到之处,但是可惜,无人能够见到那样的景象而已。”

    江尘等候的同时,也在观察炼器山内的弟子。

    这些弟子,全都是体魄型武魂的拥有者,挥动铁锤敲打,往往会出现龙吟虎啸的震撼声响。

    体魄型武者,基本上可以算是炼器的标准配置。

    “他们的肉身体魄极强,甚至有不少人,已经不弱于我无垢战体初成的状态了。”

    江尘发出唏嘘的感叹。

    他行走在大殿四周,看到不少的弟子在炼器,人高的铁锤挥动,在手中运转得虎虎生风,轻松写意至极。

    好似抡动的不是铁锤,只是一根软绵的木棍。

    “这样的力量,比我都还要恐怖。”江尘眼角微微抽搐。

    轰!

    正在这个时候,一股炽热的高温袭来。

    大殿的深处,有黑色的身影出现,大气磅礴,就好似黑铁巨人,大步走来,那是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面容普通,看起来憨厚老实至极。

    此人正是炼器山主。

    生杀剑阁内,都足以排名前三的顶尖高手。

    随其出现,巨大的压迫感袭来,夜煞微微皱眉,一步迈出,站在江尘的身前。

    “不用如此警惕。”

    炼器山主扫了夜煞一眼,沉闷说道:“以你实力,我若是要动手,你和江尘都会瞬间死去,不可能有反抗的余地。”

    他话语平淡,就如同在述说事实。

    “夜煞不用紧张。”

    江尘无奈摇头,而后直面炼器山主,有些无奈的开口道:“张叔许久不见。”

    “嗯,的确很久不见,想不到你小子也成为剑山的山主了,好了,闲话少说,你也是想要来炼制武器是吧?老规矩,要么给出绝佳的材料,要么打败我!”

    炼器山主耿直的开口。

    “我很期待你选择第二种方式,这样的话,以往江楚歌暴打我的仇就可以在你身上回报一下了。”

    他朗声说道,丝毫没有察觉到身旁弟子黑下来的脸色。

    要不要这么耿直。

    连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张叔说笑了,您可是塑脉九层的高手,我若是出手,不是自讨没趣么,这段时间中,江尘正好得到一道不错的材料,不知道张叔是否看得上眼。”

    炼器山主名叫张猛,人如其名。

    据说年轻的时候,曾经杀上主山,一人将阁主暴打而后洒然离去。

    “什么材料。”

    炼器山主来了兴致。

    “一座重力石墙,能够增长十倍重力,我想要将此物,分割开来,一部分铸造密室修行,还有一部分与张叔平分,我的那部分,希望可以打造成为一把长剑,还有一副贴身软甲。”

    江尘直接说道。

    “可以。”

    炼器山主沉吟片刻,点头答应。

    “炼制重力长剑,和贴身软甲,你想要将此当做自身的修行?小子,你的想法很危险,不过有当初江楚歌的风范,老子同意了。”

    他洒然笑道。

    “多谢张叔,对了,我想要借用炼器山的地火一用。”江尘再度开口道。

    “地火?”

    “随便用,只是你想干嘛?难不成也想要炼器,你这样小胳膊小腿的,也能够提得起锤子?”

    炼器山主眉头微挑。

    他上下打量江尘,发现这个少年人,体魄竟然有些出乎自身意料,极其的凝练,好似有一股无穷的力量,蛰伏在躯体之中。

    “这个就不用张叔多想了,只要能够借用地火,就已经足够。”

    江尘摇头笑道。

    “好。”

    炼器山主点头,大步前行,在前方带路。

    “地火的火口在我的炼器室中,我叫人去你剑山,把那座石墙分割,而后要用的部分搬回来,正好我也在炼器室内还有其他的东西要打造,也算是可以给你护道,以免你出现危险。”

    他好似随意的说道。

    江尘的父亲在时,虽然江楚歌曾经,将他揍得下不了床,但是剑山与炼器山的关系,向来极好。

    炼器山主对于江楚歌,更是无比的崇拜和敬仰。

    “走吧。”

    “这里就是炼器室,地火占地极广,我们可以互不耽搁。”

    炼器山主沉声说道。

    推开密室的大门,一股极其燥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空气都好似因为高温,变得扭曲起来。

    密室的中央,一道巨大的火池耸立,其内的火焰汹汹燃烧,将万物都焚烧成为最为精炼的状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