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焚天剑魂 > 第44章 丹山风波
    这样的生灵天生奇异,实力无法以寻常的手段来判断。

    “此地的地火发生了变异,应该与那块白色的石头有关系,火灵不是自地火中诞生,而是由此生长。”

    炼器山主深吸口气。

    “好了,就这样吧,你修炼武技也已经修炼完成,近期之内,还是不要进入地火中了,那生灵曾经复苏,我凭着重伤也险些被它抹杀,你的东西已经到了,三日之后,重力长剑和软甲会送入你的剑山,到时候我会亲自来。”

    他摆手说道。

    来往剑山,自然是为了安置剩下的半壁石墙。

    “多谢张叔。”江尘感激的说道。

    若是没有炼器山主强势出手,他恐怕早已死在那道火光之中,未曾达至凝元极致,面对那道火光,根本毫无反手之力。

    “不用多说,你小子如果有顶尖的炼器材料,只要能够想到我就够了。”

    这个黝黑的汉子爽朗笑道。

    “小子记住了。”

    江尘抱拳,发自内心的感激说道,连称呼也发生了改变。

    炼器山主不问世事,但是对于江尘却真正的当做晚辈看待,没有任何的偏见和差异,一如往常的模样,江尘对他,也自然而然的亲近许多。

    走出炼器山,江尘两人并未直接回归剑山。

    “虽然险些丧命,不过好在,收获不浅。”

    江尘的眸中精光闪烁,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眸炼器山。

    在脑海内的金纸之上,一道铁锤的痕迹悄然出现,比之狻猊武魂,都还要巩固和明显,面对那道火光,炼器山主实际上也受创,只不过血液在出体的瞬间,就被金纸吸纳,并且刻印出了他的武魂图案。

    “九阳战体初成,还有这个强大的铁锤武魂。”

    江尘双拳紧握,自身的底蕴,越发的丰富。

    “江尘,我们现在去哪里?”

    夜煞紧紧跟随,疑惑的问道。

    “丹山。”

    江尘看向远处。

    丹山是最为靠近主山的山头,被称之为主山之下,最为宝贵的山头,它的地位,在诸山之间,极其的高绝,寻常的山头,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无论是身在何处,丹药的价值都极高。

    以此类推,炼丹师的地位,也就自然而然的水涨船高,炼丹的条件,无比的苛刻,即便是至强者,也难以炼制丹药。

    炼丹师必须是火焰类型武魂拥有者才能够成为。

    魂武大陆之中,武魂种类繁多,可是真正能够对火焰掌控度极高的武魂,并不多见,除了纯粹的火焰武魂,一些奇异的控火类器武魂,基本上无法做到。

    这就是最为兼具的条件。

    它已经足够,将大部分的武者,都隔绝在门外。

    “不是单纯的火焰类武魂就可以成为炼丹师,还需要极高的火焰控制度,寻常的火兽武魂,甚至是带火焰的器武魂,都无法做到,因为自身的属性偏重,使得他的偏向不同。”

    “比如林真武和林天,那样纯粹的火焰武魂,也因为偏重不同,同样不行。”

    江尘摇头轻叹。

    能够驾驭狻猊武魂,真人投注:他曾经想过依靠狻猊来尝试炼丹。

    但是想到其中的条件,他选择了放弃。

    林真武的大日武魂,可以说是最为纯粹的火焰类武魂,但是太过狂暴和强大,同样无法成为炼丹师,而狻猊武魂,相差更加的遥远,自然也不行!

    “去丹山做什么?江尘你想要尝试炼丹?”

    夜煞沉思问道。

    “不是。”

    “我没有相应的武魂,炼丹并不现实,去丹山只是为了领取相应的丹药,无论是炼体丹还是凝元丹,掌控一座山头,终究有相应的配给。”

    江尘摇头回应道。

    “身为山主,每月可以得到十枚二品凝元丹和一百枚一品炼体丹,这还是建立在,我只是凝元境界的份上。”

    “当我达至塑脉境界,就会有三品的塑脉丹领取,至于固魂境界,固魂丹太过珍贵,林真武也需要施展手段才能够得到。”

    他想到一些不好的过往,再度摇了摇头。

    丹药之属,与境界持平,已知的层次,也分为四个层次,一到四品逐层增强,最为珍贵的四品丹药,可以给予固魂境界的大能巨大帮助。

    当然。

    传说在四品之上,还有五品乃至与六品的传说丹药。

    可是这些终究只是传说,即便是大夏王朝内,也不曾听闻过有类似的丹药出世。

    “炼丹师啊。”

    江尘发出感叹,带着夜煞登临丹山。

    这座山头比之炼器山繁华数十倍,无数的白袍丹奴匆忙来往,不停的穿梭在各个炼丹室内。

    生杀剑阁属于荒芜与废墟内的顶尖势力。

    但是实际上,整座丹山的炼丹师并不多,大部分都是无法炼制丹药的丹奴。

    “止步,炼丹重地,闲杂人等不准靠近。”

    随着江尘两人来临,有穿着白色丹袍弟子出现,拦在两人的身前。

    “你们是什么人,来我丹山有什么事情?”

    带队的少年穿着白色的一星丹袍,他是个一品丹师,身份地位崇高,看向江尘两人,目光中充满了鄙夷和轻视之意。

    但凡炼丹师,都会自觉高人一等。

    “我是剑山山主江尘,前往丹山,想要领取剑山的丹药配给。”

    江尘皱眉回应道。

    “剑山?”

    “哪里来的剑山山主,不是说江楚歌已经死了吗?原来你就是江尘呀,看来其他诸山的家伙说的不对啊,他们不是说你已经是个废物吗?”

    少年目光挑衅,不加掩饰讥讽道。

    “我只是前来领取丹药配给的,还望这位小丹师不要太过分。”江尘皱眉,语气转冷。

    “哈哈。”

    “就凭你也想要丹药?”

    “一座破落的山头,就算给你丹药也是浪费,滚吧,有我严刚在,你别想从丹山拿走一颗丹药的,这句话可不是我说的,是我师父说的。”

    “他说剑山的废物,不配享受剑阁的配给。”

    少年严刚得意的说道。

    好似在他的心中,他师父就是剑阁的最强之人,任何人都得听从他师父的话语。

    “你师父?”

    江尘眼中一丝煞气闪烁,“他是个什么东西!”

    “身为一山之主,本山主有权力获取丹药的配给,若是你丹山不给,本山主自然也有权力,以极端的手段让你们交出丹药!”

    他话语冷冽,有寒气在涌动。

    (本章完)